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特朗普感恩节也不忘刷存在感,所以他2024年会卷土重来吗?

11月25日是美国的感恩节,前总统特朗普发表致辞,称“我们会再次变得伟大”,“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似乎预示着他将卷土重来。

大西洋月刊的Peter Nicholas采访了多位特朗普过去的盟友和竞选顾问,询问他们对于特朗普参加2024总统竞选的看法,大部分人都认为,特朗普不愿意失去在共和党内的影响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不断地放出自己将参加竞选的信号。但事实上,特朗普并不是愿意承受两次失败风险的人,当民调的支持率证明他大势已去,参加竞选也无利可图的时候,他很有可能会选择放弃竞选。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如果特朗普试图再次竞选总统,他的一位前竞选顾问制定了一个计划来劝阻他,这位前顾问猜,特朗普可能不知道阿德莱·史蒂文森(Adlai Stevenson)是谁,也不知道他在20世纪50年代连续两次输掉总统选举。

这位前顾问认为他或别人可能需要向特朗普解释一下这个人的不幸命运。他们会提醒特朗普,如果他在2024年被击败,他将跟史蒂文森一样,跻身历史上的连续失败者行列。

这位前顾问说:“我认为这将引起特朗普的共鸣,因为他讨厌失败者。”这位前顾问和其他人一样,要求在匿名的条件下发言,以便更自由地交谈。

特朗普可能不会听从他的前竞选密友的意见。但是,第一次努力让特朗普当选的人现在正在寻找阻止特朗普卷土重来的办法,这一事实表明,这位前总统对共和党的掌控可能正在下滑。

最近几周的其他一些事态发展表明,特朗普处在了共和党内的次要地位,格伦·杨金最近在弗吉尼亚州州长竞选中的胜利,证明一名共和党候选人可以在不与特朗普挂钩的情况下在一个战场州获得胜利。

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现在正在四处宣传一本反驳特朗普声称自己赢得了2020年大选的新书,他表示,无论特朗普是否参加竞选,他都可能竞选2024年的共和党党内总统提名。

上个月,新罕布什尔大学的一项民意调查为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带来了令人鼓舞的消息,传统上,新罕布什尔州是总统选举季第一场初选的举办地。尽管特朗普可能仍然是一些共和党选民的首选,但德桑蒂斯的支持率已攀升至62%,比特朗普高8个百分点。

与过去那些在失败后自愿让出舞台的总统不同,特朗普自今年年初离任以来,仍然努力提高自己的存在感,他表现得就像是一个等待中的候选人。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特朗普盟友林赛·格雷厄姆参议员告诉我:“如果他不参选,我会感到震惊,说实话,我认为特朗普是我们的最佳人选,虽然每个人都知道他的缺点,但他的成功与我们现在经历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场疫情、两次弹劾和一次经济崩溃听起来不像是胜利,但这是题外话。)

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许多共和党政客觊觎特朗普的支持,他正在筹集数千万美元,以便分给维护他利益的国会候选人。随着调查人员不断挖掘他在试图推翻2020年选举结果中扮演的角色,他时不时地出现在新闻中。

本周,当家人聚在一起过感恩节时,可以肯定的是,记挂特朗普的人将比记挂现任总统拜登的人多得多。前总统顾问凯莉安·康威告诉我:“这将是连续第六个感恩节,特朗普的话题将出现在菜单上,人们仍然为他着迷。”

特朗普希望保持这种状态。他在共和党内的地位帮助他获得了他所渴望的无限关注,而且他不会轻易让出这种主导地位。当克里斯蒂暗示现在是接受拜登赢得2020年大选的时候时,特朗普对他的无礼行为进行了回击。

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说,克里斯蒂应该因这种异端邪说而遭到“彻底的失败”。私下里,这位前总统对他在2024年党内提名中最强大的潜在对手——德桑提斯,一直不屑一顾。

Photo by Jon Tyson on Unsplash 

一位接近前总统的人告诉我,每当德桑蒂斯的名字出现在谈话中时,特朗普总是提醒身边的每个人,他在佛罗里达州2018年共和党州长初选中对德桑蒂斯的支持,使他战胜了当时的热门人选、该州农业部长亚当·普特南。

