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刷屏!华裔少女勇夺加拿大首金,说说东京奥运上“逆袭”的弃婴、孤儿和难民

7月26日,在本次东京奥运会上,年仅21岁的100米蝶泳运动员——玛格丽特·麦克尼尔为加拿大奥运代表团成功赢得了首枚金牌。

据媒体报道,她以55.59秒的完美成绩结束了整场比赛,以微弱优势击败了中国实力大将张雨霏,后者以55.64秒的成绩获得银牌,而来自澳大利亚选手艾玛·麦肯紧随其后,以55秒72的成绩获得了铜牌。

此前,早在7 月24 日(周六)晚,玛格丽特就与其他三名加拿大队员,来自多伦多的彭妮·奥莱克夏克(Penny Oleksiak)和凯拉·桑切斯(Kayla Sanchez)以及亚省红鹿的丽贝卡·史密斯(Rebecca Smith)在女子4×100 米自由泳接力赛中帮助加拿大获得银牌,这是加拿大队在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上获得的首枚奖牌。

初出茅庐,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小将玛格丽特·麦克尼尔就以令人羡艳的成绩夺得一金一银,简直令人眼前一亮。在缓慢接受自己夺冠的事实后,玛格丽特显得欣喜若狂,她直言:“这个结果确实超出了我为自己设定的预期,我只是想享受这段经历,享受其中的乐趣,我试着不那么紧张,试着放松,达到了我游泳的最佳状态,所以我真的很自豪。”

在创造奥运记录和加拿大蝶泳历史记录的同时,她特别的身份也成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曾经是一名弃婴的玛格丽特,在21年的成长过程中,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境遇,才会迎来了今天如此卓越的成就?

person swimming on an olympic pool
图片来源:unsplash

一、出生江西九江,1岁时被加拿大夫妇收养

加拿大奥委会的资料显示,玛格丽特在2000 年2 月26 日出生于江西省九江市。在1 岁时被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的一个家庭收养,养父麦克尼尔(EdMacNeil)是一名老师,养母麦克奈尔(Susan McNair)是家庭医生,和她一起被收养的,还有一个同样来自中国的小妹妹。

来到加拿大之后,养父母为她起名汉娜·玛格丽特·麦克奈尔·麦克尼尔,2018年她在弗雷德里克·班廷爵士中学完成了高中学业。玛格丽特目前就读于密歇根大学,是伦敦水上俱乐部的成员。

对于一个出生后就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孩子而言,玛格丽特毫无疑问是幸运的。有详细报道显示,她的母亲苏珊·麦克尼尔是安大略省伦敦圣约瑟夫家庭医疗中心的一名内科医生,担任着医院性侵犯和家庭暴力治疗中心的医务主任的职位。苏珊·麦克尼尔不仅在专业上救死扶伤,同时她也很热爱生活。她称自己是热爱烘焙、缝纫和旅行的狂热爱好者。

玛格丽特的父亲爱德华·麦克尼尔是一名喜欢音乐的戏剧老师。从玛格丽特本人曾经接受过的采访中可以得知,她的父亲生活里热爱音乐,从小就很注重给两个孩子在音乐方面的熏陶。

在生活作息上,玛格丽特的爸爸是一个严格早起的人,并且非常支持玛格丽特的爱好,帮助她在各个方面养成了自律的好习惯。此外,每次陪女儿比完赛后,他的眼睛都是泪汪汪的,极其动情。

温馨的家庭环境和优秀的养父母,给玛格丽特的成长带来了很多积极影响。从小她就发现了自己对游泳的热爱,并且得到了父母的大力支持,在弗雷德里克·班廷爵士学校开始了她的游泳生涯,后来成为伦敦市水上运动俱乐部比赛的选手。

2008年,年仅8岁的玛格丽特就开始参加游泳比赛。12岁时,就参加了国家级比赛。

图片来源:unsplash

随着实力的不断展露,玛格丽特在各个地方游泳馆里变得很出名。后来成为了实力雄厚的密歇根队中最优秀的游泳运动员。18岁的时候,玛格丽特参加参加了在韩国举办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并在女子100米蝶泳中成功夺冠。截至大学二年级,玛格丽特就已经在各项赛事中获得过10次冠军。

几乎同时期的加拿大其他游泳运动员都知道,在蝶泳或自由泳项目中,只要有玛格丽特参加,她肯定是必胜的那一方。

不过即使玛格丽特已经如此出名,但她的养父母还是出于对她年龄的考虑(没有大学毕业),至今也没有向外透露收养玛格丽特的细节。

其实,用少年天才这个词形容这个华裔小女孩其实一点都不为过。不过话说来,从玛格丽特的成长经历来看,即使她没有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她也会是养父母心中最棒的孩子。

