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水深”,北美“火热”,全球气温只剩0.4度可高了!

自从进入2021年夏季以来,全球的极端天气灾害越来越频繁。北美地区持续的罕见高温引得野火四起,单就美国西部超过100万英亩受苦,还有1.6万名消防队员正在与猛烈的干旱和致命热浪作持续斗争。而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部分地区,也一度创下了全国最高气温记录,导致起码230人死亡......
 

与此同时,地球上其他国家也遭遇了不少极端天气的威胁。上周,致命的洪水席卷德国西部和比利时部分地区,洪水随后冲走了房屋和汽车,引发了大规模的山体滑坡。截至7月20日,全欧洲至少有196人因此丧命。中国河南省郑州市也遭遇了强降雨带来的洪灾,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已有73人遇难......

总体而言,仅在今年夏天,欧洲、北美、亚洲、大洋洲和非洲至少有40个国家遭受了洪水、风暴、热浪、野火和干旱等破坏性极端自然灾害的袭击,为什么地球因极端天气引发的灾害越来越频繁? 

全球五大洲遭遇极端气候:高温与野火、暴雨与洪水

 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表明,人类活动加剧了气候危机。世界气象组织也于2021年7月16日警告称,今后这类极端天气事件可能会更加频繁和严重。 

 

虽然增加的降水可以补充水供应和支持农业,但强烈的风暴可以破坏财产,造成生命损失和人口流离失所,并暂时中断交通、电信、能源和供水等基本服务。 有报道称,本次西欧因暴雨引发的洪水是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而世界气象组织在7月16日的一份声明中说,比利时、德国、卢森堡和荷兰等国在7月14日至15日的两天内迎来了多达两个月的降雨,地面已经接近饱和。

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几个亚洲国家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印度比哈尔邦、喜马偕尔邦的强季风和北阿坎德邦的暴雨导致了这些邦的洪水和山体滑坡。孟买季风暴雨引发洪水,造成至少33人死亡。据圣塔克鲁斯气象台透露,截至19日,圣塔克鲁斯的降雨量为864.9毫米。这比7月平均降雨量827毫米还要多。据报道,拉贾斯坦邦和北方邦北部至少有65人死于雷击和雷暴。 

与之相反的是,北欧一些国家则继续遭受着酷暑的冲击。近一个月来,芬兰一直经历着异常温暖的天气,该国大部分地区的温度超过25摄氏度。在芬兰,超过25.1摄氏度的天气就会被定义为极端高温。 据芬兰气象研究所称,本周芬兰南部的一些地区可能也会非常炎热。根据2021年5月发布的一项研究,人为气候危机造成的俄罗斯异常高温是大范围森林火灾的背后原因。西伯利亚东北部的萨哈-雅库特地区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共有216起野火发生。 

回看北美地区,今夏遭遇的极端气候则更加严重,加利福尼亚州、犹他州和加拿大西部经历了创纪录的高温。

就在本月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死亡谷的气温第二次达到了54.4摄氏度,创造了地球历史上最高温的记录。该地区上一次创造54.4摄氏度的世界纪录是在去年8月16日。而加州大学的水文气候学家帕克·威廉姆斯说,加州面临着严重而异常的干旱,也是自公元800年以来最严重的干旱。 

事实上,根据美国国家消防管理机构国家跨部门消防中心的数据,截至今年7月,美国13个州共发生了80起野火,烧毁了1174,86英亩的土地。其中蒙大拿州有18个,爱达荷州有17个,加州有9个,俄勒冈州有8个。全国野火在一年内增加了21%。从1月1日到7月19日,共发生了34941起火灾。全美因野火而被烧毁的地区增加了40%,烧毁了2509231英亩。

从整体来说,2021年极端天气引发的一切灾难,都要比往年来得更严重一点,如今气候变暖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远超科学家们曾经做出的预测。 

气候灾害罪魁祸首——全球变暖

今年的气候灾难甚至引起了联合国的强烈反应,就在本周一,近200个国家也开始在线谈判,协助联合国完成一份新的科学报告。这份报告将成为秋季峰会的主题,旨在防止全球范围的气候灾难。 

世界气象组织负责人Petteri Taalas通过Zoom对大约700名代表说:“你们即将完成的报告将对全世界非常重要。国际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的评估将对今年11月格拉斯哥气候会议至关重要,正是全球变暖加剧了这一切灾难,更加大了采取果断行动的压力。多年来,我们一直警告这一切都是可能的,这一切都将到来。” 

