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别小看“拜桑160”组合,背后是民主党建制派反建制派成功合流

2021-07-22 10:05:34

近日,拜登会见国会参议院民主党人,参议院内预算委员会意见基本统一,向全面通过迈出重要一步。继与共和党合作的基建案之后,3.5万亿美元的人力资源案也被提上日程,将在年内通过。

 

此前,人力资源法案已获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桑德斯表态积极支持。7月13日,作为参议院最有影响力人物之一的桑德斯面见总统,与拜登进行一对一面谈,事后宣称达成共识。次日总统拜登与参议院民主党议员共进午餐,对党内不愿投赞成票议员施压,期望获得一致。虽然前路依然艰难,但通过希望大增。

总额高达40000亿美元的基建、就业与福利法案,堪称大手笔。如此数额巨大、涉及广泛的法案,在美国走出经济大萧条之后历史上,前所未有。在美国两党对立如此严重大背景下,党内的支持为拜登政府打了一记强心针。

值得玩味的是,去年初选你死我活的拜登与桑德斯,在这个问题上却积极配合。

拜登与桑德斯眼下如此通力合作,在一年半之前,几无人能想到。作为美国民主党去年初选你死我活的两大对手,在初选期间犹如两极。

桑德斯是民主党反建制派代表,拜登则是完美的建制派。

桑德斯热情如火,一直以接近于社民主义的政纲著称,和在党内初选期间公开肯定美国宿敌卡斯特罗减少贫困和文盲的社会贡献,被批评者嘲讽为“社会主义者”,部分古巴裔移民更对桑德斯憎恶入骨。拜登则平静如水,从28岁开始从政的他则长期担任各类要职,36年参议员、8年副总统,可谓美国政治建制派的“活化石”元老级人物,他中间派的风格让他树敌甚少,朋友极多。这两个年纪合计近160岁的老人,最终却能携手,出乎不少人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图片

相对于民主党,共和党却完全相反。

自从2015年特朗普参选总统,把党内建制派纷纷斩落马下后,共和党几无建制派发挥空间。

随着特朗普以巨大人气掀起的滔天红浪入主白宫,所有党内建制派人物,只剩下边缘化、退党与转型支持特朗普三条路。大多数共和党人最终选择支持特朗普,百年老党就此沦为特朗普的个人政党。两党对比,令人颇感不解。为何桑德斯无法“裹挟”民主党,特朗普却能“裹挟”共和党?民主党以体面姿态实现府院合作成为进步党,共和党却以粗暴方式彻底转型为民粹党。个中缘由,引人深思。仔细分析两党剧变,不难看出差异。

一、四块美国论与两党反建制派崛起

在特朗普崛起前,共和党建制派精英以里根模式为尊,提倡“小政府、大社会”和自由市场、商业竞争。由于里根主义赢得冷战胜利,最终在冷战结束后被奉为圭臬。无论民主党、共和党上台执政,小政府、大社会都是绕不开的议题。但随着岁月推移,尤以2008年金融海啸后为分水岭,美国社会的涓滴效益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大企业扩张缺乏限制导致的互联网时代新托拉斯,和日益高涨的贫富分化。社会矛盾日积月累之下,反全球化应运而生。

民主、共和两大政党内,均出现对社会现有秩序格局严重不满的反建制派势力。

政治评论家乔治.帕克在他发表在《大西洋月刊》的文章《美国如何分裂成四块》中分析这一情况,对美国社会分化的四大块,称之为自由、聪明、真实和正义。自由美国提倡自由市场、低税率,鼓励商业竞争,反对凯恩斯主义。聪明美国在接受自由美国的自由贸易、放松经济管制和平衡预算等“小政府大社会”理念的同时,提倡精英治国和积极融入全球化。

