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到底是不是经济负担根源?2021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用30年研究结果证明

在今年压轴公布的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中,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同时还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劳动经济学家、经济学教授的戴维·卡德(David Card),凭借“他对劳动经济学的实证研究性的贡献”,获得了一半的奖项。

卡德的研究挑战了传统观念,极大地改变了人们对不平等以及影响低收入工人的社会和经济力量的理解,在全球经济学领域引起热烈讨论。

在加州大学网站上的评论中,加州大学系统则着重介绍了卡德近年来的研究对于移民这一社会问题的重大影响。他的研究结果表明,一国公民可以在收入方面从新移民群体中获益,而较早移民的人则有可能受到负面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卡德虽出生在加拿大,但也拥有美国国籍属于美国移民,并且多年来致力于移民与经济领域的研究,他通过自然实验对移民对一国劳动力市场影响的分析,可谓意义重大。

David_Card_-_Nobel_prize_interview_screenshot_(cropped)
By Roxanne Makasdjian and Alan Toth for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移民真的是经济负担吗?

卡德的研究始于1980年代的古巴移民潮,在1980年的四个月时间里,有12.5万人北上,穿过美国边境登陆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

这些移民的到来,是否真的对佛罗里达本地居民的收入水平,就业前景产生严重的影响?新移民的涌入到底有没有给美国当地社会造成经济负担?

近几年愈演愈烈的美国移民政策改革中,一些反对者认为新移民的到来会对美国社会造成严重的财政赤字以及经济负担,同时也会剥夺美国本土居民的就业机会。特朗普时代还曾经提出过“Buy American, Hire American”这一与移民具有关联性的政策,对美国的职业移民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限制作用。

在长达三十年的研究中,卡德从上述问题出发,通过自然实验得到的研究结果挑战了移民的到来会削减已经处于劳动力市场中的就业者此后就业前景的传统观点。

卡德研究发现,虽然一夕之间12.5万人的涌入使佛罗里达迈阿密劳动力规模增加了7%,但与其他四个美国城市相比,没有发现对低薪工人的工作或工资产生有害影响。

至于“Is immigration really an economic burden?”(移民真的是经济负担吗?)这一问题,卡德的研究表明新移民的到来并不会影响到当地的收入水平。

在2005年的一篇论文中,卡德对“新移民真的那么糟糕吗?”这一问题的结论是,没有完成高中学业就来到美国的移民中,几乎没有人的平均收入可能达到美国本土居民的水平。

他认为,即便如此,这些移民在美国出生的孩子最终也能挣到足够的钱,弥补他们父母挣钱能力的不足。

诺贝尔奖基金会在谈及颁奖理由时指出,由于缺乏参照,很难分析诸如移民对就业的影响或与额外教育年限相关的收入增长等问题。若没有这几位经济学家的研究,我们将无法认识到当移民人数减少时的影响,也无法得知教育年限对于最低工资的影响。

那么,移民在一国社会经济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他们对社会经济影响几何?

statue-of-liberty-g2752eb953_1280
Image by Public Domain Pictures from Pixabay

移民对一国社会经济的影响如何?

卡德接受联邦储备银行明尼阿波利斯分支机构采访时,曾提及他对于移民对经济影响的研究。

他指出,那些想要降低移民率的人认为强调移民的负面影响是极其重要的,以至于不惜忽略移民对社会经济其他方面的正面影响。

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白宫曾经于2017年12月5日发布过一篇著名的文章,标题为《是时候终止链式移民了》(It’s Time To End Chain Migration)。文章就是将移民带来的负面影响作为重点,从而得出终止一系列基于家庭团聚类的所谓“链式移民”途径这一结论。

特朗普政府认为,这种基于家庭团聚类的所谓“链式移民”途径之下,一人移民之后可以带来他或她的家人,从而带来整个大家族。这样一来进入美国的移民就大大降低了劳动力的技能,给工资带来了下行压力,并增加了政府财政赤字。

这里,特朗普政府首先将基于家庭团聚类的所谓“链式移民”途径定性为美国低技能移民的主要来源,并称其对美国本土工人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因为每15人当中只有1人是通过技能需求而移民到美国,因此有研究表明目前美国的移民系统每年加剧财政负担的规模达到3000亿美元。

这也是卡德关于移民研究的出发点,因为那些主张削减移民的人士他们往往只会列举并夸大移民所带来的一部分负面影响,而选择性的忽略掉移民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等各个领域方面的真实贡献。

在一份来自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乔治·耶稣·博尔哈斯(George Jesus Borjas)教授的研究论文中,形成了一个较为客观的共识,那就是尽管在衡量移民对经济结果的影响方面存在分歧,但当移民具有高技能时,移民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更大。

当然文章中并未否定那些作为基础行业的从业者移民到美国之后所带来的劳动力市场效应。

美国南方卫理公会大学的布什总统中心也长期关注移民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在2017年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研究显示截止2015年,移民占美国总人口的13.5%,但占据市场劳动力的16.6%以上;移民获得的专利是本土居民的两倍;截止2010年,41%的美国财富500强公司至少都有一位主要创始人是一代移民或者移民的子女;同时移民创办新企业的速度几乎是美国本土居民的两倍。

