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混乱的城市生活中获得一盒宁静:纽约人民为何爱上了养蜂

2021-07-31 19:31:56

《纽约时报》在7月27日介绍了纽约市内的养蜂热。纽约市在2010年将养蜂业合法,而疫情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触养蜂。但是一些专家却认为外来的蜜蜂可能会威胁到本地原有的授粉者,因此希望养蜂人也可以更多的关注本地物种。

2020年4月,在纽约疫情的高峰期,一场精细的救援任务展开了。

安德鲁·科泰(Andrew Coté)和三位同事戴着重型口罩和手套,乘坐电梯,爬上两组楼梯,在20英尺高的垂直金属梯子上艰难地爬到中城一栋空楼的屋顶。在那里,他们取回了四个150磅的箱子,里面装满了数十万只躁动的蜜蜂,把它们运到街上,和其他来自邻近屋顶的蜜蜂一起装上一辆皮卡车。

然后,这些蜜蜂被运往它们在皇后区的新家。

Photo by Pass the Honey on Unsplash 

皇后区农场博物馆的养蜂场现在是一个曼哈顿救援蜜蜂的名人堂。它们来自纽约巴克莱洲际酒店、男装店布克兄弟的旗舰店和纽约理工学院的屋顶,等其他地方。该养蜂场于去年初夏正式开放,这是一个完美的时机,因为纽约的大部分蜜蜂(许多住在全市的办公楼和酒店顶部)发现自己在停工期间无人照管,处于困境之中。

自从纽约市在2010年将养蜂业合法化以来,养蜂越来越受欢迎。这是只需小空间的活动;一个蜂巢大约有两个抽屉的文件柜那么大。现在有以蜜蜂为重点的非营利组织,公园里有授粉者花园,绿色市场上贩卖大量的超本地蜂蜜。而皇后区的新养蜂场也基本解决了疫情期间的蜜蜂过剩问题,这显示了纽约人对蜜蜂的疯狂程度。

但是,一些科学家也越来越担心,因为大部分蜜蜂是为了满足养蜂的狂热而进口到城里的,它们会对纽约的本地授粉生物们造成威胁,其数量的减少可能会影响当地的植物群和整个环境。

当病毒使生活节奏放缓,鼓励我们呆在家里,或者享受户外活动,专注于自然界的活动(如观鸟或园艺)时,城市养蜂的热情也增加了。肖恩·弗林(Sean Flynn)成为一名养蜂人已经五年多,他利用这个机会与他18岁的小女儿阿劳拉分享他的兴趣。

弗林说:“我一直对蜂巢心态很着迷,它关乎集体和更大的利益。”

六年前他的第二个女儿去上大学时,他在她的卧室里放了一个蜂巢。他的六层公寓的窗户一直开着,所以蜜蜂可以随意进出。而邻居们从未注意到。

弗林现在会巡查和监测全市各个社区花园里的12个蜂巢。最近,他在贾维茨会展中心外捕获了一个蜂群。尽管弗林对蜂蜇过敏,但他还是把贾维茨中心的蜜蜂暂时安放在自己的卧室里,直到他能够重新安置它们,他以前也做过几次这样的事情,并对自己造成了伤害。

根据农业营销资源中心的数据,全美有11.5万到12.5万养蜂人。负责监督城市养蜂业的纽约市健康与心理卫生部在2020年备案了326个注册蜂箱。虽然养蜂人被要求去登记蜂巢,但他们往往不这样做。纽约市养蜂人协会主席、第四代养蜂人科泰认为,纽约有超过600个活跃的蜂箱。

美国养蜂联合会副主席、纽约州蜂蜜生产者协会主席丹·温特(Dan Winter)说,一些机构,如布什维克面包店L'imprimerie和纽约中城希尔顿酒店,现在都有自己的蜂巢,这样他们就可以用自产的蜂蜜制作菜肴和鸡尾酒,“人们想知道他们的蜂蜜来自哪里,他们喜欢本地产品。”

