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水牛城的美国人,从来没有这么爱过加拿大人,为什么?

2021-11-25 11:02:35

纽约时报的Jeff Z. Klein报道了美加边境开放后的情况,尽管许多人希望开放能够使当地旅游业恢复正常,但现实是游客并没有大量回流,这部分是因为加拿大仍然要求提供72小时内的核酸测试(新规定尚未生效),当地企业和政治家都希望情况能在明年逐渐好转。

Photo by David Groves on Unsplash 

当美国陆地边境于11月8日对加拿大旅客重新开放时,水牛城(最大的边境城市之一)的企业欢欣鼓舞。经过20个月的时间,成千上万曾经开车过来购物、就餐和参加活动的加拿大人终于要回来了。水牛城新闻甚至发表了一篇社论,呼吁当地居民在看到安大略省的车牌时就按下汽车喇叭以表示感谢。

但在随后的日子里,令人失望的是,只有少数加拿大人出现了。和平桥(美加东部过境关口之一)管理局总经理罗恩·里耶纳斯说,虽然通过水牛城和平桥进入美国的客车流量比前一周几乎翻了一番,但仍比2019年的水平低2.5倍。

备受期待的边境重新开放(至少是一开始)只是另一个例子,说明在一个仍受疫情阻碍的世界里,旅游业正以蜗牛般的速度回归。

马丁私人住宅(由著名建筑家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设计)的执行董事玛丽·罗伯茨说:“在疫情前的时代,我们有15%的游客是加拿大人,”马丁私人住宅位于水牛城的帕克斯德社区,是一个修复项目,通常每年吸引4万名游客。

罗伯茨女士在谈到11月中旬的预订时说道:“本周只有一个加拿大客人预订,但他们取消了,下周有三个加拿大客人预订。”

加拿大人的缺席在水牛城很明显。在那里,安大略省的车牌曾经和曼哈顿的或新泽西的车牌一样常见。2019年,有1050万人乘坐客运车辆,通过水牛城的和平桥、尼亚加拉瀑布的彩虹桥和漩涡桥以及纽约州刘易斯顿的刘易斯顿-昆士顿桥进入美国。疫情的边境限制使这一数字在2020年降到仅为170万人。观看水牛城比尔(美式橄榄球队)比赛的加拿大人,曾经占到人群的15%到20%,如今也减少了。

水牛城旅游机构Visit Buffalo Niagara的总裁帕特里克·卡勒(Patrick Kaler)说,这种下降使水牛城地区的收入估计减少了10亿美元。

根据当地政府的一项研究,尼亚加拉河另一边的安大略省的旅行和旅游损失估计也是10亿美元,两边的官员都说他们对企业的快速恢复不抱希望。

卡勒说,他预计到水牛城地区旅行的加拿大人将在2022年达到2019年的水平,而与旅游有关的业务将在2023年恢复到正常水平。他说,但整体业务的复原可能需要到2024年。

贸易组织Invest Buffalo Niagara的主席汤姆·库查尔斯基说:“很明显,国际商务已被完全打乱。”

罗伯茨说:“这将是一个缓慢的恢复过程。曾经跨越边界非常简单,我们会跨境去吃饭。加拿大人会来这里购物,没有人特别考虑过这个问题。”

当陆地边界重新开放时,美国政府唯一的入境要求是疫苗接种证明。然而,加拿大政府要求回国的加拿大人必须完全接种疫苗,并有72小时内的核酸测试结果,才能回国。(进入加拿大的美国人也必须提供阴性的核酸结果)。

由于每次测试的费用高达150美元,许多人认为核酸的要求很繁琐。边境两边的商业和机构领导人指责它导致旅游复苏缓慢。

上周,加拿大官员宣布,从11月30日起,在美国停留时间少于72小时的加拿大人将被取消核酸的要求。然而,他们表示,对美国人来说,这一要求目前仍将保持。

在水牛城,官员们被这个消息所鼓舞。认为加拿大人肯定会开始大量涌入。但最近的事件表明,他们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涌入纽约州西部(水牛城所在的地区)。

Image by Ray Miller from Pixabay 

冰球爱好者们去哪儿了?

