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拜登政府恐将“倒台”?美国债务上限问题难解,600万岗位、15万亿家庭财富将消失

这几天,美国两党关于债务上限的辩论再次升温,但由于双方意见至今未能达成一致,给美国经济乃至全球资本市场接下的走向,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9月23日,据彭博社报道,美国财长耶伦最近数日与华尔街特大型金融公司的CEO们通话,在债务上限问题上寻求帮助,希望他们施压国会山共和党成员们——要么支持提高债务上限、要么支持暂停实施债务上限措施。

虽然民主党在9月21日众议院的投票中取得了小规模胜利,通过了其提出的暂停债务上限的法案,但接下来能否在参议院顺利获得通过,还是个未知数。

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就债务上限问题的摊牌和较量,也让在一旁干着急的政府官员、商界领袖和经济学家们不得不发出警报,若债务上限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美国可能面临600万岗位、15万亿家庭财富消失的危机,并可能引发堪比美国大萧条时期(Great Recession)的经济衰退。

Photo by Towfiqu barbhuiya on Unsplash

议案通过概率有多大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众议院于当地时间周二晚间,以220票对211票通过了民主党提交的一项短期政府资助议案——国会为政府提供资金使其维持到12月3日,避免政府在10月1日新财年到来之际陷入停摆,并将政府的债务上限暂停到2022年12月16日。

此外,这份议案还包括为政府提供286亿美元的紧急救灾资金和联邦援助资金,以应对近期的飓风、野火、干旱以及其他自然灾害,并提供63亿美元用于支持塔利班迅速接管阿富汗后逃离喀布尔的阿富汗人的重新安置工作。

根据美国的立法程序,该议案随后将转交至参议院进行表决。

由于民主党只控制参议院的50个席位,拜登政府要想躲过此“劫”,需要至少10名共和党人的支持才能使短期拨款法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如果民主党人选择避开共和党人而单独行动,这意味他们将需要所有50名参议院议员支持众议院的最后一搏。

但这项议案的批准似乎面临着很大的困难。

几个月来,民主党一直呼吁采取两党合作的方式来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9月20日,民主党领导人宣布他们将债务上限纳入临时支出法案,以使政府能够持续到12月。此举将暂停债务上限至2022年12月。但共和党人表示民主党不会得到他们的支持。 

虽然暂停债务上限可以让政府履行已经产生的财政义务,但共和党人认为,这也将导致未来几个月出现支出激增,参议院共和党领袖也在公共场合一直坚称共和党成员不会支持暂停债务上限的行动。

该计划公布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就重申提高债务上限不会得到共和党的支持,他表示,由于民主党控制着白宫和国会,如果参议院民主党人想要提高债务上限,他们将不得不自己做。因为在目前国会山的“环境”中,没有共和党人会投票支持。

麦康奈尔7月份在国会大厦接受采访时还表示:“我无法想象在我们经历过的事情之后,会有一个共和党人投票提高债务上限。”

犹他州参议员米特·罗姆尼表示,他对提高债务上限的投票将是“绝对反对”。他说:“民主党人说他们不需要我们的选票来花他们想花的钱,但他们确实需要我们的选票来支付这些钱,那条狗不会打猎。”

《华盛顿邮报 》此前也在报道中指出,参议院共和党人就该党未来几个月的战略进行了私下讨论,并表示愿意“反对未来提高债务上限,除非国会也将其与类似的联邦支出削减结合起来”。

这意味着,在50票对50票的参议院中,民主党人将很难找到10名共和党人,以达到克服阻挠议案所需的60票门槛。

拜登政府此前已警告称,政府拨款将于9月30日失效,而国会的不作为将导致美国拖欠债务。如果国会未能在本月底之前批准这项法案,那么政府将面临关闭。  

图源:联合国大会视频截图

随着国会延长政府拨款和避免美国债务违约的最后期限临近,究竟是何原因导致美国两党竟不顾政府关门、经济衰退的风险,也要彼此抗争到底呢?

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分歧在哪?