自从IPCC协商通过《巴黎协定》后,各方承诺将地球表面温度上升控制在比19世纪末水平高出2摄氏度(3.6华氏度)的水平。

 迄今为止,全球化石燃料燃烧、甲烷泄漏和农业生产造成的碳污染已经使平均气温上升了1.1摄氏度。他们在2015年的协商中还提出了将升温限制在1.5摄氏度的雄心壮志,毫无疑问,许多缔约方认为这一目标可以被安全地忽略。

(照此测算,全球气温上升的空间只剩下不到0.4度。)

但IPCC在2018年的一份特别报告显示,对人类和地球来说——如果气温再升高2摄氏度,极端气候的破坏力将不可估量。

 对此,IPCC的主要成员、梅努斯大学教授彼得·索恩告诉媒体:“1.5摄氏度成为了事实上的目标”——也证明了IPCC在制定全球政策方面的影响力。科学家们计算出,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必须减少50%,并在2050年完全停止,才能将平均气温保持只上升1.5摄氏度的范围内。 

埃斯皮诺萨还称:“现实情况是,我们根本无法如期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即在本世纪末将气候变化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她指出,按照目前的趋势,全球变暖的幅度将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多...... IPCC的另一位主要成员气候学家Robert Vautard则认为:“今天我们有更好的气候预测模型,以对更清晰的气候变化信号的预估,过去七年间科学在不断提高,也是为什么如今我们可以迅速量化气候变化对极端天气事件强度或可能性的影响程度。” 比如在上月致命的“热圆顶”席卷加拿大和美国西部的几天时间里,世界天气归因协会就计算出:

如果没有人为导致的气候变暖,北美热浪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副执行主任也在周一的开幕式上声称:“很明显,极端天气已经成为了新的常态。2021年必须标志着行动时代的开始,必须是科学主宰一切的一年。”这份报告将于8月9日发布,可能会成为各国政府围绕环境、温室气体排放、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制定政策的指南。 

气候灾害预测往往被低估,预防准备最为迫切

 在2020年,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就表明:

通过分析过去灾害发生的频率,来预测未来极端天气事件会带来的负面影响,结果是会被严重低估的,并可能对人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后果。

该报告的研究者,也就是斯坦福大学气候学家诺亚·迪芬巴夫发现,仅依靠历史观察得出的预测,严重低估了全球极端炎热天气和极端潮湿天气的实际发生次数。论文指出,即使全球变暖只是小幅增加,也会导致极端天气事件发生的概率大幅上升,尤其是热浪和暴雨。分析气候变化与前所未有的天气事件之间联系的新结果,可能有助于更有效地进行全球风险管理。 

迪芬巴夫在论文中指出:“我们年复一年地看到,极端气候发生率的上升对人类和生态系统造成了重大影响。要对这些极端情况有更强的适应力,其中一个主要挑战是准确预测已经发生的全球变暖如何改变了我们历史经验之外的事件发生的几率。” 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工程师、土地利用规划者和风险管理人员一直使用温度计、雨量计和卫星的历史天气观测数据来计算极端事件的概率。这些计算旨在为从住宅开发到高速公路的各种项目提供信息,传统上依赖的假设是,极端情况的风险可以仅通过历史观察来评估。

然而,研究者称,全球变暖使许多极端天气事件变得更加频繁、强烈和广泛,这一趋势可能还会加剧。全球变暖正在改变大气和海洋,也会极大影响极端气候的发生几率。

过去的灾害调查也证实了这一观点,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指出:在过去20年里,极端天气事件的数量惊人地增加,没有被相关人员准确预测到位。2000年至2019年,全球共发生重大自然灾害7348起,造成123万人死亡,全球经济损失2.97万亿美元。 

相比之下,1980-1999年的20年间发生了4212起自然灾害,夺走119万人的生命,造成1.63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报告还指出,这种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气候变化。与气候相关的灾害从1980年至1999年的3656起增加到过去20年的6681起,增加了83%。特大洪水已经增加了一倍多,严重风暴的次数增加了40%,干旱、野火和热浪也大幅增加。 

这份名为《2000-2019年灾害的人力成本》(The Human Cost of Disasters 2000-2019)的报告发现:亚洲经历的极端天气事件数量最多,在过去20年里发生了3068起。中国是遭受重大自然灾害最多的国家,共发生577起重大自然灾害。美国以467场灾难位居第二,印度321起,菲律宾304起,印度尼西亚278起。 在报告的最后作者还曾强调:

研究结果表明,投资于灾害预防和准备工作的必要性非常迫切。灾害风险正在变得系统性,一个事件重叠并影响另一个事件,以各种方式考验我们的恢复能力。如果我们不能根据科学和早期预警采取行动,投资于预防、适应气候变化和减少灾害风险,就会面临不利的局面。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