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北美做网红?这个用敏感词作名字的程序对你会有帮助

2021-08-03 19:30:11

《纽约时报》于8月2日介绍了为网红们设立的的平台FYPM,这个平台旨在使各类网络创作者的薪酬透明化,并且曝光一些有剥削嫌疑的品牌。

六年前,林赛·李·卢格林(Lindsey Lee Lugrin),一位刚起步的社交媒体创作者和模特,得到了在莫杰品牌(Marc by Marc Jacobs)的广告活动中亮相的机会。她得到了1000美元的报酬。

卢格林很激动。但在看到自己的脸被贴在广告牌上和互联网上的广告后,她意识到自己的价值被低估了。

Photo by Mateus Campos Felipe on Unsplash 

随着她与更多网红们(他们为品牌创造社交媒体帖子以换取报酬或广告费的分成)交谈后,卢格林意识到了其他薪酬差距。根据网红营销平台Klear去年的一项分析,男性创作者每篇帖子的平均收入为476美元,女性为348美元。

现年30岁的卢格林决心改变这种状况。

因此,在6月,她和25岁的前脸书数据科学家伊莎·马拉(Isha Mehra)推出了一款应用程序,名字包含了敏感词:F*** You Pay Me(FYPM,*你,付我钱)。它的功能是为有网红创作者们提供一种求职网站Glassdoor式的平台,创作者们可以在这里对他们合作过的品牌留下评论,分享广告费,并提供和获取其他关键信息,以谈判赞助内容交易。

其目的是,让创作者获得更公平的报酬。

卢格林说,这个火药味浓厚的名字是故意的。她说:“我不希望创作者们对这个网站的立场有任何疑问。这个名字是为了张扬我自己作为创作者多次经历的挫折。”

总部设在加州圣莫尼卡的FYPM,是目前旨在为网红们带来薪酬透明度的几家公司之一,网红领域是美国小型企业中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这是大趋势中的一种转变,创作者们越来越多地试图在他们与品牌的商业交易中坚持自己的立场,并获得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在这些工具中,Collabstr是一个营销平台,可以让创作者发布关于他们自己的简短传记,并列出他们的工资水平。社交媒体上的一些网页,如无良品牌(Brands Behaving Badly)、我们不免费劳动(We Don't Work for Free)和网红薪酬差(Influencer Pay Gap),呼吁人们关注不良交易和潜在的剥削性品牌。

创作者们还在“创作女人帮”(Creative Gal Gang)这样的在线社区中建立了联系,英国和爱尔兰的女性网红们在这里交换恐怖的故事并提供同行支持。一些创作者还开始销售课程,教别人如何谈判更好的价格。

29岁的加州半月湾的创作者瑞法·约翰逊(River Johnson)在谈到影响者和品牌之间的关系时说:“创作者们需要意识到我们有权力。是他们需要我们,而不是相反。”

长期以来,品牌在与网红们交易时一直占据着优势。大多数创作者在没有经理或代理人的情况下运作。为品牌发一个帖子或在他们的视频和帖子旁边做数字广告,没有标准的报酬率。品牌交易是通过直接站内信息和电子邮件等混乱组合来谈判的。

创作者通常也是单人企业,集媒体和营销为一身的小型机构。他们每天在多个社交平台上构思、拍摄、编辑、推广和撰写所有自己的内容,有时还得到配偶或伙伴的支持。但这可能是一项耗时且艰苦的工作,也会导致倦怠。

虽然品牌通常有很多关于创作者的信息,影响者营销平台会允许公司根据粉丝数量、受众人口统计和社交媒体平台对数以百万计的影响者进行分类和过滤,但创作者对品牌和他们的报酬几乎一无所知。

这让卢格林很不爽。她是休斯顿人,在2018年获得了休斯顿大学的金融硕士学位,并成为一名股票分析师。在日常工作之外,她以@msyoungprofessional的名义建立了自己的网络形象,发布了关于在商业世界中作为一名女性的亲切段子和表情包。

卢格林最终获得了1.6万多名粉丝,并开始与时尚公司和初创公司进行品牌交易。但缺乏谈判薪酬的信息使她感到沮丧。

当她在去年春天的疫情中失去工作时,她决定为此做些什么。她开始进行市场调查,并从创作者那里收获有关品牌交易的信息。

10月,卢格林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宣布FYPM启动,她写道,FYPM是“因愤怒而诞生的”。她把炮火对准网红营销平台,认为它们大多 “实际上只是为了帮助更多企业剥削创作者人才们而设计的另一个平台,只是披着‘创新’的外衣!”

