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保守党要制订“史上最严”工人保护法,前线工人能相信福特吗?

文|April Wang

Anna是加拿大一名疫情期间在一线工作的华人移民工人。今年一月,丈夫在密西沙加的一个肉类加工厂感染了新冠病毒,回家后传染了Anna。

由于曾长期在灰尘四起的地毯工厂工作,Anna早已患上了慢性过敏、哮喘等呼吸道疾病,因而她比丈夫的新冠症状更严重。

除了身体衰弱和新冠带来的后遗症,Anna还担心生计。

去年一月,就在疫情侵袭加拿大前不久,临时工派遣公司新力达突然倒闭了。几百名领取最低工资的工人失去了几周的收入。当时正在一间烘焙品工厂做派遣工的Anna也是其中一员。现在,她和工友们正在努力讨回被拖欠的工资。

Anna说:“身为工薪阶层的移民,要生存,不应该遭受职业伤害”,而她已经被数十年低薪、超时和不稳定的一线工作伤害了。

本周一(10月18日),安大略省保守党政府称,要为招聘临时工的公司制定“史上最严”制度,以保护员工权益。

安省承诺“史上最严”工人保护措施,允许外卖员使用洗手间

和Anna有着类似遭遇的人还有很多,全加华人平权会多伦多分会(Chinese Canadian National Council Toronto Chapter,CCNCTO)在疫情期间采访了近300名工人,并形成《新冠病毒期间华裔前线工人处境报告》。

《报告》中说:“结构性的不平等使少数族裔的移民更可能在一线工作……他们当中有的人有公民身份,有的人没有,但都在种族、阶级和性别压迫之下被边缘化。”

平权会的调查发现,华裔前线工人面临超时、底薪、工作环境不安全、改变途径受限、身心健康不良等种种问题。因而,平权会在《报告》中提出提高最低时薪、确保带薪休假、要求更多资金、教育资源投入、人人有身份等诉求,以图改善前线工人的待遇。

安省劳工部长蒙特·麦克诺顿周一介绍,在规范雇佣临时工公司的新制度下,政府将对违反基本安全和就业标准的临时工公司实施新的处罚,迫使公司缴纳保证金,并将设立一个新的审查程序,所有招聘临时工的机构在政府颁发营业执照之前都必须经过这个程序。

如果这些公司违反相关标准,省政府将有权停止其运作。此外,政府还将建立一个专门的检查员队伍,以根除对工人的非法待遇,并追回未付的工资。

目前,安省有2000多家临时工派遣机构,每年安排数十万工人从事季节性和短期工作,涉及的行业包括旅游业、农业和文职工作。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至2019年的临时工雇佣热潮中,全加各地使用临时工的机构收入猛增了34%。

Photo by Jeriden Villegas on Unsplash

而一些临时工公司,包括一些招聘外国工人的公司,并没有遵守安省就业法中关于支付工人最低工资、加班费和假期工资的规定。

2020到2021年间,安省劳工部针对养老院、农场、食品加工厂和仓库等机构进行了检查,结果发现这些机构至少拖欠工人330万加元。

此外,麦克诺顿还表示,将出台新立法,允许卡车司机、快递员,以及像Uber Eats这样的送餐服务的外卖员,在取货或送货时,使用相关公司里的洗手间。

麦克诺顿说,这个建议是他在“劳动力恢复咨询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反复听到的,“为这些辛勤工作的人们提供使用洗手间的机会,是一个小小的改变,但会带来很大的变化,这样他们就能带着应得的尊严和尊重工作。”

Photo by Thái An on Unsplash

为了工人利益还是政治利益?

