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仓百亿美元的比尔·黄还有其他神秘交易,这家银行也曾被他操控

2021-11-17 19:16:59

彭博社的Sridhar Natarajan和Katherine Burton报道了家族办公室Archegos公司的比尔·黄在公司倒闭前投资于一家得州银行的情况。他悄悄利用了一系列代理人大量购买这家银行的股票却没有披露他的投资,这是违规的。而他的投资最初使这家银行的股票大涨,但Archegos随后的倒闭也使银行的股票暴跌。

比尔·黄。来源:视频截图

即使对华尔街最特立独行的投资者来说,这也是一个几乎不可想象的举动,因为他们害怕落入监管部门的视线。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比尔·黄下注和输掉的数百亿美元中,这个Archegos资本管理公司背后的人利用衍生品秘密的在美国一家地区银行建立了超过20%的股份,而这正是在金融监督机构的眼皮底下。此举使得这支股票疯狂飙升,而当Archegos公司倒闭时,又出现了戏剧性的暴跌。

这些人说,更重要的是,Archegos公司和这家银行就一项重要的投资进行了私下交谈,但没有向其他股东透露,这些人要求不公开身份,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公开发言。随着股票的飙升,这家位于达拉斯的贷款机构的高管们从不知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创纪录的新资本。

得州资本银行(Texas Capital Bank)的事件提供了一个罕见的视角,说明当像比尔·黄这样爱冒险的投资巨鲸(资本雄厚的投资者)潜入一只股票时会发生什么,更不用说这是属于一家被高度监管银行的股票。

长期以来,当局不鼓励外部人士对收集存款的机构施加潜在影响,甚至阻挠巴菲特等人对他们最喜欢的一些银行提高持股。但他们的担忧也也包括了一个大股东可能迅速撤退的危险,这会使银行的股票陷入困境,并使交易方和客户感到不安。

Archegos公司与得克萨斯银行的合作程度,为这个已经在世界各地引发调查和审查的传奇故事又加了一笔。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内的监督机构表示,他们正在研究是否需要改写规则,以弥补任何漏洞并消除灰色地带,以确保像Archegos这样的投资者会披露大额持股。

前纽约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比尔·杜德利说:“这违背了法规和法律设立的初衷。如果人们到处规避这些法律和法规,那么就有问题了,必须对此做点什么。”

文件中显示,Archegos的纵容者,即那些帮助了黄赌掉他的财富的主要经纪机构(Prime brokers,负责大型交易,为大客户服务的经纪机构),在2020年底,拥有得州资本银行超过四分之一的流通股。其中包括瑞士信贷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前者的高管在发现他们公司独自拥有一家美国地区银行9%的股份后感到不安,后者则在股票大涨时帮助得州资本筹集了更多资金。

得州资本银行是否应该披露Archegos公司在推动股价上涨方面的作用,问题在于这家银行究竟知道多少,以及这是否是重大信息。在这一事件发生后的几个月里,没有监管机构公开指责这家贷款机构的错误行为。

去年下半年,购买浪潮使这支受打击的股票飙升93%,使它成为追踪63家贷款公司的标准普尔中型金融指数中表现最好的公司。今年,即自从Archegos爆仓以来,它却是表现最差的公司之一。

美联储前银行业政策律师杰里米·克莱斯说:“Archegos在商业公司拥有大量股份是一回事,但如果是存款机构,那么风险就要大得多。如果一个大型持股人出售股票,可能会引发挤兑。”

关于Archegos对得州资本银行的入股、公司之间的沟通以及对瑞士信贷的内部审议的描述,是基于对接近这些公司的五位人士的采访。

Archegos、得州资本、瑞士信贷和摩根士丹利的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监管机构没有对他们中的任何一家提出索赔,也没有出现针对得州资本的调查迹象。

“伤痕累累”的银行

得州资本银行诞生于1998年,由乔迪·格兰特(Jody Grant)创立,他刚刚结束了从通用汽车公司分拆出来的电子数据系统公司财务总监的高调职位。其成立该银行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区域性大鳄,能够为一个比加拿大、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等国更大的经济体提供资金。

到2000年代中期,格兰特在得州资本的支持下,帮助贝尔斯登公司的一名投资银行家布莱恩·琼斯成立了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琼斯后来加入Archegos并成为其研究主管时,仍拥有这家公司BankCap Partners。黄投资了BankCap的一个基金,这个基金仍在运作。

据了解情况的人说,琼斯鼓励黄注意一下得州资本,并帮他与公司的管理层牵线。多年来,由于在能源贷款方面的错误冒险、管理上的失误以及被这家银行称为“伤痕累累”的品牌,公司的股票一直被打压。随着疫情的到来,它的股票跌至十年来的最低点。黄决定是时候大干一场了。

