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为什么唱衰现状是一种“时尚”?

2021-11-23 16:42:02

经济学人报道了法国人对于国家现状的想法,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法国人认为国家正在衰退,然而,经济以及疫情的数据显示法国比很多欧洲国家的状况要好。这个差异背后有许多原因,最主要的是因为法国的政治候选人都喜欢把国家的现状描绘的很灰暗,并且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作为一种选举策略。

Photo by Louis Pellissier on Unsplash 

今年秋天,收看任何一个法国黄金时段的脱口秀节目,都会听到关于这个国家的悲惨衰落的讨论。法国正在失去它的工厂和工作机会,收入和小企业被挤压,破坏着国内的环境和语言,它的边界被忽视,它的全球地位被耗尽。它的人民争吵不休,四分五裂,甚至濒临内战,正如今年早些时候退役军官们的一封公开信内所说的那样。在11月14日举行的中右翼共和党第二次总统初选辩论会上,五位候选人竞相记述了法国的灾难。照极右派的说法,就是“我们熟知的法国的死亡”。

这种焦虑是普遍存在的。在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中,75%的人认为法国正在“衰退”。在另一项调查中,当被要求总结他们的情绪时,法国人最喜欢的三个词是:不确定性、担忧和疲劳。

与其他国家一样,法国人有足够的理由感到忧虑。封锁令人疲惫。天然气和汽油价格的上涨,供应链的延误,新一波的疫情病例和限制:所有这些都是造成不确定性的真正原因。此外,法国将在4月举行总统选举,竞选活动已经产生了分歧。

阵容中可能不仅有一位,而且有两位来自极右翼的强大候选人。国民大会党(前身为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和前电视评论员埃里克·泽莫尔。47%的法国人告诉一项民意调查,他们将在第一轮投票中投票给来自一个或另一个政治极端的候选人,这点令人警醒。约60%的人说他们对总统埃马克龙没有信心。

然而,令法国目前的萎靡不振的核心却是一个悖论:法国的情况其实相当好,在某些方面比其邻国好。法国的新冠病例数虽然再次上升,但没有像德国那样快。7月,马克龙推出了疫情护照;现在,法国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数比德国或英国还多。

与欧洲大多数国家一样,法国经济在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大幅下降后正在开始反弹,预计今年将增长6%。第三季度的增长在前一季度的基础上又增加了3%,特别强劲,比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都要高。法国的GDP现在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见下图)。

数据来源:Haver Analytics。经济学人整理。

法国的失业率为7.6%,已经降到了疫情前的水平。这主要归功于政府的工资支持计划,尽管处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这些援助计划仍很慷慨。9月,参加援助计划的工人数量从2020年4月的840万人下降到52万人。保险公司安联的首席经济学家卢多维奇·苏布兰说:“我们看到法国的制造业等部门正在创造净就业,这情况已经很久未见了。”

企业报告说招聘困难,预计工资会上升。根据政府的“法国制造”战略,在法国北部制造电池和在西南部制造绝缘板的新工厂正在建设中。法国巴黎券商公会40指数(CAC40)创下了历史新高。

那么,法国人为什么会深信事情正在崩溃?没有一个简单的解释。在一个拥有四位反资本主义总统候选人的国家,一个原因可能是法国人对经济复苏带来财政收益的疑虑挥之不去。

在疫情期间,政府已经花费巨资来维持工作和企业,以避免裁员和破产,并保护收入。人民生活水平在2020年有所提高,并将在2021年再次提高。但这一政策现在也在帮助那些对这类企业有投资的人。

被拯救的工作岗位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而被奖励的股东则在某些方面被认为是不配受益的。马克龙仍在努力摆脱他“富人的总统”(président des riches)的标签。

这也可能是政府的结构让人失望。一个强大的中央国家,法国人把它的首字母大写(État,意为国家)以展示它的尊严,它由一个强大的总统领导,使人们对两者怀有过度期望。现实里,政府内的冲突和妥协也是一个特别令人不满的根源,全球化世界的复杂性也是如此。例如,法国在为汽车零部件行业获得微芯片或阻止移民潮方面遇到的困难,有时被视为不仅仅是全球供应链堵塞或国际移民压力的结果,而代表了一种被阉割感和受伤的民族自豪感。

另一个答案可能是,正如巴黎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家克劳迪娅·塞尼克所说的那样:“法国人与幸福有一种矛盾的关系”。本周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8%的人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意,但60%的人认为他们的国家正在走下坡路。作为理想主义者,法国人发现现实世界总是令人失望。他们从小就被教导要有批判精神,因此他们乐于提出反对意见。去年,当疫情危机首次蔓延时,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39%的法国人认为他们的政府对危机管理得很好,而德国有74%,英国有69%。悲观是一种时尚。

Photo by: The Kremlin, Moscow, CC BY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也许最重要的是,在任何一次法国总统选举之前,激起人们的愤慨,并且做出拯救的承诺也是一种成熟的政治艺术。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在1981年成功竞选总统时,曾以“平静的力量”作为竞选口号,暗示他将平息混乱。雅克·希拉克在1995年承诺要修补他声称威胁到法国统一的“社会裂痕”。马克龙在2017年以乐观的语气进行竞选,这是不寻常的。

随着新冠病例的增加,供应链的堵塞,以及高昂的冬季取暖费账单送达信箱,仍有很多事情可能出错。但即使不出问题,马克龙的各路反对者也会把法国的厄运说得很严重。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