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特鲁多寻求一个新的开始,但在选民看来只是权力攫取

一场被认为是展示实力的提前选举反而让对手凸显了总理的弱点。

《纽约时报》报道称,特鲁多举行提前选举旨在寻求更多的下议院席位,并且期望他的政府能够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但无论是他过往执政中的失误,或者是提前召集联邦大选的举措,都会让选民觉得,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巩固执政党及自己的权利。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在温哥华郊区的一个电视演播室外录制采访时,一名男子突然大声辱骂,言词大部分都是淫秽的,且针对特鲁多和他的家人,同时用手推车上的音响播放扭曲姐妹的《我们不会接受》(We 're Not Gonna Take It)。

一群穿着西装的男人

描述已自动生成

By Falcon® Photography,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特鲁多一直面临诘难,但这一次,这些攻击有了新的威力。在执政6年后,当年曾经承诺“光明道路”并以新面孔示人的首相,如今却成了政治建制派,政绩斐然,执政过失等频频被对手批评。即使如观察家所料,自由党保住了议会的席位,这场激烈的竞选活动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好处。

总理的高级顾问本钦表示,加拿大还没有任何政治家能够打破当年特鲁多当选之初的受欢迎程度。

“如果你执政六年或五年,你会背负更多的包袱,”本钦说。“更多时候,你必须做出并非所有人都会同意的艰难决定。”

在特鲁多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反对党领导人指责特鲁多将个人和政治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周一举行的提前选举就是最近的一个例子。他们也有更多丰富的素材来攻击他,这些素材涉及他与一家与家人关系密切的慈善机构签订合同的争议,以及调查发现,他因向一名部长施压以帮助魁北克一家大型公司避免刑事制裁而违反道德法律。

特鲁多提到的每一项成就,他的对手都可以指向承诺没有兑现的部分。

反疫苗抗议者聚集在他竞选活动的所到之处,其中一些人举着宣传极右翼加拿大人民党的标语,促使他的安保人员加强预防措施。

在安大略省的一次竞选集会上,抗议者人数远远超过了现场的警察,于是出于安全考虑,这次集会被迫停止。在同一省的另一次竞选集会上,当特鲁多总理在登上竞选巴士时遭到了沙石投掷袭击。人民党的一名地方官员后来在那次袭击事件面临指控。

自2015年以来,特鲁多取得了许多成就。他的政府引入了碳协定和其他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使大麻合法化,增加了对土著问题的支出,并将1500种军用步枪的型号定为非法。一项新的计划将为每个孩子提供每天10加元的日托服务。

尽管特鲁多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但他犹如明星般的影响力依然存在。当他来到温哥华东郊高贵林港(Port Coquitlam)一家咖啡馆的户外露台,与选民们碰肘、聊天、自拍时,人群很快就向他聚集了起来。

“我们爱你,我们爱你,”高贵林附近一名76岁的退休教师乔伊·西尔弗(Joy Silver)告诉特鲁多。

但随着大选日的临近,许多加拿大人仍在问,为什么特鲁多现在提前两年举行投票。因为德尔塔变种导致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上升,医院负担加重,促使一些省份重新实施疫情限制措施,或推迟在其他省份解除限制措施,人们想寻找答案。

特鲁多同样受到激烈批评的一个措施是,他在喀布尔被塔利班占领的同一周末召集了重新选举,当时加拿大军队正在努力撤离加拿大人和协助他们部队的阿富汗人。

“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他们一直在努力回答这个问题,”特鲁多的老朋友、前高级政治顾问杰拉尔德·巴茨(Gerald Butts)说。“这也是他们在传达信息方面遇到困难的部分原因。”

特鲁多曾表示,他需要以多数票取代下议院的多数席位,以应对疫情的剩余部分和随后的复苏——尽管他避免明确表示需要“多数票”。自由党的政治考量是,最好在加拿大人对特鲁多处理流行病问题的方式,尤其是收入补贴和购买疫苗的方式仍持赞许态度的时候发起攻击。

特鲁多在温哥华另一个郊区萨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说:“我们是有经验、有团队、有计划继续为加拿大人带来实际成果的党,是真正致力于结束这种流行病的党。最重要的是,我的朋友们,如果你想永远结束这场大流行,请出去投票给自由党。”在这场集会场地的边上,围绕着其他政党候选人的竞选标志。