二、低调、专注、飞跃,曾和养母有过好笑约定

在取得这次奥运冠军之前,玛格丽特即使已经拥有了很多世界级奖项,却依然保持着低调的作风。

在泳池之外的地方,她从不炫耀自己是世界游泳健将。尤其是在校园里,除了所有运动员都要背的M型背包外,她可以是任何其他一名普通学生,没有人真正知道玛格丽特的真实身份,而她本人也很喜欢这样的状态。

但只要她进了游泳俱乐部,就一定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颗明星。在去年秋天,玛格丽特回到家乡安大略省伦敦。她曾经的教练安德鲁·克雷文不断让她与年轻运动员合影,并在他们的冲浪板上签名。

几乎每次回家,玛格丽特都会得到这样的待遇。小孩子们冲到她面前,要她的签名和照片。毕竟,12岁的玛格丽特就参加过国家级比赛。虽然没在2017年入选加拿大队参加世界青少年锦标赛。但在2018年,她入选2018年泛太平洋青年锦标赛等国际赛事,并被顶级NCAA项目招募。还在全国和地区的比赛中赢得了奖牌。2019年,她获得了两次个人锦标赛冠军和两次接力队冠军。

好笑的是,即使面对如此优秀的成绩,玛格丽特的妈妈曾经的言行无不透露出:虽然很支持孩子,但从没想过她会拿下奥运会的世界冠军。

从小,妈妈在家立下的规矩之一就是——永远不要纹身。但与此同时,苏珊女士又不想让人觉得她很老土,所以她加了一个条件:如果玛格丽特能参加奥运会,她就能纹上奥运五环的纹身。

对此,苏珊女士曾经的解释是:“我很清楚,我永远不会有一个参加奥运会的孩子。”

如果就两年前的情况来看,苏珊女士的考虑似乎是合理又周全的。因为,玛格丽特并不是那种一心专注在奥运会上的孩子,即使身上已经展现出足够的天赋,但也有些许不足之处,没有达到同龄选手的水平。

所以在2017年的世界青少年锦标赛上,她没有入选加拿大队。虽然在全国和地区比赛中都获得了奖牌,但还没有达到个人运动能力的顶峰。

即使是招募她的团队,也对玛格丽特的实力也有保留看法。她在100米蝶泳比赛中实力很强,但其他选手担心她可能只是一个会一招的小马驹。更擅长独自游泳,或许不会适应团队合作。但在教练的针对性训练之下,不断改善她的缺点,玛格丽特的长处不断得到发展。

在这之后,玛格丽特开始崭露头角。

2019年赛季,玛格丽特赢得了两次个人联盟冠军,并作为接力队的成员赢得了两次冠军。在NCAA锦标赛上,她在拿手项目100米蝶泳中获得第二名,在50米自由泳中获得第四名。然后,在当年4月,她成功入选了加拿大队参加世锦赛。

当玛格丽特进入2020赛季时,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奥运年,有可能进入加拿大队。虽然曾考虑过放弃,但当整个国家的目光都盯在她身上,加之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其他赛事的取消,最终她还是决定参加了奥运选拔赛......

于是,最终就有了开头的那些故事。

三、不止加拿大,美国的弃婴、孤儿和难民运动员们

person holding blue and white 10 card
图片来源:unsplash

玛格丽特从弃婴逆袭为世界冠军的道路看得很多人心潮澎湃。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奥运开幕式上第二个入场的难民代表队?

这几天,一张兄弟相拥的照片也是让不少人热泪盈眶。兄弟俩人一人代表叙利亚国家队,一人代表难民队。虽然此前误传二人因为战乱离散,后来经媒体证实,两人都住在德国。不过,这次奥运会,弟弟选择加入了难民队。但是这种超越了国族的兄弟之情,或许也正是奥运的题中之义啊。

在本届奥运会中,也还有很多和玛格丽特情况相似,背景较为特殊的运动员,她们中有些人在参加奥运会预选时受阻,有些人已经成功晋级,等待着征战,等待着追逐各自的梦想。让我们来一起为大家盘点一下吧。

华裔女孩摩根·赫德:世锦赛、世界杯双料冠军

和玛格丽特相似的是,华裔女孩Morgan Hurd(摩根·赫德)曾经是一名广西弃婴,她在11个月大的时候被养母Sherri Hurd带回美国,悉心照顾下成为了一名专业的体操运动员,并且曾在多个世界级赛事中取得冠军成绩。