温特说:“蜜蜂是榜上有名的重要物种。它们为超过三分之一的农作物授粉,为世界上90%的人提供食物,蜜蜂对每年300亿美元的农作物负责。”

Photo by İbrahim Özdemir on Unsplash 

皇后区农场博物馆的执行主任珍妮弗·沃顿·韦普林(Jennifer Walden Weprin)发现人们对农场的养蜂课程重新产生了兴趣,这些课程在春天又开始了。该养蜂场的40个蜂群中,有200多万只蜜蜂,与该区的人口不相上下。这些获救的蜜蜂现在很可能成为永久居民,但它们之前几个家的主人已经表示有兴趣建立新的屋顶蜂群。

许多养蜂人都知道如何发现和管理蜂群,当蜂巢过度拥挤时就会出现蜂群,科泰说,它们看起来像“一个颤抖的活蜂球,通常有一个篮球那么大”,在蜂群中,蜂后和三分之一到一半的蜂群会离开。科泰说,它们会在某个地方休息长达三天(例如在树上、空调或消防栓上),而 “房产蜜蜂”会去为这群蜜蜂寻找合适的新家。而在原来的蜂巢里,一只新的蜂后从老蜂后留下的卵中诞生,蜂群重新繁殖,循环往复。

今年4月,科泰带着从乔治亚州的一个饲养员那里运来的,满满一卡车的意大利蜜蜂来到他位于康涅狄格州诺沃克的农场。然后,他将这些蜜蜂转移到一辆箱型货运车和一辆皮卡上,再前往纽约。他带着300个包裹,每个包裹里装有1.2万只蜜蜂。他在中央公园西区的一个集合点将这些蜜蜂交给热情的养蜂人。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无脊椎动物学部的田野助理萨拉·科恩布鲁斯(Sarah Kornbluth)表示,这种蜜蜂包裹可能是有问题的,她对依赖本地蜜蜂的鸟类和其他动物表示担忧。纽约市有大约200个本地物种(并不包括最初来自欧洲的蜜蜂),因此蜜蜂对纽约的本地授粉者构成了激烈的竞争,使它们去更远的地方寻找食物,这就减缓了它们的数量增长。

科恩布鲁斯说:“城市里不需要欧洲蜜蜂,如果我们仅是为了教育目的而养它们,那就好了。”她希望看到更多的运动来维护此地原有的蜂种:“我认为在保护本土授粉者方面也有很大的乐趣空间,而养蜂人们正好能够做到这点。”

有一个小型运动正在进行中:整个城市正在安装蜜蜂房。总部设在纽约的蜜蜂保护协会去年与布鲁克林林业合作创建了“赞助蜂巢”计划,布鲁克林林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为失业和低收入的成年人提供木材加工和制造方面的培训。松木造的蜂房设计中混合了本地蜜蜂的巢管,以确保物种的多样性。

蜜蜂保护协会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吉列尔莫·费尔南德斯(Guillermo Fernandez)说:“如果你想要当地的食物,你就会需要当地的蜜蜂,对于许多蜜蜂来说,几百英尺的区域可能就是它们的整个世界,所以小事加起来就会很重要。”他认为蜂巢的混乱能让人放松:“蜂巢是疯狂的城市中的一个平静的盒子。温柔的嗡嗡声是相当舒缓的。”

Photo by Cool Calm Design Lab on Unsplash 

自2月以来,布鲁克林林业的毕业生已经创建了350多个蜂房。住在皇后区牙买加的31岁的克里斯蒂娜·贝尔加(Christine Baerga)到目前为止参与了其中大部分的制作工作。贝尔加的生活在疫情期间变好了,她搬出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收容所,并成为一名著名的蜂房工匠。

贝尔加说:“蜜蜂本身就是工匠和建筑大师,它们是世界上更重要的生物之一。没有它们,就没有我们。”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