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到中国建立业务,现在企业价值超过祖国GDP的五分之一

Giacomo Tognini在福布斯网站发表文章,乌拉圭一所私立大学的四名校友在2016年创办了支付公司dLocal,如今,他们已成为乌拉圭史上最成功的企业家,身价总计达100亿美元,这超过了乌拉圭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

Photo by Pickawood on Unsplash 

身穿白色T恤,戴着一副略微倾斜的眼镜,31岁的乌拉圭支付公司dLocal的首席执行官塞巴斯蒂安·卡诺维奇(Sebastián Kanovich)在8月底的一次视频通话中表现得有些拘谨。这名环球旅行的高管现在住在特拉维夫(以色列第二大城市),距离他长期居住的蒙得维的亚(乌拉圭首都)7400英里,他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他公司的迅速崛起和他的突然致富上。

就在一年前,dLocal创造了历史,它以12亿美元的估值从美国私募股权“通用大西洋公司”(General Atlantic)那里筹集了2亿美元,成为第一个来自这个南美小国的独角兽。然后在6月,这家金融科技公司在纳斯达克首次亮相,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乌拉圭公司。这一壮举铸就了乌拉圭排名前三位的亿万富翁,乌拉圭总统也为此发了祝贺推文,卡诺维奇本人现在的身价估计为96亿美元。他说:“我没有花哪怕一分钟时间来考虑这些,我为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但我们也非常期待,未来的机会是巨大的。”

从一开始,dLocal就有大胆的全球野心。五年前,它从一家名为AstroPay的早期支付公司分离出来,帮助大型跨国公司处理来自复杂的新兴市场中数十亿客户的跨境支付。当里约热内卢的通勤者需要支付Uber费用,或者新德里的运动爱好者想要购买最新款的飞人乔丹运动鞋时,dLocal通过帮助另一边的商家解决无数支付系统和官僚障碍来实现这次购买。

对卡诺维奇来说,公司迅速扩展海外市场的能力源于他的祖国乌拉圭相对匮乏的机会:“我们从未在我们的祖国工作,这就是我们的DNA,恰好处于两种有一定差异的文化的中间。”

例如,卡诺维奇早在2016年就到中国待了两个月,在那里建立了dLocal的业务。卡诺维奇说:“我们帮助中国公司走向国际,在拉丁美洲和非洲销售,有一个亚马逊就有一个阿里巴巴,有一个优步就有一个滴滴打车,我们希望为这两者服务,这是一个具有巨大潜力的市场。”

这家成立五年的创业公司已经在六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并在30个国家开展业务,而一年前只有20个国家,包括尼日利亚、印度,当然还有乌拉圭。它去年处理了来自330多个客户的21亿美元的付款,包括滴滴、耐克、亚马逊、微软和网飞(Netflix)等等。

卡诺维奇在2019年说:“我们是技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商户们就在这上面,这就像在这些市场上建造一条高速公路,商家可以选择是否打开巴西或印度尼西亚的市场。”

dLocal正在使用它在过去一年中筹集的资金,在4月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巴西的支付供应商PrimeiroPay,并继续进军新市场。它还在寻求改善欺诈保护服务,并在已有的600多种支付方式上增加新的支付方式。

乌拉圭国家概况:

人口:346万

首都:蒙得维的亚

最重要的出口产品:牛肉、大豆、牛奶、大米

每百万人中的亿万富翁:0.87人

国内生产总值(2020年名义GDP):466.6亿美元

这个以农业而非金融科技闻名的牛肉出口国,被称为“南美瑞士”,现在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之一,人口仅350万,却造就了不止一位亿万富翁。

58岁的塞尔吉奥·福格尔(Sergio Fogel)和44岁的安德烈斯·布祖罗夫斯基(Andrés Bzurovski)是dLocal的共同创始人,他们各自拥有18%的股份,价值约37亿美元。在计入首次公开募股的收益和他们在私有的AstroPay(dLocal的前身公司)中的股份后,他们的身价比这个数字略高一些,AstroPay仍然是通过预付卡来帮助消费者完成支付。

乌拉圭人爱德华多·阿扎尔是早期投资者,拥有7%的股份,价值13亿美元。福布斯估计,这三人加上卡诺维奇,总净资产近100亿美元(几乎全部由dLocal的股票构成),这超过了乌拉圭2020年470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

乌拉圭的内部市场很小,这意味着dLocal需要在早期就向国外进军,首先是邻国巴西。但是,dLocal没有在北美和欧洲的成熟市场上与Stripe和Adyen等大型支付对手竞争(这两家公司的价值接近1000亿美元),而是在快速增长的新兴国家开拓自己的市场。

