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哈佛毕业华二代,孤身照料精神失常母亲和2个未成年妹妹,如今要竞选波士顿市长

文|溪边愚人

最近,因为全美华人在为竞选波士顿市长的吴弭(Michelle Wu)募捐,后知后觉的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华二代政治人物。

华二代中优秀的不少,但像吴弭这样有抱负的,不多。

从政道路相当不“常规”

吴弭的从政道路相当不“常规”。从小她的家庭环境就没有政治熏陶。相反,她的家庭就像绝大多数华人移民家庭一样远离政治,但她却是义无反顾地年纪轻轻就投身于政治竞选。这一切都源于她强烈的责任感和正义感。

来自典型的华人移民家庭,吴弭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她也听从家长的教导,学习非常努力,顺利进入哈佛读大学。但是,她也有非常不典型的行为。

比如,大学期间,她不是待在校园圈子里,而是去波士顿的中国城做义工,为老年中心的人上课,帮助他们学习英语。那些老人课后会请她帮助读英文信件,或者处理已经过了最后付款日期的账单。

吴弭大学毕业后去波士顿工作。后来,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为照顾离婚后又精神失常的母亲和两个还未成人的妹妹(她后来成为最小的妹妹的法定监护人),23岁的她不得不放弃工作回到芝加哥。

考虑到母亲一生中每天都喝茶,她天真地想出个主意:开个茶叶店也许会治愈母亲,然后母亲接手这个店,她又可以回去工作。

在男朋友的帮助下,店是开了,但没有治愈母亲。不到一年,吴弭毅然关店,去哈佛法学院深造。她是带着母亲和妹妹一起去波士顿的。

这个过程面临的挑战是空前的。照顾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是一件可以让人崩溃的事情,同时还要照顾妹妹,还要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新开张一个以书为主题的茶叶店,不是一般的压力山大。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吴弭都没办法提起这一段经历而不落泪。

但也是这样的经历给了吴弭关心社会,关心政治的动力。

在哈佛学习期间投身政治

在哈佛法学院学习期间,除了应付繁重的课业,吴弭还要负责安排妈妈的医疗服务和照顾两个妹妹。就是这样,吴弭依然抽出时间投身政治。而且为了政治活动的方便,她还掌握了一门新的外语——西班牙语。

她去波士顿市长那里实习。当初吴弭开茶叶店的申请花了几个月时间才搞定。实习期间,她致力于简化餐馆的许可申请,并帮助建立波士顿的食品车计划。

2012年,吴弭法学院的教授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竞选参议员时,吴弭先是做义工,后来干脆全职为沃伦竞选。同时吴弭还完成了法学院的学业,准备律师资格考试,并完成了结婚准备。毕业典礼她迟到了,因为她要在北站组织一个竞选活动。她干脆就是穿着礼服带着毕业典礼的帽子跳上地铁的。典礼结束后又马上回去工作。

沃伦这样评价吴弭:她似乎总是"对自己的能力有一点惊讶"。换一句话说,她总是在挖掘潜力,总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毕业即走入政坛

2004年,当吴弭来到波士顿读大学时,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概念,甚至不知道自己算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但她2012年从法学院毕业时,已经决定了要参加波士顿2013年秋季的市议员竞选。

这个决定令很多人惊讶,她的家人也不认为这符合她的个性,因为她一直是那种希望给人带来愉快的人,而搞政治不可能让所有人高兴。

但吴弭很快学会了怎样讲自己的故事,她强调自己在教育、医疗保健和小企业方面的第一手经验,以此来承诺她将而且能够使城市官僚机构更加透明和方便。

几乎没有人认为她会赢。结果,她击败了18个候选人,成为新当选的两位众议员中的一个,票数与第一名只差不到一个百分点。而且她很快就全票当选为议会主席。

吴弭不善于慷慨激昂的演讲,也不具备总能引人注目的风格。在她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她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领导者。她读书时的成绩单上还有过要她多多参与的建议。但任职后,吴弭以其独特的政治风格脱颖而出。