这位人士说,特朗普“提醒大家,他成就了德桑提斯,毫无疑问,德桑蒂斯对他一直被提醒感到不满。”

特朗普想要保住自己在党内的地位,最有力的手段是维持他将在三年内重新参加竞选的说法。他是否会发起连任竞选可能是无关紧要的,退出就相当于邀请一众共和党候选人参加2024年的总统提名竞选,以填补他腾出的空缺,特朗普不打算让自己的存在感直线下降。

前特朗普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告诉我:“想象一下,如果他说‘经过慎重考虑,我不会成为2024年的候选人’会发生什么,你可以听到聚光灯开关关闭的声音,他将不断地谈论再次竞选总统,直到他不能谈论为止。”

博尔顿相信,最终,特朗普不会参选,因为他不想冒再次失败的风险。在这一点上,各种迹象似乎不尽相同。

特朗普一直忸怩作态,他在本月早些时候接受福克斯新闻的采访时说,他“可能”会等到中期选举之后再宣布是否参选,不过他补充说:“坦率地说,我认为很多人都会对这个决定感到非常高兴。”他的体重有所下降,也许这表明他在为下一次的竞选做准备,也可能只是像他周围的一些人告诉我的那样,是压力减少后的自然结果。

今年早些时候,一群特朗普政府的盟友成立了一个名为“美国有限政策研究所”的非营利组织。另一位前竞选顾问告诉我,如果特朗普再次竞选并获胜,这个组织里的人等于在下届政府里先占好了位子(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我,特朗普的女婿、前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没有参与策划特朗普的回归计划。库什纳正在写一本书,将于明年出版)。

对特朗普影响力更直接的考验将在中期选举中出现。他如此执着于惩罚共和党内部的敌人,以至于他最终可能会支持没有胜算的挑战者。以阿拉斯加州参议员莉萨·穆尔科斯基为例,她是参议院中唯一一位在今年的弹劾审判中投票认定特朗普有罪并且将在明年11月参与投票的共和党人,特朗普选择支持她的一个对手凯莉·奇巴卡。

但是,在参议院任职近20年的穆尔科斯基是一个顽强的竞选者。2010年,她通过主动提名(即穆尔科斯基的名字并没有在候选人名单上,而是由选举人主动填写)战胜了一个保守的茶党对手,是半个世纪以来第一位完成这一壮举的参议员。奇巴卡很难推翻韧性十足的穆尔科斯基,如果奇巴卡失败了,特朗普就无法像他自己想象的那样成为拥立获胜者的人。

怀俄明州的情况也大致如此。特朗普把目标对准了众议员利兹·切尼,她在1月份投票弹劾特朗普,现在是调查国会大厦叛乱的众议院委员会成员。在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Bedminster)的高尔夫俱乐部会见了其他可能的竞争对手后,特朗普支持了切尼的初选挑战者之一哈里特·哈格曼。

民意调查显示,切尼将面临一场艰难的竞争。然而,另一位前竞选顾问说,如果切尼和穆尔科斯基都获胜了,特朗普会“因为支持错误的人而看上去像个该死的傻瓜”。

Photo by Jose Moreno on Unsplash 

特朗普与共和党选民的关系是感性的,而不是理性的。如果是理性的,他的选民可能会认识到,共和党在他的领导下处境艰难,如果他仍然是共和党公认的领袖,这个党派将面临着进一步的损失。

毕竟,当他以私人身份回到海湖庄园时,众议院、参议院和白宫都在民主党的控制之下,而且现在仍然如此。即使格雷厄姆也承认,如果特朗普开展的大选活动纠缠于他在2020年的失败,那么他可能会搞砸下一次选举。他说:“如果竞选变成一场申诉运动,我们就有麻烦了。”

也许阿德莱·史蒂文森会是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如果特朗普看到他的民调数字在未来几年下滑,如果他参与中期选举产生了适得其反的结果,他可能会像他的一些盟友所预测的那样推出舞台。前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告诉我:“我认为他不想冒两次失败的风险,一次,你可以对结果进行争辩,两次,它就变成了否定。”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