得州资本银行的总部(左)。Photo by: Andreas Praefcke,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他的家族办公室已经研究出一种策略,能在不引起人们注意的情况下对股票进行大额投注。主要经纪机构通常会买入一家公司的股票,并通过掉期协议(Swap agreement,一种金融工具,交易双方约定在一定期限后交换各自持有的资本,能够掩盖投资者的真正身份。又称互换协议),让黄在价格变动中获得收益或损失。

在许多情况下,他的公司与主要经纪机构平行下注。在监管部门的披露中,这些中间人,而不是Archegos,被列为股票的所有者。

两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2020年末,随着Archegos建立的头寸达到20%的峰值,得州资本银行的股价飙升。除了掉期协议,Archegos还直接购买了一些股票。但由于这部分的持股还不到5%,Archegos认为它不需要披露。

在Archegos内部,一些工作人员表示担心,如果监管机构得知公司在银行的总头寸,是否会感到不安。这些人说,黄和他的团队对这些担忧一笑置之,他们向员工们保证,律师已经审查了使用掉期的策略,而且没有问题。这些协议使Archegos在不直接持有股票的情况下,获得持股带来的经济效益。

这些人说,Archegos公司告诉得州资本银行的管理层,它正在直接购买和通过掉期交易建立银行的头寸,但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具体规定了数额。得州资本的发言人拒绝评论该银行是否知道Archegos的全部持股,或是否曾试图找出答案。

被滥用的权利

得州资本银行的创始人格兰特说,“每个人都知道Archegos的持股”及其作为大股东的地位,他说他与两家公司的高管都谈过。但他说, Archegos仍然误导了他,让他以为其持股比例低于10%。

十多年前卸任的首席执行官的格兰特说,他与管理层的关系仍然密切,并持有银行的股票。他强调说,与黄的家族办公室的会谈是友好的,它表示支持银行目前的管理人员。“他们并没有试图利用影响力。”

杜德利说,掉期协议和友好的讨论不太会缓解监管机构的担忧。

这位前银行监管者说:“存在滥用的可能性,美联储不想裁定收购股权的人是否友好或不友好,或者是否会在未来变得不友好。”

虽然Archegos的投注让股价大涨,但得州资本银行并没有公开回应该家族办公室扮演的角色,以及为什么一大群主要经纪商突然出现在其最大持股人名单上。一些分析师和投资者试图解释这一神秘的举动,指出摩根大通公司的银行家罗布·霍姆斯在1月份被任命为得州资本的新主管,这是两年内第三个领导这家银行的人。

然后在2月份,这家达拉斯的贷款机构想要提高其资本,邀请摩根士丹利,也就是它股票最大的持有人之一,帮助筹集3亿美元,主要来自散户投资者。这次优先股筹资是这个地区性银行史上最大的一次。

就在这笔交易结束之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向那些希望在近期股票上涨后筹集资金的公司发布了新的指导意见,强调高管人员应该向投资者标明任何风险。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约书亚·米茨说:“一般来说,筹集资金的上市公司肯定有义务来披露风险因素。”他说,如果管理层知道是一个大投资者的购买狂潮暂时抬高了股价,但却没有披露,那么这可能意味着麻烦。


高管的担忧

在得州资本筹资后的几周内,公司的市值短暂地触及45亿美元。然后,Archegos公司就遇到了严重的问题。

其投资组合中的另一家公司ViacomCBS决定利用其高涨的股价出售更多的股票,还找了摩根士丹利来主导这项交易。二次发售的公告使该公司在第二天下跌了9%,这使Archegos的高杠杆投资组合受到影响,并引发大量的追加保证金通知(由于投资者的账户价值低于经纪商的要求,便会收到催缴保证金的通知)。

主要经纪商很快就开始竞相抛售投资组合中的股票,这些股票在高峰期价值超过了1000亿美元。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3月份Archegos公司倒闭的那个周末,瑞士信贷的一位高管审查了得州资本银行的头寸。他后来向同事们表示,这些持股的规模可能已经违反了美国的规定。然而,瑞士信贷的高管们也在某种程度上松了一口气。这位人士说,因为至少他们没有被邀请去帮助筹集资金。

在Archegos公司倒闭后的六个月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正在制定一系列措施,以迫使对冲基金、家族办公室和其他资金管理人披露有关其互换交易的更多信息,甚至有可能让公众获得有关此类投注的汇总数据。

来源:视频截图

在那段时间里,得州资本的股票也暴跌了三分之一以上。

但格兰特认为,对得州资本的押注是明智的。

他说:“如果Archegos没有爆仓,他们会在这上面赚一大笔钱。”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