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中国房产税计划面临阻力,试点城市和征税力度被大幅削减

据华尔街日报周二报道,中国上周重提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引发各方面的强烈反对。这使得房产税试点城市由30个减为10个左右,征收范围也大幅缩减。

Photo by Kaja Sariwating on Unsplash 

中国领导人毫不掩饰他想要消除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愿望。但据了解政府审议情况的人士称,在一项旨在遏制炒房的措施上,他正面临阻力:在全国征收房产税。

许多经济学家和分析人士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房产税可能会增加房地产投机的成本,并有助于压低房价。这将帮助中产阶级家庭减轻经济负担,符合财富分配更平均的目标。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只在几个城市尝试对一些房产征税。今年早些时候,中国领导人指示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推出更广泛征收房产税的计划。韩是四位副总理中最为资深的。

但由于受到强烈反对,政府目前正在设立有限的房产税征税计划,而一项由政府提供经济适用房的提议成为备选。

中国领导人致力于驯服一个已经持续繁荣了40年的市场,他的一系列举措已经对中国经济和全球市场引起了震动。他对中国恒大集团几乎不留情面,即使这家负债累累的房地产开发商濒临违约。其他大量举债的私营开发商也受到了挤压。房屋销售正在下降,银行正在缩减新的贷款。房地产紧缩的影响导致了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的急剧放缓。

近年来,中国的房地产泡沫越来越大。房价的上涨速度一直快于实际经济增长速度,导致更多信贷流向房地产投机,进一步推高了房价。近年来,中国政府多次试图打破这种恶性循环,采取各种紧缩措施,但一旦经济增长受到威胁,就会放松紧缩措施。

现在,中国领导人似乎倾向于把他的口号付诸实践:“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不过,据知情人士说,在党内辩论中,无论高层还是普通党员,对他的房产税计划的反馈绝大多数都是负面的。

从今年春天起,财政部、住建部和税务总局开始征求对房产税提案的反馈意见,反对的声音就如潮水般涌来。许多官员认为,这样的征税可能会打压房价,导致消费支出大幅下降,并严重损害整体经济。

对房产税的反对是一个迹象,表明对中国领导人来说,对一个可能比任何其他行业都更能定义现代中国的行业征税,有与中国普通家庭造成隔阂和在党内播下异议的风险。

超过90%的中国城市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与房地产相关的行业占全国产出的近三分之一。与此同时,中国高达80%的家庭财富与房地产有关;房价下跌可能会让房主感到更穷,更不愿意花钱。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以及财政部、住建部和税务总局没有回应记者的提问。

一些退休的高层党员也表示,自己负担不起任何额外的税款,并请愿反对征收新税。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很多人拥有不止一处房产,包括党员。房产税提议正成为一个潜在的社会稳定问题。”

知情人士称,由于担心出现更广泛的问题,韩正也建议中国领导人目前不要把房产税征税范围扩大。

最初的提议是在大约30个城市试点,现在已经缩减到只有10个城市左右。官员们仍在争论如何为试点计划设定税率,以及是否设定折扣和豁免情况。知情人士说,一项旨在在全国范围内推进房产税的新法律可能要到2025年左右才会最终敲定,也就是当前五年发展计划的最后一年。

目前正在讨论的一个想法是,在包括上海和重庆在内的大城市逐步测试房产税。自2011年以来,上海和重庆都对二套房或高价房征按年征收房产税。其他讨论中的试点城市包括深圳和海南,二者按照中央要求正在打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先行示范区。

Photo by Robert Bye on Unsplash 

据知情人士透露,浙江省杭州市也有望加入房产税试点项目。这是马云商业帝国的大本营,目前也是共同富裕示范区。

中国领导人在10月16日发表在党的最高理论刊物《求是》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要积极稳妥地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做好试点工作。”这表明他已经接受了以有限的试点为核心、更为温和推进房产税的建议。

与此同时,大约三分之一的地方政府收入来自向房地产开发商出售土地。地方政府担心,房产税会导致对土地的需求下降,从而影响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地方政府去年的财政收入超过1万亿美元。

研究公司荣鼎咨询的数据显示,由于开发商融资能力严重受限,中国的土地交易和销售收入已经出现了创纪录地下降。例如,在广州,政府在9月底的一次拍卖中卖出了48块地块中的不到一半,只有5块土地的售价高于要价。

荣鼎咨询的分析显示,根据100个城市的交易数据,9月份前三周的土地销售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3%,这种下降加剧了全国许多地方的财务压力。

在其他领域,中国领导人将他所认为的过度资本主义从中国系统中挤出的措施,已经削减了增长。

最近几个月,由于受到政策收紧打击,中国服务业的销售、就业和其他活动都有所放缓,以大型科技公司为首。国有银行和基金与大型私营企业的关系面临着严密的审查,它们也在退缩。

荣鼎咨询中国市场研究主管洛根·赖特表示:“中国政府显然愿意冒经济成本上升的风险,这引发了有关政府将把房地产行业逼到什么程度的疑问。”

中国领导人在9月1日的讲话中,暗示了他的经济清理工作可能导致的紧张局势,一些官员将此解读为试图让党内官员为艰难时期做好准备。

他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说:“敢于斗争是我们党的鲜明品格。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面临的风险和考验一点也不会比过去少。”

在过去四十年里,中国社会已经从毛时代住在工作单位提供的住房里,进入了一个过山车式的住房市场。房产税的一个争议较小的替代方案是由国有企业提供保障房。

Photo by Stephen Tafra on Unsplash 

按照这一思路,中国将基本上回到“双轨制”,即政府保障房和商品房同时提供。据政府顾问称,这是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的中国住房改革的最初方向,但多年来,努力几乎只集中在商业化上。

现在,一些官员和顾问说,回归这样的体制可能有助于领导层让中国更加平等。原国家房改课题组组长孟晓苏上个月在一篇网上文章中写道:“现在需要的是重提“住房双轨制”,让国企、央企重新回归保障房”。

位于云南省政府旗下的一家融资公司,是迅速采取行动的公司之一。云南省政府在9月下旬宣布,云南建设投资集团将与国有银行合作,以“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扩大保障房的供应。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