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法庭文件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早就知道“选举欺诈”的说法毫无根据

据纽约时报报道,法庭文件显示,在与唐纳德·特朗普结盟的律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传选举阴谋论的前几天,他的竞选团队已确定律师们对于投票的许多说法是错误的。

Photo by Gerd Altmann on pixabay

在2020年大选过去后的两周,一群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律师在华盛顿共和党总部举行了一场广受关注的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中,他们提出了一个奇怪的阴谋论,声称一家投票公司与一家选举软件公司、金融家乔治·索罗斯以及委内瑞拉合作,企图从特朗普手中窃取总统竞选。​

但根据当地时间周一(9月20日)晚间公布的法庭文件,特朗普团队存在问题。

在2020年11月19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时,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已经就关于主权投票系统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和独立软件公司Smartmatic的许多说法准备了一份内部备忘录文件。该备忘录认定,这些指控是不真实的。

该法庭文件最初由前主权投票系统公司雇员埃里克·库默(Eric Coomer)在上周末(9月18日和9月19日)作为对竞选团队和其他人提起的诽谤诉讼的动议所提交。其中有证据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官员很早就知道,针对这些公司的许多指控毫无根据。

这些文件还表明,即使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和其他律师在保守派媒体上攻击主权投票系统公司,并提起四起指控该公司大肆阴谋操纵选举、反对特朗普竞选的联邦诉讼,但竞选团队对其调查结果任坐视不理。

根据文件中的电子邮件,时任竞选团队通讯部副主任的扎克·帕金森(Zach Parkinson)于2020年11月13日联系下属,要求他们“证实或驳斥”有关主权投票系统公司的若干事项。邮件显示,第二天帕金森收到了一份由他的员工所提供的、根据新闻报道和公共事实核查服务拼凑而成的备忘录的副本。

尽管这份备忘录是匆忙收集的,但它却反驳了鲍威尔和其他人在公开场合提出的一系列指控,包括以下几项:

·主权投票系统公司在2020年的选举中没有使用软件公司Smartmatic的投票技术。

·主权投票系统公司与委内瑞拉或索罗斯没有直接关系。

·鲍威尔和其他人所说的那样,没有证据表明主权投票系统公司的领导层与左翼“Antifa(反法西斯主义运动)”活动有联系。

库默的律师在诽谤案的动议中提出:“特朗普竞选团队制作的备忘录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至少在内部承认,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主权投票系统公司和库默的阴谋论的证据支持。”

在当时,许多政治观察家和选民,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认为鲍威尔和鲁道夫·W·朱利安尼等其他支持特朗普的律师的努力是为了安抚一个否认自己失败的总统而做出的疯狂的、最后的尝试。但他们散布的错误理论在保守派媒体中迅速传播起来,并在近一年后仍在持续。

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是否得知或看到了这份备忘录。但这些文件表明,在那些指控肆无忌惮传播的时刻,他的竞选团队的通信人员对其所知道的针对主权投票系统公司的指控一直保持沉默。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继续允许其代理人提出被推翻的阴谋论,他们表示,根据动议所示,库默显然没有向他们提供自己的研究来驳斥这些说法。

Photo by J Dean on Unsplash

曾任主权投票系统公司产品战略和安全总监的库默去年在丹佛州地区法院起诉了鲍威尔、朱利安尼、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其他人。他说,在选举后,他被一名右翼播客主持人不当指控为确保特朗普的失败而入侵其公司的系统,并告之左翼活动家他的所作所为。

在主持人乔·奥尔特曼(Joe Oltmann)提出这些指控后不久,这些指控就被鲍威尔和朱利安尼抓住并放大了,他们是自诩为“精英打击力量”的律师,带头挑战拜登的胜利。

例如,去年11月19日,鲍威尔和朱利安尼一起出现在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并将库默置于通过入侵主权投票系统公司的投票机来劫持选举的阴谋中心。根据鲍威尔当天的说法,这个阴谋包括与Smartmatic公司、委内瑞拉官员、索罗斯有关的人以及“资金的巨大影响”。

鲍威尔和朱利安尼没有回复寻求对这些文件发表评论的信息,特朗普的代表也没有回复寻求评论的电子邮件。

特朗普继续谎称选举是从他那里偷来的,最近几个月,鲍威尔和朱利安尼坚持选举中充斥着欺诈的说法。朱利安尼的一名律师在上个月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说,他关于选举欺诈的说法中至少有一些是“基本真实的”。

而就在三周前,鲍威尔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一名记者说,2020年的选举“基本上是一场不流血的政变,他们没有开一枪就夺取了美国的总统职位”。

目前仍不清楚这份备忘录在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中流传得有多广。根据法庭文件,朱利安尼在一份证词中说,他在华盛顿发表演讲之前没有看到这份备忘录,他质疑那些编写备忘录的人的动机。

朱利安尼在证词中说:“对方希望特朗普输掉选举,因为他们可以筹集更多资金。”

西德尼·凯瑟琳·鲍威尔,美国律师和前州检察官,图源:https://www.sidneypowell.com/

但在编写这份内部报告时,朱利安尼和鲍威尔都是特朗普竞选团队挑战选举结果计划中的“积极监督者”,正如他在证词中所说,这一努力最终包括在全国各地提起的60多起失败的诉讼。虽然鲍威尔很快另谋他法,声称主权投票系统公司密谋窃取选举结果,但朱利安尼继续与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密切合作,最终改变策略,寻求说服州立法机构推翻普选结果。

动议指出,鲍威尔当时的工作“界限很模糊”:其中包括她自己、她的非营利组织或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她于11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宣传关于主权投票系统的阴谋论后,特朗普几乎立即寻求与她保持距离。但到了12月,随着特朗普的法律选择范围缩小,这位前总统考虑让她重新加入,并讨论是否任命她为特别顾问,监督对选民欺诈的调查。

这些文件的发布只是朱利安尼和鲍威尔的最新法律麻烦,他们都被主权投票系统公司直接起诉诽谤。主权投票系统公司还对枕头制造公司MyPillow的首席执行官迈克·林德尔(Mike Lindell)提起了诽谤诉讼,因为他放大了虚假的选举主张。上个月,华盛顿的一位联邦法官裁定,这些案件可以继续审判。

大约在同一时间,底特律的一名联邦法官下令对鲍威尔和其他八名支持特朗普的律师(朱利安尼不在其中)试图利用关于主权投票系统的虚假声明,推翻密歇根州的选举结果进行处罚并提起诉讼。

法官琳达·帕克(Linda V. Parker)在她的裁决中写道:“这个案子从来都不是关于欺诈的,它破坏人民对民主的信心,并贬低了司法程序。”

今年6月,纽约一家法院吊销了朱利安尼的律师执照,裁定他在为特朗普争取去年的选举结果时做出了“明显的虚假和误导性陈述”。

即使在最近,新的法庭文件称前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官员仍然坚持毫无根据的观点,认为选举受到了欺诈的破坏。

当库默的律师在一次取证中问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代表肖恩·多尔曼(Sean Dollman),竞选团队是否仍然认为选举存在欺诈行为时,他回答说:“是的,先生。”

律师们随后问道:“这种看法的依据是什么?”

根据法庭文件,多尔曼给出了一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