报告中同时说明了自2010年之后,移民到美国的人们往往具有更高的学历,研究数据显示2010年之后的美国移民中大约45.2%均持有本科学历。

这些经济学家和大学机构的研究充分说明了一个事实,新移民不仅是美国劳动力市场的主力,而且有多数新移民倾向于自己创业。他们通过创业为美国带来充足就业以及经济规模效应,甚至很多全球知名的大型跨国企业都是移民所创办的,例如特斯拉,eBay,Zoom。

这样的企业不只带来了经济效应,有的甚至还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

posters-g19e13f763_1920
Image by StockSnap from Pixabay

消除偏见,正视移民融合的作用

22021年诺贝尔奖于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1日全部揭晓,今年美国人共七人获得4个奖项,获奖者七人之中有六人都是移民。

从移民进入美国的途径来看,不同类型的移民在美国经济、社会和各个领域中都发挥着不容小觑的作用。

我们仅就美国现有的基于职业的移民类别选择其中三个移民途径来了解。

投资移民,为美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这是有目共睹的。

美国EB-5投资移民方案实际分为两个投资类别,一种是投资100万美元到非指定地区,该方案于1990年由美国国会推出;另一种是投资50万美元到区域中心地区,该方案相当于前一种方案的降级版,于1992年10月推出。目前有92%的外国投资者选择投资区域中心的商业项目最终获得绿卡。

EB-5投资移民要求投资者创办一个新的商业企业,或购买一个现有的企业做重新改组,须创立10个美国全职岗位。如果企业的主要营业地点位于目标就业区(TEA,失业率必须是美国平均失业率的150%),或在偏远地区(即在大城市统计区之外的地区或者超过2万人口的城镇之外的地区),投资者只需投资50万美元。否则,投资者要投资100万美元。

从投资移民的投资属性以及获得绿卡的创造就业这一条件来看,投资移民无疑为美国带来经济增长同时还解决了就业问题。

高技能移民通常可以认为申请人必然具备高学历,例如诺贝尔奖获得者这样的人士都可以归属于高技能移民,还包括一些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们毕业之后的留美途径,也需要考察移民的学历与技能。这些人往往可以促进美国创新领域的发展,他们或者从事科研,或者投入到创新研究与应用领域,都会带动具备高速增长特点的创新领域不断发展。

同时从事研究领域的人士也会提升美国社会的形象,例如202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三位经济学家,卡德出生于加拿大,乔舒亚·D·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是以色列裔,吉多·W·因本斯(Guido W. Imbens)则是荷兰裔。他们三人全部都是美国人,全部都是移民。

最后谈及技术类移民或者劳工类移民,这也正是疫情之下美国的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移民。

2021年8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移民数量的下降威胁着正在增长的地区的增长》(Decline in Immigration Threatens Growth of Regions on the Rise),详细描述了在阿肯色州这样的地区,由于当前的美国移民政策限制,加之疫情导致移民的到来急剧下降,最终导致人口严重不足,劳动力市场急剧短缺。最终的后果势必影响具有领导力的大型企业持续增长,继而导致地区经济增长的放缓,对美国经济产生隐形的长期影响。

这就印证了前面一些机构和经济学家研究的结论,移民占据美国劳动力市场的主力。

大厅里的人群

描述已自动生成
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谈及当今的美国社会,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就是移民对他们定居社区的影响。

立法者或许更倾向于关注移民的短期影响,因此无论是移民的负面影响,还是积极贡献,在经济学家的眼中都不属于研究的方向。

从实际层面看,移民对美国社会和经济的影响,无论长期还是短期,都具有很大程度的影响,这才是经济学家关注的。

正如卡德教授采访中所说的,提及移民的影响,不妨再花费更长的一个时期来持续关注和研究。

至少目前看,移民对造成社会经济负担的影响并没有那么突出,更不是经济负担的根源。

参考资料: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economic-sciences/2021/card/fact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21/10/11/nobel-prize-economics-card-angrist-imbens/

https://www.minneapolisfed.org/article/2006/interview-with-david-card

https://www.universityofcalifornia.edu/news/uc-berkeley-s-david-card-wins-2021-nobel-prize-economics

https://www.marketwatch.com/story/he-was-the-rock-from-which-we-all-started-nobel-prize-winner-david-card-influenced-how-we-think-about-immigration-and-jobs-11633981361?mod=home-page

https://usafacts.org/issues/immigration/?utm_source=bing&utm_medium=cpc&utm_campaign=ND-Immigration&msclkid=c8c77cd8c39b1b8964401dbda6108cec

https://www.nber.org/papers/w25836

https://www.bushcenter.org/publications/resources-reports/reports/a-handbook-on-immigration-and-economic-growth.html

https://trumpwhitehouse.archives.gov/articles/time-end-chain-migration/?utm_source=twitter&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wh_20171218_Chain-migration_v2

https://www.nytimes.com/2021/08/10/us/immigration-arkansas-population.html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