所谓“债务上限”,指的是美国政府根据国会授权为履行社会福利、军费、国债利息等法定义务而能够举债的总额。如果债务总额触及上限,财政部无法发行更多债务,则将面临违约风险。

目前两党的矛盾则主要集中,这些债务涉及到国会已经批准的支出义务项目,而在其中一些项目上,双方可谓积怨已久。

前面提到,共和党人认为,虽然暂停债务上限可以让政府履行已经产生的财政义务,但这也将导致未来几个月出现支出激增。

譬如此前拜登政府推出“重建美国”的基础设施一揽子计划。

虽然拜登的这一重大举措几乎涉及美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将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公司和富有的美国人征收增税,并将这些钱重新投入联邦针对年轻人和老年人的计划当中,包括政府健康、教育和家庭支持以及应对气候变化,但两党就方案的最终规模问题存在巨大分歧。  

Photo by Frank Eiffert on Unsplash

据白宫官员和拜登的盟友透露,拜登政府起初计划走“亲民路线”来让该基础设施计划得以通过,他们目标是拉拢共和党选民、州长及独立人士等,通过他们来给国会共和党议员施压,阻止他们反对该计划。

为此拜登还作出妥协,将基建计划规模砍掉了超过1万亿美元,可共和党只愿意增加1500亿美元的新预算。

但拜登的“重建美好”的基建计划还是迅速遭到了国会共和党领导人的反对,他们称其提高了公司税负会损害美国的竞争力。包括此前美国参议院民主党公布的3.5万亿美元支出计划。该计划具体包括扩大医疗保险、应对气候变化和长期寻求的移民改革等,同时还提议大幅取消特朗普时代对企业和美国富人的减税政策,向美国收入最高的人和顶级公司征税以筹集多达 2.9 万亿美元,为拜登的经济刺激计划提供资金。

当时《纽约邮报》报道称,政府今年已经花费了6万亿美元,如果 3.5 万亿美元的法案获得通过,这个数字还会增加,美国债务高达 23 万亿美元。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则批判这个支出计划会“让生活变得更糟,这将粉碎无数家庭,瓦解我们的经济,并以最糟糕的方式重塑我们的国家。”

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表示,民主党的计划将“启动一个蓝图,并激励更多的非法移民,导致更加严重的通货膨胀。”

如今在债务上限的问题上,又有共和党议员提到该支出计划,表示他们不会参与提高债务上限,并希望民主党单独行动,理由是他们在3.5万亿美元的社会支出法案上“不负责任的支出”。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民主党人认为债务上限历来是在两党共识的基础上提高的,包括在前总统特朗普时期,这一次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共和党却反呛如果债务上限要一如既往地提高,那也“将由民主党自己提高”。

此外,本次的博弈结果可能会给双方今后立法带来的风险,也是两党不愿彼此妥协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民主党人来说,如果努力失败,不仅意味着债务上限面临挑战,政府面临关门危险,该履行某些社会福利等义务无法履行,最重要的是会损害执政的民主党和拜登政府在美国公民心中的信用。这显然是共和党想要看到的。

而对于共和党来说,如果在债务上限的问题上向民主党妥协,则意味着他们将更难阻止此前反对的一系列支出计划的实施。

Photo by R Boed on Flickr

目前尚不清楚,如果民主党暂停债务上限的努力在参议院搁浅,他们的备选计划将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参议院共和党人阻止针对债务上限的短期资金措施,这可能会在新冠疫情导致政府停摆之际,引发另一场金融危机。

如果债务违约,将面临怎样的风险?

