要闻   /  正文

共和党人威胁反对提高债务上限,美国再次面临违约风险

2021-07-21 15:05:06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人周三威胁称,除非国会首先同意新的支出削减或其他改革措施,否则他们将投票反对提高债务上限。这增加了两党发生重大政治较量的可能性,这可能对全球经济和拜登的议程产生巨大影响。

File:Mitch McConnell (4629819671).jpg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图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gageskidmore/4629819671/ via Wikimedia Commons

新的最后通牒标志着共和党的转变,他们此前同意解决债务上限问题,以推进前任总统特朗普在其任期内增加7万亿美元联邦债务的政策。债务上限是指政府可以借贷以支付账单的法定金额。

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表示:“发生了一场疫情,推动了很多(支出),但在此之上增加什么,以及(民主党)计划在此基础上继续支出哪些项目,我认为这需要一定程度的理智”。

他还说:“一般来说,债务上限不是很好的杠杆,但在这一点上,我的意思是,真的没有其他方法能让这里的人们醒来,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

美国设定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是2021年8月1日,距离现在还有十天的时间。如果国会不能就提高或延长债务上限在月底达成协议,美国政府只能在几周后靠一些“非常措施”来维持自身的运转,尽管财政部没有提供其支出将面临风险的确切日期。

Photo by Harold Mendoza on Unsplash 

周三早些时候,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告诉Punchbowl新闻,他的政党不太可能投票支持增加开支,加剧了这一事件的戏剧性。他说,民主党人应该单独处理这一问题,将其列为3.5万亿美元预算协议的一部分,目前民主党人正计划通过一个被称为和解的程序来单独通过该协议。这一举措将允许民主党利用51票(而不是通常的60票)来推进支出优先事项,前提是全党必须团结一致都同意这项计划。

然而,民主党人已经表示,他们不愿意采取这种做法。解决债务上限难题的责任可能落在他们身上,这一前景让一些党内立法者感到愤怒,特别是在他们此前与共和党人一起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曾经提高过债务上限,因为他们认为这个问题太严重了,不能政治化。

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在周三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的会议结束后愤怒地说:“这又是麦康奈尔的双重标准”。

“唐纳德·特朗普当总统时,他们确保一切都发生了,”怀登补充说,“现在我们有冠状病毒债务,我们有特朗普时期债务,我们还有双重标准。我们要明确表示,没有人会把美国经济作为人质。”

白宫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财政部也没有立即回应这一请求。

美国政府的支出远远超过税收收入,这种每年一度的缺口被称为赤字。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2021年,美国政府预计将支出5.8万亿美元,收入3.5万亿美元,赤字为2.3万亿美元。

为了填补收支差额,财政部通过发行债券来借钱。但政府只能在国会设定的上限内发行债务,这就是为什么债务上限必须定期提高或暂停的原因。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政府目前有超过28万亿美元的债务受到限制,预计到2021年将支付3000亿美元的债务利息。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共和党周三的举动立即让人们想起了2011年的阴影,当时该党的立法者在时任总统奥巴马的领导下,对债务限额同样展开了一场政治游戏。这一高风险举措几乎将美国推到了违约的边缘。在经济学家看来,这是一种世界末日的情景,如果美国基本上无法或不愿支付账单,可能会在全球造成严重破坏。

就像现在一样,十年前,共和党人要求削减开支,以换取增加债务上限,导致两党僵持,令全球市场受到惊吓。虽然共和党最终敲定了与白宫的协议,但仍导致了对国内项目开支的大规模限制。民主党人声称,这些开支上限使得为联邦医疗、科学和教育机构提供资金变得更加困难,他们现在正试图在拜登的领导下填补这些空缺。

共和党发出新的威胁的前一天,参议院正在推进其计划,考虑一项约1万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该计划旨在改善美国的道路、桥梁、管道、港口和互联网连接。这项两党已经谈判数月的基础设施方案是拜登更广泛的约4万亿美元计划的一部分,民主党希望在未来几周推进该议程。

两党议员都说,他们提出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得到了全额拨款。民主党人强调,他们正在寻求的第二项大约3.5万亿美元的预算协议也将得到拨款,主要是通过对美国富人和公司增税来实现的。这两项努力仍然激怒了一些共和党人,他们批评这些方案的规模,并强烈反对为新的联邦项目增加税收。

麦康奈尔星期三在参议院严厉抨击了一些新提出的支出方案,他强调说,为支付这些方案而增税会“压垮我们的国家”。之后,他和其他共和党议员一起在新闻发布会上抨击民主党的议程,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扩大医疗保险和提供全民学前教育计划。

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图恩说:“我不认为共和党人会让(民主党人)花费数万亿美元,只是用来发展政府。”

这些批评为预算委员会最高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和其他共和党议员寻求削减或其他针对债务上限的改革创造了条件。在民主党通过了一项约1.9万亿美元的冠状病毒救援方案后,他们于今年春天开始提出要求。参议院共和党领导人甚至在他们的官方但不具约束力的规则中承诺,他们将反对提高债务上限,除非国会削减开支或进行其他结构性改革。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周三表示:“我们一贯的立场是,如果财政不进行结构性改革,仅仅提高债务上限就不是负责任的行动,”尽管他拒绝说明自己是否会投票反对提高债务上限,但他表示,民主党人需要解决“我们的福利项目等长期无力偿债的问题”,这类支出包括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和社会保障。

在幕后,共和党议员已经开始为这些努力争取支持。例如,格雷厄姆上周在他的同事中传写了一封信,其中提出了一些想法,包括立法设立专门小组,研究社会保障和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的偿付能力,以及其他可能的削减支出的途径。

威斯康辛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周三还宣扬他帮助起草的一项法案,该法案在国会无法通过拨款法案的情况下自动为政府提供资金,并迫使议员们进行辩论,直到他们就年度预算程序达成一致。

然而,怀登强烈谴责了共和党人的要求,他以篮球类比,称“拖延球本质上是要把经济作为人质”(拖延球是指篮球比赛中,领先一方控球拖延时间,以保持领先优势)。

他说,议员们倾向于通过常规程序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意味着民主党人可能不愿意把这个问题纳入他们的和解方案。以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可能会避开共和党的反对,但这可能使他们受到政治批评,因为他们必须将债务上限提高一个具体数额,而不是像特朗普时期的立法者那样暂停债务上限。

预算委员会的领导人伯尼·桑德斯同样抨击了麦康奈尔,称其为虚伪的行为。他周三说,他们正在 "寻找各种方法"使和解法案获得通过。

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说:“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们不会对美国支付账单做出妥协。共和党人试图榨取一些东西,并说他们的筹码是让美国不履行其法律义务,这从根本上是错误的。”

她说:“民主党人在特朗普政府期间一路走来,我们三次签署了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我们没有试图通过谈判获得什么,我们没有要求什么特别的东西。”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