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评论:普京并不想搞垮西方,他的主要目标是适应当下中美竞争的世界

2021-11-25 09:55:58

Kadri Liik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俄罗斯和西方始终保持着一种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仿佛冲突一触即发。然而,作者指出,俄罗斯和西方都陷在过去对彼此的刻板映像中,在敏感的问题上一再误会对方的初衷,导致双方的矛盾不断升级,作者呼吁双方保持理智,冷静看待双方关系,在这样的基础上,双方在一些共同利益上达成某种程度的合作完全是有可能的。

By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David Lienemann,via Wikimedia commons

如果你看一下俄罗斯最近几个月的行为,你会认为俄罗斯领导人在扰乱西方。

9月,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一家位于俄罗斯的私营军事公司)突然出现在马里,令法国大为震怒;10月,俄罗斯与北约断绝外交关系;本月,有报道称,俄罗斯在与乌克兰边境集结了近10万军队,导致美国警告说,入侵可能随时发生。

在此期间,俄罗斯盟友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在波兰边境策划了一场移民危机,而俄罗斯选择置身事外。

但实际情况更为复杂。诚然,俄罗斯仍然视西方为主要对手,但它的外交政策正在学习如何在一个不再由西方主导的世界中运作。乌克兰是个明显的例外,控制乌克兰似乎是普京非常个人化和发自内心的目标,除了乌克兰以外,俄罗斯政府正在一个它认为是分裂和复杂的世界中谨慎行事。

然而,西方将俄罗斯视为不能和解的敌人,只要出现混乱的局面,西方都会认为是俄罗斯制造的阴谋。莫斯科也经常犯类似的错误,认为西方就想搞垮它。这些过时的观点,因疫情造成的孤立而加剧,导致了潜在的危险性,最好的结果是导致误解,最坏的结果是导致对抗。而当出现升级的实际威胁时,比如在乌克兰,每一方都需要清楚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一点尤为重要。

在由西方主导的过去的世界中,情况有所不同,面对一个单一的对手,俄罗斯知道自己想要实现什么,以及如何设定自己的目标。中国的崛起、特朗普担任总统和英国脱欧,所有关于加入西方或对抗西方的想法都因为这些事实产生了变化。对俄罗斯来说,现在的世界真正实现了“多极化”,而且这并不令人愉快。

这个新世界是如此混乱,以至于莫斯科似乎认为几乎任何长期规划都是徒劳的。

Photo by Vladislav Klapin on Unsplash 

俄罗斯问题顶级专家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告诉我,如果说俄罗斯的前领导人原来只需要“对抗西方霸权”,现在的领导人却要面临“多极化”的问题。对普京来说,“他在处理一个非常复杂的世界,为了驾驭这个更加复杂的国际形势,俄罗斯试验了准军事化的入侵,作为中间人从中斡旋,依靠有限或临时的措施,并经常选择少做而不是多做,这解释了它在萨赫勒地区、中东和高加索地区的介入”。

可以肯定的是,俄罗斯行动的背后是有目标的,但这个目标不是直接针对西方的。相反,它是为了适应现在主要由中美竞争形成的世界。为了避免被夹在两者之间,俄罗斯希望在西非、中东和巴尔干地区建立区域影响力,以增加其在不确定的未来拥有的筹码(当然,西方仍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伤害)。

例如,俄罗斯对叙利亚的介入,一开始可能是为了防止阿萨德政权倒台,这确实与西方的立场相冲突。但如今,这关系到地区影响力以及随之带来的好处,其中包括作为全球权力掮客的地位,以及让沙特阿拉伯在决定石油生产配额时能够考虑俄罗斯的意见。西方国家过于专注俄罗斯作为狡猾对手的旧形象,而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意义。

而且,这种误读是双向的,俄罗斯也用旧时的动机去看待西方,最大的误解是对欧盟。令人震惊的是,大多数俄罗斯外交政策机构似乎都认为,欧盟试图主动利用活动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作为欧盟的代理人,破坏俄罗斯的政治制度。

这一指控无疑是错误的。欧洲唯一对此事做出的反应是,在去年8月为中毒的纳瓦尔尼提供了治疗,并在他返回俄罗斯被逮捕后表达了不满。

在纳瓦尔尼被捕后,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尔在2月初对莫斯科进行了访问,莫斯科的许多人认为他是又一个来教训俄罗斯如何处理内政的欧洲人。但事实上,博雷尔的访问是由欧洲思维中的一个相反趋势所驱动的,他们认为,欧洲集团必须努力接受俄罗斯的现状,并尽可能地寻求合作。即便如此,这种信息并没有被顺利地传递出去,俄罗斯对欧洲的印象还停留在过去。在俄罗斯,欧盟基本上被视为一个不可能有共同语言的敌对势力。

目前,美国对俄罗斯的观点没有那么扭曲。拜登成功地说服了俄罗斯,他明智地选择了自己的策略,避免试图改变俄罗斯,并将重点放在战略稳定等领域,在这些领域中,利益的重叠有助于实现一些共同目标。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普京在谈到6月日内瓦峰会后开始的会谈以及拜登本人时,都采取了友善的态度。

但美俄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没有被误解过。最危险的问题还是围绕着乌克兰展开。俄罗斯担心,美国可能会在乌克兰建立一个相当于军事基地的地方,或者鼓励乌克兰通过军事力量夺回俄罗斯占领的顿巴斯地区。

另一些人则希望拜登应该帮助俄罗斯实现其在乌克兰的目标,因为他需要俄罗斯来遏制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要么是向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让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未来决策中有发言权;更好的选择是,宣布北约的大门正式向乌克兰这样的国家关闭。这些同等离谱的希望和恐惧,无疑是俄罗斯目前在乌克兰边境调动部队背后的原因。

这样的误读是危险的,虽然远不及2014-16年时西方和俄罗斯的关系那么危险,但现在的局势依然紧张。虚假信息、网络战和选举干预加剧了彼此之间的怀疑氛围,俄罗斯对乌克兰有着强烈的情绪、掺杂着不切实际的期望和非理性的恐惧,我们应该为此感到担忧。

这使得正确理解对方的意图变得更加重要,如果双方都能以冷静的眼光看待对方,一些有限的合作和有效的信息传递是有可能的,我们不必一直活在相互的误解中。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