美国的债务上限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它是财政部可以发行以支付其账单的最大债务金额。它最初于1917年根据第二自由债券法案成立,并将上限设定为115亿美元。在此之前,立法者必须分别批准每次发行的债务。1939年,不同种类的债务被合并为一个总债务上限,最初设定为450亿美元。

正如美国财政部长 珍妮·特耶伦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说的那样:“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不会增加政府支出,也不会授权未来预算提案的支出;它只是允许财政部支付先前制定的支出。”当国会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时,并不是在为新的支出亮起绿灯——相反,它允许财政部支付已经批准的支出。

根据美国联邦预算委员会的数据,自二战结束以来,国会和白宫已更改了近100次债务上限 。1980年代,债务上限从不到1万亿美元增加到近3万亿美元。在1990年代,它翻了一番,达到近6万亿美元,并在2000年代再次翻了一番,超过12万亿美元。 

2019年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国会投票决定暂停债务上限至2021年7月31日。

因此,自上次暂停债务上限于7月31日到期以来,财政部一直在使用“非常规措施”为政府提供资金,以便政府能够继续向债券持有人、退伍军人和社会保障领取者支付义务。此类紧急措施包括暂停销售部分国债,赎回或暂停对部分基金的投资或再投资。 

但是,一旦政府用尽这些措施,债务金额达到该上限并且不解除上限,美国将无法偿还其欠款并可能违约,它将导致政府无法再发行债券。在最坏的情况下,联邦政府将至少暂时不履行其某些义务,包括社会保障金、退伍军人福利和联邦工作人员的工资。

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周末在华尔街日报上写道,美国的违约“可能会引发一场历史性的金融危机,这将加剧持续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的损害。违约可能引发利率飙升、股价暴跌和其他金融动荡。我们目前的经济复苏将逆转为衰退,数十亿美元的增长和数百万个工作岗位的流失。”

Photo by Sharon McCutcheon on Unsplash

周二,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违约将对经济复苏造成“灾难性打击”,并表示即使问题得到迅速解决,美国人仍将为违约付出几代人的代价。债务上限问题的长期僵局将使美国经济损失多达600万个工作岗位,消灭多达15万亿美元的家庭财富,并使失业率飙升至约9%从大约5%。

届时,美国财政部将面临痛苦的选择。

但就结合历史经验来看,美国政府实际上从未拖欠债务,预计这次也不会有。然而,违约的威胁已经多次出现,这会产生一定的财务后果。

一些经济学家曾希望参议院民主党将提高债务上限,作为 周一公布的3.5万亿美元支出计划的一部分 。但预算决议完全排除了上限,当参议院在9月中旬结束夏季休会时,政府将再次接近违约的边缘,还可能会造成美国信用评级的潜在下调,进而打击美国国债。如果美国国债不再被视为可靠的避险投资,那么对美国国债的需求可能会下降,债券持有人将要求大幅提高利率以弥补增加的风险。

这反过来又会推高其他借贷成本,包括信用卡、汽车贷款和抵押贷款利率,这些利率通常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挂钩。

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对违约的恐惧可能会扰乱股市,并对整个经济造成冲击。

这在之前也是有先例的。

2011年8月,就在奥巴马政府与国会共和党人达成协议的几天后,标准普尔(普尔出版公司和标准统计公司1941年合并而成世界权威金融分析机构)在历史上首次将美国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AA。该信贷机构表示,降级反映了其认为美国决策和政治机构的“有效性、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在持续挑战之际已经减弱,这也引发了市场的大幅波动。

当年7月至10月期间,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18%以上。到2015年,美国经济损失高达1800亿美元。

但是不用担心。就像经济学家赞迪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的那样:“以一种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不是两党合作的方式来做这件事是有代价的。”

就此次事件而言,双方大概率都会齐心协力确保提高债务上限。毕竟债务上限问题一旦沦为政治手段,将危及国际社会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即使没有违约也会推高借贷成本。 

 

参考资料: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house-approves-bill-government-shutdown-default-gop-set-to-oppose-2021-9

https://www.seattletimes.com/nation-world/u-s-default-this-fall-would-cost-6-million-jobs-wipe-out-15-trillion-in-wealth-study-says/

https://apnews.com/article/middle-east-business-bills-steny-hoyer-0bcca5e39573388f6a1229187556259b

https://www.cnbc.com/2021/08/11/what-the-federal-debt-ceiling-means-to-your-wallet.html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