今年20岁的摩根·赫德此前在国际比赛中已获得6枚金牌,其中包括2017年体操世界锦标赛个人全能冠军、2018年体操世界锦标赛美国女子体操队团体金牌、2018和2019年体操世界杯赛个人全能冠军,并连续3年入选美国国家女子体操队 (2016~2019年)。

不过,拥有强大实力的她原本计划在今年代表美国出战东京奥运会,并且非常被看好夺冠,然而不巧的是,今年3月,她接受了职业生涯的第五次和第六次右肘部手术,并把重心转移成为社会正义倡议的支持者,比如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举行的“停止憎恨亚洲人”集会上发言。

所以上个月才有消息称,她退出奥运会选拔赛的申请得到了批准,所以对于她的退出,只能说是十分遗憾,毕竟多家美媒此前还在期待她的夺冠。

柬埔寨孤儿Jordan Windle:单身同志爸爸救下了病重的他

在美国同志养父的关爱下,Jordan Windle的人生也迎来了逆转,他从柬埔寨的孤儿院来到了奥运会赛场。

据其父亲回忆,自己某天突发奇想,单身为什么不能拥有一个小孩?于是几个月后他在柬埔寨的一家孤儿院,抱着一个病重的小男孩不忍心撒手。Jordan Windle当时营养不良,并与感染作斗争,很难活下来。

但这位充满爱心的同志爸爸救活了他。

缘分就此开始,18个月大的时候,他被养父正式接到了美国开始了愉快的童年生活。

7岁那年,在一次水上夏令营中,Jordan Windle展示了运动天赋,被选入跳水队,短短2年后赢得第一个全国青少年冠军荣誉,大学时更获取7次高级全国冠军、2个全美大学体育协会锦标,成为美国跳水队新星。

对Jordan Windle来说,放弃从来就不是一个选择。正是这种精神为他成功拿到本届奥运会的入场券,此前他曾两次参加美国奥运会跳水选拔赛,而这一次终于实现了梦想。

在他看来,只要态度积极和保持微笑,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越南难民后代Sunisa Lee:首位代表美国参加奥运的苗族女孩

今年18岁的体操运动员苏尼莎·李(Sunisa Lee)将是代表美国队参加奥运会团体赛的四人之一。在女子体操中难度最大的项目之一的高低杠上,她被普遍看好有望获得个人金牌。

外媒评价,Sunisa Lee将是这支四人体操队的关键成员。她在美国奥运会选拔赛上表现出色,在全能比赛中仅次于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获得第二名。在其他三项比赛中也表现强劲,这个小姑娘的连贯性将使她的分数成为赢得团体金牌的关键。

作为战争难民的后代,Sunisa Lee也是首个参加奥运会的苗族血统美国人,此前她已有多个世界级奖项在身,此次也被寄予了厚望。

韩国弃婴Yul Moldauer:想帮体操队拿到奖牌

摩度亚(Yul Moldauer)出生在韩国首尔,因生母过度依赖药物而早产,1岁时惨遭遗弃,幸好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为他改了现在的名字,靠着体操荣获2021年美国双杠冠军、全能银牌和自由体操冠军。

今年25岁的Yul Moldauer战绩颇丰,曾在2015年全国青年奥林匹克锦标赛上获得自由体操、吊环、跳马和双杠第一名,以及全能第一名后,莫尔道尔于次年进入俄克拉何马大学学习。在2016年,他成为了NCAA体操历史上第二个获得全国全能冠军的新生。在NCAA决赛中,他还获得了双杠比赛的第二名,仅比第一名低0.050分。在自由体操比赛中,还获得了第三名。

2019年,Yul Moldauer还获得了18项全美冠军,并赢得了大量的MPSF联盟冠军和全国冠军。同年,他获得了授予全国最优秀的大学男子体操运动员的第八届尼森-埃默里奖。

此次征战他的目标也很简单,就是让美国男子体操队重新登上领奖台。

华裔女孩Kara Eaker:确诊新冠遗憾错过奥运

原本作为美国女子体操队候补队员的Kara Eaker,今年也有可能亮相奥运会。她出生于江西,也是一名弃婴,2003年被美国父母收养,后来搬到了密苏里州。为了迎战本次奥运会,Kara Eaker付出了很长时间的努力。

但不巧的是,在她抵达东京之后被检测出了新冠阳性,Kara Eaker的父母说,她接种了疫苗,但检测结果还是呈阳性,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她在犹他大学的教练后续发表声明说:“为成为东京美国代表队的一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感到非常伤心。不幸的是,该病毒仍然存在,可以影响已接种疫苗的人。我们会尽我们在犹他州的一切力量支持她。我们整个社区都支持她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并希望她早日康复。”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