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综合各种固有优势,瑞典的“佛系”抗疫真的算不上成功

据彭博社分析,自新冠疫情初期以来,瑞典一直是避雷针一样的存在。美国和英国反对封锁和强制戴口罩的人指出,其更宽松的做法和相对较少的死亡人数证明,严厉的措施不仅是矫枉过正,而且适得其反。

Photo by Jon Flobrant on Unsplash

同时,批评瑞典做法的人指出,它是一个只有1000万人口的国家,位于欧洲一个相对孤立的角落,而且其他北欧国家在保护公民免受病毒感染方面甚至做得更好。

瑞典的人口是其3个近邻中每个国家的2倍,是冰岛的28倍。与丹麦和芬兰相比,瑞典在国外出生的居民要多得多,比挪威和冰岛多一些,这可能是影响公共卫生工作有效性的因素。从积极意义上讲,冰岛是这里的佼佼者,它有作为岛屿的优势。

作者将瑞典与世界上人口在6百万到9千万之间、收入非常高的其他国家进行比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出数据,将2021年经购买力调整后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5万美元作为标准)。

彭博社制图

瑞典的相对表现实际上比图表显示的要好,因为它在将死亡归因于新冠肺炎方面比大多数国家都要积极。根据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的估计,瑞典报告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约占疫情期间超额死亡人数(即超过正常水平的死亡人数)的90%。法国为78%,德国为68%,荷兰仅为58%。丹麦、芬兰和挪威的报告死亡人数比例也都比瑞典低,但还没有低到足以弥补死亡率的差距。

因此,瑞典在与新冠病毒的战斗中取得了中等成功。考虑到其北欧邻国的成功程度,以及瑞典在进入2020年时拥有非常健康的人口,它还是世界上独居和居家工作者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基于这些内在优势,它的成绩令人有些失望。但是,瑞典很少强制关闭学校和企业,并大量依赖个人防疫的做法,这似乎比英国在严格封锁和鼓励人们在餐馆吃饭之间来回跳转,或美国各州和地方政府要遵循的不同政策更好。

但瑞典的生活并不是照常进行的。除了去年冬天和早春,瑞典人在疫情期间似乎比丹麦人更多地减少了户外活动——尽管比美国人少。

作者没有详细比较这里的疫情政策,但总的来说,瑞典以外的北欧国家似乎已经采取了封锁措施,但时间较短,而后在病例减少时迅速推动恢复至半正常状态。在瑞典,公共卫生官员试图避免这种停顿的方法,而是支持长期发展的建议。不过,到了去年冬天,他们对聚会实施了足够的限制,以至于牛津大学新冠病毒政府反应追踪机构评估瑞典的新冠病毒政策和欧洲的严格程度大致相同。

瑞典的经济表现也处于平均水平。其国内生产总值以0.1%的年化实际速度下降,好于欧洲大部分地区,但比丹麦和芬兰差。

在就业方面,至少根据衡量工作年龄就业人口比率变化的指标,瑞典在富裕国家中接近垫底,与加拿大和美国一样。

这里的差异既与政府就业政策有关,也与潜在经济实力有关。一些富裕国家不遗余力地防止失业,部分方法是向雇主支付工资以留住员工,而其他国家则将大部分援助用于个人,而不是与裁员作斗争,尤其是美国。瑞典为全职工作的人提供就业补贴,但受疫情重创的低工资合同工和自雇工人不包括在内。

总而言之,瑞典在新冠疫情早期因其公共卫生政策而脱颖而出,但自去年秋天以来就不那么突出了。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瑞典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败和经济表现都不是特别突出,也许现在是时候让它从新冠政策避雷针的地位上退役了。

(今日汇率:1美元=6.44人民币)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