波士顿的政治圈非常复杂,城市文化也因其悠久的历史具有很多特殊性,但她表现出的指挥一个房间、搞定一种情况或让一群人完成事情的能力让人们惊讶。她很快就成为该市最有效和最有外交手腕的政治家之一。

吴弭与市长就政府透明度、短期住房租赁法规和绿色能源等问题进行谈判,以对细节的特别关注和对一个骄傲城市的谦卑态度为自己赢得了声誉。

在她的第一个任期内,吴弭已经开始挑战市长,敦促该市撤回其2024年奥运会的申办(理由是缺乏透明度)。那年夏天,在议员和市民的压力下,市政府撤回了投标。

也是在第一个任期内,作为一个新妈妈,吴弭率先为波士顿市雇员制定了第一个带薪育儿假政策。此举后来获得奥巴马的赞赏。

2018年,吴弭带领她的同事推动短期房屋租赁法规的限制。吴弭经常是怀抱着自己的新生儿去参加谈判。政治谈判很艰难,但她不会退缩,而是寻找或创造合作的机会。最后,吴弭赢了,市长签署了一项更严格的提案,州长后来也贡献了一项州级政策,同时还没有惹怒爱彼迎(Airbnb)。

作为议会主席,她重组了委员会,并建立了每月一次的议员午餐会试图促进合作。2019年,她用一个更严格的提案取代了市长关于市政厅游说活动的提案。如果当选市长的话,她也许会帮助重新定义市长绝对权力的概念。

竞选波士顿市长,是为了做些根本改变

被问到为什么要竞选市长时,吴弭强调,我们现在正站在一个历史关头。疫情,巨大的贫富差距,都是极大的挑战,也是极好的机会。在过去的一年,波士顿经济增长强劲,但贫富差距却在继续加大。所以我们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必须作出全面的结构性改革。

她说自己竞选市长,就是为了推动这个城市需要的根本性的改革。

她认为这是一个不该被浪费的机会。

吴弭的大致竞选纲领是提供免费城市公共交通,恢复某种形式的租金控制,以及引入全国第一个城市级的绿色新政。

目前吴弭的政策还只是方向性的,没有太多具体细节。但是她以往的成绩,她的政治谈判技巧和团结人的工作作风,都给人带来希望。

吴弭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她强调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她,很多政府资源已经在那里了,只是没有与需要的人连上。她是见识和经历了两方面的人,既看见了政府没有被利用的资源,也看见了市民的需求,她需要做的只是连接。她说这是她一直在做的,也是她将继续做的。

我一直呼吁华人多参与社会活动,尤其是华二代。我在“说歧视,说AA,说千道万,美国社会还没准备好华人出人头地”一文中曾呼吁华二代:

走多元的就业道路,不要扎堆投行、华尔街、McKinsey(一家“精英”汇集,但近年来越来越被人诟病的咨询公司)、医生或码农。要摒弃以钱为目标的“传统”。同样是选择医生或律师等职业,也可以走公共服务的路。现在大家都在鼓励华二代从政。其实,从政不是唯一的参与政治的手段,何况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于作政客。

我们需要提倡多方向发展,去做检察官、法官,选择政治科学、公共政策等领域,去非营利机构或政府部门工作,走公共服务的路。毕竟,从政是一条独木桥,而公共服务领域有非常广大的天地,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的合适位置。

 

 

参考资料

https://soundcloud.com/massinc/where-is-michelle-wu-coming-from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9/04/michelle-wu-changing-traditional-boston/587473/?gclid=EAIaIQobChMIxr6Fs4OK7AIVjMDICh1k7gUKEAAYASAAEgIlU_D_BwE

https://www.nytimes.com/2021/09/15/us/boston-mayor-election-michelle-wu.html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