真实美国和正义美国都是对美国社会现状不满并感到愤怒的人群。前者以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相对低的白人和基督徒群体为主,后者则以受过相对良好教育和较高收入的白人和少数族裔为主。帕克的美国四块论看似复杂,细究却并有清晰脉络可寻。所谓自由美国和聪明美国,就是共和、民主两党的建制派势力,前者以罗姆尼、麦凯恩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为代表,后者以克林顿夫妇和奥巴马等民主党总统和总统候选人为代表。真实和正义,则是两党基本盘选民里分化出的反建制派力量,前者以特朗普为代表,后者以桑德斯为代表。

任何反建制力量,都不可避免有民粹成分,但建制派如何应对让自己不被民粹裹挟,是个极其考验组织能力和政治智慧的问题。

所谓自由美国的源头,很大程度上在于里根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的成功。里根仿效新自由主义,为鼓励自由竞争而制定的放松经济管制和减税政策,令美国获得了冷战的最终胜利,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超级巨无霸。冷战胜利令两党都极大接受了里根的政治遗产——小政府、大社会,通过平衡开支和等手段减税来增加企业竞争,然后让企业和富人阶层以涓滴效应回馈社会。

但40年后,美国社会结构和格局已有极大变化,本旨鼓励商业竞争和个人奋斗的政策,衍生出裙带资本主义为代表的腐败,以及无处不在的垄断。社会上升渠道日渐狭窄,成为扩张贫穷、愚昧和绝望的最大助力。愿意读大学并负担得起学费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即使进入大学也从一开始就要负担沉重的助学贷款。学贷犹如我国熟悉的房价,令诸多年轻学子把大量工作收入和奖学金用于还贷。

高等学府背负着沉重的经济压力,高中生毕业第一年如果无法拿到大学推荐信,可能永远失去上大学的机会。繁重的学生贷款压力,迫使有志于学习基础学科的学生日渐减少,最聪明的学生多数选择学习计算机、商业、金融、法律,急于在毕业后赚取大量收入减轻自己身上的贷款压力。愿意读大学的人群尚且如此,何况大部分上不起大学的美国人只有更糟糕。高科技神话带来大企业营收和经济总量暴涨的背后,是贫富差异日渐扩大的美国社会,和在金融海啸后转嫁民众的债务压力。涓滴效应的减退带来贫富分化、教育成本提升扩大愚昧、社会流动性减少和生活压力不断上升带来绝望。

美国神话的山巅之城,已沉入贫穷、愚昧和绝望的沼泽,并失去光芒。

这样利益分配不均、政经发展失衡的畸形社会格局,成为桑德斯和特朗普崛起的大背景,根源在于美国社会长期的政策失当。无论是自由美国还是聪明美国都自食其果。精英阶层和政界长期纵容大企业发展,只重互联网和金融产业的巨额收入,令美国年轻一代难以实现阶级跨越。

当年轻一代美国人,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辛苦工作赚钱,赚够私家车与住房首付款的速度都会远落后于父辈、祖辈,对社会的不满油然而生。坚决批判社会不平现象的桑德斯和特朗普,正是顺势崛起之人。2016年,两党面对来势汹汹的反建制派,都一度马失前蹄。

希拉里与桑德斯在党内选举血拼过久,桑德斯在距离大选还有四个多月的当年6月末才退选,造成支持者对希拉里严重不满,连累选情,民主党不但输掉大选,更拱手让出两院,让共和党成功全面执政。共和党则如前文所述,建制派纷纷出走或边缘化,党内几乎全面拥抱民粹,接受了特朗普带来的巨大人气。即使今年特朗普卸任前夕发生史无前例的国会暴动事件,也没有动摇绝大多数共和党国会议员与其捆绑的决心。

图片

二、避免被民粹反噬,民主党建制派反建制派合流

反观民主党,却最终完成了建制派与倡导进步主义的反建制派的整合,避免了被民粹反噬的后果。

2016大选全面落败后,民主党痛定思痛,意识到只有积极应对社会诉求,才有希望重新执政。在2019—2020近一年的漫长党内初选过程里,桑德斯再度走到党内“决赛”,可见以他为代表的反建制派依然有强大的号召力。然而四年后桑德斯面对拜登,远不如面对希拉里有优势。