Photo by Dylan Gillis on Unsplash 

这一战略不仅在增长方面得到了回报,而且在盈利方面也得到了回报,与其他许多金融科技初创公司不同,dLocal在上市前就已经实现了盈利,到2020年,其销售额和净收入几乎翻了一番,分别达到1.04亿美元和2800万美元。这些利润的关键是dLocal对服务收取的高价,以亚马逊上一笔典型的100美元的交易为例,dLocal从中获利4美元,是支付公司平均收费的四倍。

萨斯奎汉纳资本(Susquehanna Capital)的分析师詹姆斯·弗里德曼说:“dLocal使新兴市场的消费者能够从发达市场的电子商务公司购买东西,并用他们当地的资金来源支付,亚马逊和微软是他们最大的客户,你可以看到,他们的手续费很高,这给他们增值了。”

从dLocal位于首都蒙得维的亚全国第三高楼的办公室驱车20分钟,乌拉圭奥特大学(Universidad ORT Uruguay)的大厅与这些科技巨头的世界相差甚远,这所乌拉圭最大的私立大学于1942年由“研究与培训组织”成立,这个组织是一个犹太教育基金会,于1880年在圣彼得堡成立,旨在传授俄罗斯犹太人贸易和其他专业技能。

奥特大学在乌拉圭成立的目的,是支持战后逃离欧洲并寻求在南美建立新生活的犹太移民。这种精神通过它的四位校友得以延续,他们在校园里的时间不同,但他们一起创建了dLocal。卡诺维奇、福格尔和布祖罗夫斯基都曾就读于这所大学,还有dLocal的总裁雅各布·辛格,福格尔是福布斯理事会的成员,2008年开始在那里教授关于数字化颠覆的课程。

在与布祖罗夫斯基联手之前,福格尔经历了各种不成功的初创企业,包括一家IP语音公司和他与妻子共同创办的一家失败的企业,他后来在2020年9月接受YouTube频道20MinuteLeaders采访时谈到这一经历时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想法。”

2009年,福格尔和布祖罗夫斯基合作推出了AstroPay,这是一家帮助新兴市场的消费者使用预付虚拟借记卡在线存储资金的支付公司。他们在2012年招聘了卡诺维奇为总经理。两年内,当时24岁的卡诺维奇成为了首席执行官,辛格作为软件工程师加入。

这家公司的首批投资者之一是阿扎尔,他是dLocal现任董事长,他曾在2011年以1.44亿美元的价格将爱尔兰最大的数据中心运营商卖给竞争对手,发了一笔小财。第一笔外部资金是在2019年,此前曾投资过荷兰支付公司Adyen的通用大西洋公司(General Atlantic)也投资了一笔资金(具体数额不详)。

卡诺维奇说:“dLocal从第一年开始就实现了盈利,在我们上市之前,钱并不是我们任何一轮融资的驱动力,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意识到我们想进入下一个阶段,于是寻找一个能够帮助我们扩大规模和进行国际思考的合作伙伴。”

2020年9月,通用大西洋公司又投入了2亿美元,7个月后,dLocal完成了一轮1.5亿美元的融资,投资者包括Alkeon Capital Management、老虎全球管理和D1 Capital Partners,dLocal当时的估值为50亿美元。当dLocal最终在6月以每股21美元的价格上市时,市场对它的估值超过了60亿美元。这一估值早已被超越了,现在的市值徘徊在200亿美元左右,dLocal的估值在短短两年内增长了1560%。

随着公司的发展,创始团队跨越国界,开设新的办公室。在中国待了两个月后,卡诺维奇在以色列定居,福格尔也在那里学习和生活了十年(福格尔现在回到了乌拉圭)。 布祖罗夫斯基住在乌拉圭,但在迈阿密也有一个家,而dLocal的首席技术官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首都),执行团队的其他成员分布在西班牙、费城和加利福尼亚等地。

福格尔在YouTube的采访中说:“边界不再意味着限制,人们可以坐在桑尼维尔,也可以在纽约或阿根廷。”

尽管如此,无论它扩展到多少个国家,其年轻的首席执行官相信dLocal的文化将永远扎根于乌拉圭连绵起伏的平原和紧密相连的城市。

卡诺维奇说:“乌拉圭是一个渴望外面世界的小市场,我们始终明白,我们必须转变,因为没有人关心我们的家,保持谦逊是乌拉圭社会和文化一个非常普遍的原则。”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