在建立了FYPM的原型后,她于3月被风险投资公司Backend Capital在台湾领导的一个为期10周的创业孵化器项目所接受。在那里,她遇到了她的联合创始人马拉,她也正在寻找自己的下一个挑战。

马拉说:“我想利用技术来做好事。我认为FYPM是解决薪酬不平等问题的一个完美途径。”

FYPM已经获得了一些品牌的注意。Fohr是一家网红营销公司,在过去五年中向创作者支付了超过6500万美元。Fohr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詹姆斯·诺德(James Nord)说,他支持卢格林的使命,但希望随着平台的发展,能将更多小细节纳入其中。

他说:“这可能会导致一些创作者对他们的报酬有错误的期望,因为他们听到一个人以一个特定的价格预订了一个工作。

仍在测试中的FYPM,允许用户按平台过滤品牌交易,如推特、语音聊天室软件Clubhouse、付费通讯网站Substack、Instagram和面向成年人的OnlyFans。创作者还可以按地点、受众类型和品牌类别进行分类,如旅游或食品和饮料。

到目前为止,约1500名创作者在FYPM上发布了关于1300个品牌的2000多条评论。卢格林和马拉已经筹集了少量资金,并计划进行更多筹资。

在FYPM上,一个关于人际网络平台Fishbowl的评论最近告诉创作者要多要钱。它说:“预算中还有空间,所以一定要协商好。”

另一篇关于水瓶公司the Coldest Water的评论提醒创作者要注意报酬问题;“对我200多万粉丝的TikTok账户提出了600美元做6个视频的报酬。另有‘免费’水瓶,然后有10%的销售佣金。我拒绝了,因为他们的报酬很低,而且感觉像是诈骗。”

Fishbowl的增长主管凯尔·麦卡锡(Kyle McCarthy)说公司“致力于公平薪酬”。

47岁的丹尼尔·赫罗尔德(Daniel Herrold)是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的一名创作者,他专注于离婚和生活方式的内容,他说FYPM成为了一条生命线。

他说:”6个月前,我开始被一些随机的品牌接触,我和这个领域的其他任何人面临的挑战是,我甚至不知道市场交易是什么。”

迄今为止,FYPM收集的数据显示,发布幽默或视觉导向内容的表情包网页,以及宠物影响者最有可能低估自己。而YouTube创作者的收入最高。

食品和饮料品牌支付最多,超过了美容、生活方式和时尚公司。大约55%的FYPM创作者报告说他们得到了现金报酬,而其他人则得到了“曝光率”或免费产品。卢格林说,有一半人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创作人如果说出缺乏报酬的情况,就会受到攻击。11月,当一个品牌试图对拥有160多万粉丝的TikTok创作者、27岁的托里·邓拉普(Tori Dunlap)时开出低价时,她为此创作了一条短视频。

她说:“我在TikTok上说,‘品牌们,你们需要停止这样做。’但我收到了死亡威胁。有人给我发信息说:‘坐下,闭嘴’,‘你*各种污言秽语*没资格’。”

邓拉普补充说,许多创作者是女性和有色人种,所以品牌也正想利用这些更广泛的社区。

她说:“我们必须互相交流,并说出:‘这个品牌跟我联系了,他们为你提供了什么?’”

卢格林说,她希望FYPM将有助于使创作者的生活对所有人来说都更有利可图,包括那些没有数百万粉丝或金钱可以依靠的人。

她说这是:“关于工作的未来”。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