2020初选3月份连续遭遇“超级星期二”等连番惨败后,桑德斯在4月初不得不黯然退选,比起四年前足足提前了两个半月。桑德斯出局后,拜登比起四年前的希拉里多出至少两个月时间准备大选。但作为党内建制派的完美代表人物,拜登并未让桑德斯冷落一旁,而是积极听取桑德斯的政见,积极调整竞选政纲,以获得支持桑德斯的进步派选民支持。

此举固有拜登个人的权谋盘算,但更重要的是背后的政治环境变化。

对民主党建制派政治家而言,拜登这种历史上曾高调反对取消种族隔离政策并扬言“不会让后代下贱种族同坐校车” 、支持过对民脂民膏吸血的金融法案、投票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白人男性议员,要想获得以种族和性少数平权、反社会贫富分化的民主党反建制派选民认可,原本难上加难。

然而民主党却有一项重要政治遗产,就是奥巴马时代。2008年,奥巴马在山呼海啸的巨大期待下上台执政,但手握丰厚资本的他,执政8年却成果寥寥。身为总统,上台时年仅47岁的奥巴马缺乏大政治家应有的权谋和经验,诸多自由派期待的重大法案,因奥巴马本人过度爱惜羽毛、小心翼翼求得共和党朝野合作而不成功。最终除医保法案外,奥巴马任内并无太多重大立法成果。

奥巴马本人激进的施政和名校优等生高高在上的交流姿态,更是在与共和党议员交流时多有得罪,对今时今日美国政治格局极化的后果有极大负面影响。然而奥巴马虽然并非出色的总统,却是不错的前总统。在2017年下野卸任后,奥巴马成为在野进步派的旗帜人物,对民主党内部依然有巨大影响。

2019-2020年,民主党初选如火如荼。但奥巴马在民主党初选结束前,虽然没有高调支持老搭档拜登,但也没有积极表态支持候选人。设若奥巴马对任何一位有望出线的候选人积极表态,民主党初选怕是早已结束。拜登胜选后,奥巴马为整合党内力量亦贡献良多,桑德斯与拜登的合作很难说没有奥巴马在幕后的促成。

此外,奥巴马时代政治遗产对于拜登上位过程的影响可谓至关重要。有着支持种族隔离、政治导师也是高调支持种族隔离并把有色人重看作低劣人种等“黑历史”的拜登,通过在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身边担任8年副手的兢兢业业姿态,拜登成功营造了在黑人族群里的良好政治形象。以自身丰富的政治经验和协调能力,尽力弥补奥巴马的不足。

拜登也在奥巴马任内积极调整自己的政治态度。为适应政治形势,拜登在2012年比奥巴马更早公开表态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他曾在1993年投票反对同婚合法化的历史也就此“烟消云散”。担任奥巴马副手的履历,不但是拜登极其重要的政治资本,也为日后从建制派到拥抱进步主义的政治转型,打下关键基础。除去政治家个人的权衡利弊和私人关系,民主党选民群体的基本盘与共和党也大不相同。

历史上民主党曾长期被看做是农业州、农民党的代表,但随着1960年代约翰逊支持黑人民权运动后逐渐转型,到奥巴马执政时期,民主党已基本失去历史上长期保持巨大影响的南方农业州选民支持,转型为以城市居民和高学历、中产阶级选民为主要受众的中产党。

2016年特朗普上台后,导致共和党高学历选民大量流失。高学历人群对进步主义、新能源产业和拜登偏理性重视专家意见的执政风格有较高接受度,成功让民主党实现转型。2020大选,成为美国历史上对立程度罕见严重的大选。特朗普以难以想象的7421万普选票,让所有看好他惨败的分析员和评论家大跌眼镜,并一度接近于重现2016年的奇迹胜利。但拿下8128万票的拜登明显技高一筹。积极拥抱进步主义后,拜登的政纲在高学历人群、城市居民里获得了压倒性的票数,让他在首日失去俄亥俄和佛罗里达两大摇摆州前提下实现惊天逆转,入主白宫。