跨境旅游的一个风向标是,每当多伦多枫叶队(冰球队)在KeyBank中心(水牛城的体育场馆)与水牛城军刀队比赛时,成群结队的枫叶队球迷就会来到水牛城。通常情况下,他们至少占场馆19070个座位容量的一半。

11月13日,枫叶队自2020年2月以来第一次回到水牛城,他们的球迷再次占了一半的观众,但这次的总上座率不到8000人。

显然,来自边境两边的球迷都没有来,许多人将加拿大人相对较少的人数归因于必须先做核酸测试才能返回加拿大的麻烦和费用。

但是许多加拿大人说他们发现了一个便利的窍门:水牛城地区的连锁药店,包括沃尔格林,都提供快速结果的核酸测试,而且不收费。这使加拿大过关人数少的一个理由站不住脚了。

几位来访的枫叶队球迷提出了参加人数减少的另一个原因:纽约州西部与疫情有关的公共卫生规则不那么严格,在那里,既不需要疫苗接种证明,也不需要戴口罩。

来自安大略省金斯敦的游客约翰·普雷沃斯特在Anchor酒吧里说:“是的,百分之百是这样”,Anchor酒吧长期以来是来访的枫叶球迷赛前的聚集地。当被问及在没有出示疫苗接种证明或在接触人追踪表上填写姓名和电话号码的情况下进入餐厅是否感到奇怪时,他说他觉得足够安全,但“这与我们习惯的情况不同,在安省,没有口罩和两针疫苗,我们不能去任何地方。”

这种情绪与代表尼亚加拉瀑布和尼亚加拉河沿岸其他社区的安大略省议会议员韦恩·盖茨提出的担忧相吻合。他说,他的选民告诉他,他们对纽约州西部不断上升的感染率感到担忧。

盖茨说:“他们不去看军刀队的比赛或去美国玩的主要原因是核酸测试,”他本人也是军刀队的铁粉:“但他们也关注那里的感染率和疫苗接种率。”

据尼亚加拉地区代理卫生官员穆斯塔法·希尔吉医生说,截至11月22日,伊利县(水牛城所在的地区)的新冠确诊率比安大略省尼亚加拉地区高16倍。

大约85%的安大略省的12岁以上的人已经完全接种疫苗。在纽约州西部,这一比例约为70%。

参加枫叶队比赛的加拿大人也对他们所看到的水牛城和纽约西部对口罩的随意态度表示震惊,而那里的新冠感染率一直在急剧上升。

多伦多的布鲁克·费雷拉说:“看到这里每个人都不戴口罩走来走去,会让你大吃一惊。”

安德鲁·杰克逊说:“这是有点奇怪,”他和他的朋友特里斯坦·皮斯科都来自安大略省尼亚加拉瀑布市,在冰场附近的一家餐馆外,他说,“我们本能地戴着口罩走进去,我们发现没有其他人戴口罩,我们就想,‘哦,对了,他们不在乎。’”

来自安大略省佩斯利的乔·赖特和他的儿子泰恩说,在他们赛前去的酒馆里,只有他们戴着口罩。“所以在安大略省,我需要拿我的手机来证明我接种了疫苗,在进入室内的时候戴上口罩,当我起身走到洗手间的时候也要戴上口罩。这里没有这些。”

周一,伊利县终于对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实施了强制口罩规定。

安大略省也有同样的问题:跨境游客在哪里?

安大略省人在纽约西部的缓慢回归,也有着反向的同样问题。10月初,我开车从水牛城出发,在多伦多待了三天,在尼亚加拉半岛的酒乡里待了一天,没有看到一个美国车牌。(加拿大人也没有在国内旅行,我只看到一个省外的车牌,来自阿尔伯塔省。)

安大略省尼亚加拉瀑布市市长吉姆·迪奥达蒂本月早些时候谈到他的城市时说,“我那些做生意的朋友都说,没有美国人。” 2019年,该市接待了1400万游客,其中约350万是花钱随性的美国人。“旅游业正以蜗牛的速度悄然回归。”

在疫情前,滨湖尼亚加拉(Niagara-on-the-Lake,尼亚加拉瀑布边上的小镇)的萧伯纳戏剧节有40%的观众是美国人,最常见的是来自水牛城的游客,8月和9月的观众只有12%到15%是美国人。

Photo by Vinayak Sharma on Unsplash 

艺术节发言人阿什利·贝尔默说:“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的节日演出会吸引10%的美国人,但目前我们发现只有2%。”