随着2022年安省选举将近,省长福特计划出台一系列与就业有关的措施,而此次的工人保护措施是其中的第一个。

福特周一时说:“我们始终在为一线辛勤工作的工人服务。”麦克诺顿也表示,那些通过扣留护照、支付低于最低工资来剥削临时外国工人的公司,“是现代奴隶制,这是不可接受的”,他要“真正为女性、移民、少数族裔、低收入者和那些受到不道德事情影响的工人站出来。”

然而,安省政府的这套说辞与其此前的一贯作风并不相符。

2018年,福特率领安省保守党上台,承诺通过消除“繁文缛节和令人窒息”的法规,使安省“对企业开放”。他上台后的第一个重大举措,就是全面收回前自由党政府凯瑟琳·韦恩时期的劳工保护措施。

韦恩,Uiaeli,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韦恩政府时期,安省规定所有工人至少有2天的带薪病假,并迫使雇主向兼职和临时员工支付与全职工人相同的工资,并使一些部门的雇员更容易加入工会。

但在商界的大力游说下,福特的保守党政府取消了这些保护措施。

加拿大零售委员会主席戴安·布里斯波伊斯给当时的劳工部长写信,称韦恩政府改革后《安省公平工作场所和更好工作法》(148号法案)中的许多变化“考虑不周,对企业和安大略省人的就业前景有害”,并且“法案规定过于笼统,在很短的时间内给企业带来了大量的额外费用。”

零售委员会副主席卡尔·利特勒则表示了雇主们的不满,因为许多工人把这两个带薪休假日当作浮动休息日。安省商会也希望废除这个法案。福特于是“从善如流”。

保守党废除工人保护措施的做法,为公司向临时工支付更低的报酬开了绿灯。这意味着,临时工实际赚到的钱比他们应赚的要少。而这对公司来说,也是一种激励,他们更希望以临时工的形式雇佣工人,而不是雇佣全职工人,发更多工资和福利。

对于安省政府这次出台的新立法,加拿大搜索、就业和人员配置服务协会(ACSESS)主席泰德·马克西莫斯基说,90%的临时工雇佣机构都符合“道德的”做法,“然而,我们确实有这样的例子,行业的参与者会做一些我们不支持的事情。因此,我们对政府的监管感到高兴。”

但西安大略大学教授苏珊娜·卡萨伊说,政府实际上是在“回避保护这一人群的更全面的责任。”

安省政府没有明确新立法将于何时提交,仅表示如果法律得以通过,将在2024年之前生效。

保护工人,首先不要歧视工人

几乎就在承诺新立法的同时,福特陷入了“歧视性”言论的危机。

福特,Bruce Reeve,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周一,福特为一家护理医院呼吁增加劳动力时,敦促人们来安省工作。他说:“我们现在非常需要来自世界各地的人。”

但他随后强调,他只希望“努力工作”的人来安省,“你们像其他新移民一样来到这里。你们要拼命工作,如果你们认为来这里是为了领取救济金和闲坐,那是不可能的。去别的地方吧。”

在专栏作家雪莉·帕拉德卡看来,福特这些话暴露了他内心白人至上主义的心态。白人至上主义者们通常把移民说成是抢他们工作或者骗福利的人。

但事实是,疫情期间担心生计而“拼命工作”的移民,在长期护理院和医院、杂货店、肉类包装厂等地方以最低工资从事危险的工作。

帕拉德卡说:“谁的目标会是‘领取救济金’和闲坐?如果你真的来自极其恶劣的环境,以至于这种微薄的社会援助都像是一种奢侈,那就接受援助,你值得休息一下。而如果这个社会系统,比如说就业市场,过于狭隘,不欣赏移民带来的成熟技能,那么移民也和本省所有其他人一样,当然有权利‘领取救济金’。”

但愿福特政府关于保护工人的承诺预示着真正的改变,但在他们摒弃歧视、采取更实际的行动之前,选民完全有理由保持怀疑。

参考资料:

https://www.ccnctoronto.ca/frontline-report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doug-ford-ontario-election-pc-party-workers-1.6214896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ontario-temp-foreign-workers-agencies-1.6213249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doug-ford-employment-standards-workplace-bill-148-repeal-1.4839317

https://www.thestar.com/politics/provincial/2021/10/20/ontario-law-will-guarantee-washroom-access-to-delivery-workers.html

https://www.thestar.com/opinion/star-columnists/2021/10/19/doug-fords-don-cherry-moment-on-immigrants-goes-beyond-mere-thoughtlessness-it-reveals-so-much-more.html?li_source=LI&li_medium=star_web_ymbii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