三、民主党连下猛药,希望充分把握有限的全面执政期

2020美国大选,最终随着民主党夺回一府两院划下句号。但大选不是终点,只是起点。因为民主党虽全面执政,但在两院仅有微弱多数,政局并不稳定。

面对去年民主党全国党代会总结的新冠疫情肆虐、经济低迷不振、种族矛盾严重激化、气候变化危害自然环境等重大问题,手握一府两院的民主党并未采取小修小补的“裱糊匠”姿态,而是连下猛药——

先后抛出近20000亿美元的疫情经济救助法案、22500亿的就业基建案和18000亿的家庭福利法案,以合计高达6万亿的三大法案,对经济衰退以及贫富分化开战;提出针对移民法、投票权、控枪和警权等弊政的改革法案;以全球最低企业税和反垄断对大企业发起第二次反托拉斯;积极改善劳工权益、减免大学学费;投入巨资对科技研发进行大规模投入,力推新能源产业面实现减排。

诸多进步主义色彩浓厚的重大政策和法案令人咋舌,但也看出民主党在整合反建制的进步主义力量后,对于希望把有限的全面执政窗口期进行充分把握的决心。

即使是奥巴马执政期间,也没有推行如此之多的进步色彩浓厚的重大法案和政策,但这些法案政策却在看起来比奥巴马保守的拜登任内纷纷出台。虽然由于民主党在参议院优势薄弱,传统共和党州议员曼钦“蓝皮红心”,导致重大法案往往难以短时间内全面推行,但民主党的大方向并无问题。

民主党人并非圣人神仙,但接受进步主义、避免走向民粹化后的民主党已彻底实现党内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的整合。对进步主义的积极接受和转型,说明民主党意识到愚昧、贫穷、绝望才是敌人,而非单纯把共和党和特朗普等具体政敌看作问题根源。现在的民主党,是美国历史上罕见的进步主义执政党。

四、共和党被反建制派彻底绑架

反观老对手共和党,在遭遇近80年一遇的惨败,失去一府两院后,依然没有转向与民粹切割,而是渐行渐远。特朗普卸任后,已沦为少数派的共和党国会众议院领袖麦卡锡依然与其会面,期待以对方的巨大人气协助共和党在2022年中选夺回众议院控制权。

国会暴动事件后,高调支持弹劾案、坚持反对特朗普立场的前副总统切尼长女小切尼更被剥夺众议院共和党第三号人物职务,以年仅32岁的特朗普铁杆支持者、女议员斯特凡尼克替代现年54岁的资深政客小切尼。

可见共和党主流已彻底与特朗普进行捆绑,无法切割。

虽然长远看来,再不调整方向的共和党迟早会输给美国的人口结构和经济发展变化,但由于共和党与特朗普彻底合流后拥有的庞大的体量,这个过程会相当缓慢。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失去两院,但共和党依然以庞大的基础选民和国会、州长席位保持着对全美近一半人口和国土的影响力。逐渐变为特朗普私家党的共和党人,已事实上放弃有利于未来的长远规划、只聚焦眼前争端的议题。从保守党转为以欺骗贫穷、愚昧和绝望的民众,来换取眼前的政治利益的特朗普私家党。

彻底特朗普化的共和党,早已不是林肯时期的共和党。

对任何国家、社会而言,最大的敌人永远不是看得见的具体对象,而是看不见的敌人。打败具体形象化的敌人,只能治标,要想治本必须有破釜沉舟的魄力和决心。

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反建制力量,虽然导致共和党彻底民粹化,但不意味着特朗普和共和党就是全部敌人。民主党要想治标治本,决不能只把战胜共和党、阻止特朗普上台作为首要目标,还要有对美国社会沉疴顽疾进行刮骨疗毒的决心。

政治,本质是分配社会资源的方式和过程。要对抗贫穷、愚昧和绝望,绝不能一昧依靠经济发展数据,还要重视社会资源分配方式。政治家在分配社会资源的过程里,要以公平和正义为原则指导发展和分配,才能对抗贫穷、愚昧和绝望,实现自我调整和改良。否则只有面对革命的烈焰一途可走了。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