穿着西装笔挺的男子与配字

描述已自动生成

By Erin O’ Toole, CC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为期36天的竞选活动中,从统计数据来看,自由党与艾林·奥图尔(Erin O’toole)领导的加拿大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一直处于平局状态,双方都获得了大约30%的普选选票。由驵勉诚(Jagmeet Singh)领导的中间偏左的新民主党(New Democrats)得票率远远落后,约为20%。

英属哥伦比亚维多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ctoria in British Columbia)的政治学家金伯利·斯皮尔斯(Kimberly Speers)说,特鲁多的个性和名气可能对他不利。

“新民主党和保守党对外界传递的信息是,这是一场权力争夺战,提前选举的决定一切都是为了特鲁多自己,”她说。这一信息似乎真的得到了选民的支持。”

他任期内的一些丑闻也给反对派留下了可以利用的资源。2019年,特鲁多的退伍军人事务部长、一名土著妇女辞职,她被指控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特鲁多和他的工作人员不当向她施压,要求她达成一项协议,让一家大型加拿大公司免于因腐败指控而被定罪。

尽管特鲁多支持多样性,但在2019年的选举中,他被发现曾三次将全脸涂成黑色或棕色。去年,一家与他的家人关系密切的慈善机构获得了一份非竞标合同,为学生管理一项Covid财政援助计划。(后来该组织退出了,该项目被取消,特鲁多因此获得了联邦道德与利益冲突专员的清白证明。)

他的对手也把重点放在了他们认为他没有兑现的承诺上,包括引入国家处方药计划,为加拿大创建新的选举结构,降低相对于经济规模的债务,结束军队中普遍存在的性骚扰和联邦监狱的单独监禁等。魁北克市拉瓦尔大学(Laval University)公共政策分析中心(Center for Public Policy Analysis)发现,特鲁多完全履行了约45%的承诺,27%的承诺部分兑现。

穿着西装笔挺的男子与配字

描述已自动生成

By OFL Communications Department, CC BY 2.0 Via Wikemidia Commons 

新民主党的驵勉诚一直在提醒选民,特鲁多发誓要为所有原住民社区提供干净的饮用水。特鲁多执政时,原住民有105条使用锅炉烧水的命令生效,后来又增加了其他命令。政府已经恢复了109个社区的洁净水供应,但仍有52个社区保留了锅炉烧水供应。

“我认为特鲁多可能在乎,我认为他在乎,但事实是,他做了很多事情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正采取行动,”驵勉诚此前在大选的官方英语辩论中说。

就奥图尔而言,他试图将这次投票描绘成一种个人扩张行为。

“每个加拿大人在他们的生活中都遇到过一个贾斯廷·特鲁多:享有特权,有权利,总是为自己着想,”他最近在渥太华一个乡村社区的一次竞选集会活动上说。“在疫情期间,他呼吁举行这场昂贵而不必要的选举,是在为自己着想。”

特鲁多的竞选活动受到抗议者的干扰,抗议者对特鲁多实施的强制性新冠疫苗接种规定和疫苗护照措施感到愤怒,特鲁多的竞选活动因此不得不加强安全和保密措施。

在温哥华郊区萨里的一个宴会厅外举行的集会上,特鲁多卷起袖子,手里拿着麦克风,发表了充满活力的演讲,然后冲进了一群渴望与他合影的南亚人的人群中。

与以往的做法不同,这次聚集人群是通过邀请而不是公开宣布的方式,部分原因是为了将集会的人数规模控制在疫情防控限制的范围内,而且在通往这个偏远地区的大门上并没有进行竞选集会活动的宣传迹象。在大厅的屋顶上,两名身着迷彩服的警察狙击手正在随时勘查现场。

在安大略省早些时候的一场集会被取消后,特鲁多被问及美国政治是否激发了这场难以控制的抗议活动。他没有直接回答。

他说:“我认为我们都需要反思,我们是否真的想走上愤怒、分裂和不宽容的道路。我在竞选过程中从未见过如此强烈的愤怒,在加拿大也从未见过。”

将更广泛的民调结果转化为下一届下议院中各党派将占据多少席位的精确预测是不可能的。但目前的所有民调都表明,特鲁多可能因为提前举行大选而疏远了许多加拿大人,他在竞选期间还忍受了辱骂,却没有获得任何政治利益。最有可能的结果是,自由党将继续掌权,但不会获得他所寻求的多数席位。

巴茨说,如果事实证明是这样的话,“结果将非常接近我们刚刚结束的上届议会所占据的席位,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