在最近的尼亚加拉半岛之行中,我们在其他地方也注意到了美国游客的缓慢回归,从伊利堡的Matty Matheson's Meat and Three外卖烧烤店,到尼亚加拉瀑布的Flying Saucer小餐馆,再到滨湖尼亚加拉主打黄油馅饼(加拿大的著名甜点)的尼亚加拉家庭面包店。

尽管如此,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漫步的游客还是挤满了滨湖尼亚加拉风景如画的街道和商店,不过他们几乎都是加拿大人。为了吸引更多的美国人,一些酒店提供了夜间折扣价;例如,在古老的威尔士王子酒店,我最近在Kayak(旅游价格整合网站)上发现价格从221加元起,差不多就是180美元(比平时便宜约100美元)。

然而,有一个地方例外,那里全都是美国人,那就是Honeypot Smokeshop,自从2020年4月安大略省各地允许零售大麻产品以来,它是尼亚加拉瀑布地区最受欢迎的商店之一。

店铺主管唐·芬奇说:“我们的顾客大约有一半来自美国,从威斯康星州、田纳西州、德克萨斯州来,到处都有。我们必须提醒他们,携带它跨过边境进入美国是非法的,但只要他们留在这里,就没有问题。”

芬奇被问到,Honeypot是否有很多来自彩虹桥那边,也就是纽约州的客户。

他说:“当然,你会惊讶于有那么多人打电话来,要求我们把它送到他们在美国一侧的尼亚加拉瀑布。我们不得不告诉他们,不,我们不能这样做。”

“欢迎回来,朋友们”

边境关闭对纽约州西部和安大略省南部的创伤特别大,当地人往往认为这是一个跨国地区,有时被称为尼亚加拉边境。

个人间的联系很深,来自一个国家的家庭往往几代人都在另一个国家拥有别墅。在水牛城以南50英里的滑雪胜地,“欢迎来到埃利科特维尔”的牌子上面现在多了一条横幅,两侧插着加拿大国旗,写着:“欢迎回来,朋友们”。

在文化上,双方是交织在一起的。安大略省在多伦多的省议会大厦是由水牛城的建筑师设计的;水牛城比尔队的主要得分手来自安大略省的奥克维尔;而来自水牛城的里克·詹姆斯和来自多伦多的尼尔·杨(两人都是歌手)都曾经都属于一个名为“八哥鸟”(Mynah Birds)的乐队。

加拿大的迪奥达蒂市长说:“安大略省的尼亚加拉瀑布市和纽约的尼亚加拉瀑布市,我们是一个被边界分割的城市。这座桥离我的办公室只有两个街区。我会跑到对面去,那个有一个我常买沙拉的地方,我会买一些汽油,我会去Wegman's (美国东北部的连锁超市),就像穿过城市那样。”

迪奥达蒂市长补充说:“试想一下,你现在居住的城市,有一半的地方被切断了。”

许多美国人对加拿大方面表达了类似的感情。

罗伯茨说:“我总是说加拿大是更善良、更温和的国家,有时也是更明智的国家,”她和丈夫在安大略省的科尔伯恩港拥有一座小屋,已经有几十年了。“他们就像是最好版本的美国人。”

她补充说:“今年夏天和初秋,我们去一家餐馆,一进门就报上我们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我已经习惯了那里的商店和餐馆为保护人们所做的一切。我不是在诋毁美国公民,但在那里,他们确实把安全做到了一个更全面的程度。”

希尔吉最近敦促尼亚加拉地区的居民不要过河到纽约州西部旅行。他对安大略省的《圣凯瑟琳标准报》说:“美国那边的感染率太高了,当你过河后,你会接触到更多的病毒,而且你身边会有很多不戴口罩或不保持社交距离的人。”

Photo by: Neettttttt,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伊利郡的新强制口罩规定于周二生效。疫苗接种证明的规定还没有实施,但可能很快就会实施。鉴于所有这些与疫情有关的发展,取消核酸要求是否会带来实质性的变化仍是未知数。只要感染率在上升,特别是在美国这边,正常的旅行似乎还很遥远。唯一确定的是对恢复正常的渴望。

库查尔斯基说:“我们希望加拿大人想念我们。我们肯定想念他们。”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