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特朗普想用关税压制中国,到头来仍由美国消费者买单

2021-11-25 12:11:07

纽约时报的评论员Binyamin Appelbaum发表评论,重点分析了美国生产卡车底盘的产业。他指出上涨的关税造成了美国底盘的短缺,连带也影响了供应链的顺畅。尽管美国的底盘厂商支持这类关税,但他们的生产能力和价格却无法与进口产品竞争,因此造成了运输成本的上涨,作者认为取消关税,在创新上加倍投资,才是确保美国竞争力的方法。

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使位于威斯康星州埃文斯维尔的斯托顿拖车公司的员工停车场重新爆满。公司生产卡车底盘,即在全国范围内运送货物集装箱的有轮钢架。来自中国的底盘现在贵得令人望而却步,斯托顿正在雇用数百名工人自己生产,而我们其他人正在为这些额外的工作买单。

卡车底盘。Photo by: Thomas Berger at de.wikipedia,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进口热潮中,关税进一步导致了底盘短缺,这是美国港口陷入僵局的原因之一。关税还推动了价格上涨。美国开始大量生产底盘,但它们的价格比关税前的中国底盘高,这提高了所有通过底盘运输的东西的价格。

在2018年对底盘和一系列其他商品征收关税时,特朗普坚持认为中国通过补贴出口行业进行欺骗。他承诺,关税将庇护美国制造商免受不公平竞争。拜登维持了这些关税,联邦政府今年征收关税的步伐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快。

支持制造业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底盘制造商已经要求联邦采取各种行动,包括进行移民改革以扩大劳动力,对工人进行技术培训,以及为投资自动化提供税收优惠等。

然而,政府并没有进行长期投资来提高公司的竞争力,反而决定限制竞争,这种懒惰的做法既昂贵又适得其反。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征税,给人一种惩罚中国的感觉,但实际上关税的成本却是由美国人自己支付的。

包括美国底盘制造商在内的支持者认为,价格的小幅上涨对于保护就业是值得的。事实上,他们认为,消费者几乎不会注意到涨价。现在对底盘数据进行统计还为时过早,但过去类似政策的例子显示了这类逻辑的错误之处。例如,2009年,奥巴马政府对中国轮胎征收关税以保护国内制造商。一项分析发现,关税保留了多达1200个轮胎制造工作,而这么做的成本约为25美元一个轮胎。

如果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交易,考虑到一年内总成本加起来超过10亿美元,这钱要从美国消费者的口袋里掏出来,或者说每个工作岗位几乎要花100万美元,却只能挽救平均工资约4万美元的工作。对于政府来说,向工人支付不制造轮胎的费用反而划算得多。

根据芝加哥大学和美联储的经济学家的研究,特朗普政府2018年对外国洗衣机征收的关税同样创造了1800个就业机会,每个就业机会的成本约为81.7万美元。

此外,在收获一些工作岗位的同时,其他的工作岗位也在流失。美联储的一项分析发现,特朗普的关税甚至没有增加这计划打算支持的制造业部门的就业,因为减少竞争获得的好处被一些部件更高的成本,以及报复性关税所抵消。

斯托顿公司在1993年开设了埃文斯维尔工厂,建造多式联运集装箱和底盘,这是全球贸易的基本基础设施。它一直繁荣到21世纪初,当时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公司(中集集团)开始向美国提供底盘,价格低于斯托顿为原材料支付的价格。2006年,这家威斯康星州的公司基本上暂停了底盘生产。近年来,这家中国公司生产了80%以上的在美国销售的新底盘。

Photo by:  wanghongliu,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当特朗普决定在2018年对众多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时,底盘并没有出现在名单上。它是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家通过专注于小众市场而生存下来的制造商猎豹底盘厂(Cheetah Chassis)发起游说活动,将中国底盘描绘成特朗普试图惩罚的不公平贸易做法的典型例子之后才被添加的。

猎豹的董事长弗兰克·卡茨驳斥了卡车公司关于关税将导致价格上涨的抱怨。他说:“他们的抱怨导致的后果是,他们将继续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底盘。”

猎豹公司还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它雇佣了一家游说公司向贸易官员争辩说,“美国境内的商业自由流动正面临着风险。”当然,许多其他商品也是如此,一个试图自己制造一切的国家最终不会更安全。它将会更穷,更弱,更孤立。

由于对25%的关税不满意,国内底盘制造商希望针对中国对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中集集团)的不公平补贴进行裁决,而这将引发更大的关税。他们认为,中集集团应该面临额外的惩罚,因为它在2018年特朗普关税生效之前就赶制了额外的底盘运向美国。

斯托顿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鲍勃·瓦林曾试图在2015年说服监管机构对来自中国的货物集装箱征收关税,他失败了。这一次则不同。今年5月,政府颁布了对底盘的额外关税,将总进口税提高到惊人的246%。几年前售价为1万美元的中集集团底盘,现在几乎要3.5万美元。

一个可预见的影响是,自2017年以来,从墨西哥进口的底盘增加了两倍多。另一个是,港口和卡车运输公司找不到足够的底盘。美国企业预计今年将生产约1.5万个底盘,只够满足不到一半的年度需求。南卡罗来纳州港口管理局今年早些时候宣布计划购买1.3万个底盘,现在说它预计要到2023年才会交货。

但猎豹和斯托顿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瓦林说,他的公司预计到1月份每周将生产200个底盘,并计划在美国南部开设一个新工厂,有助于将产量提高到每周500个底盘。他希望总共增加约500名工人,工资每小时18美元起。

然而,这一胜利是脆弱的。对中国底盘征收的惩罚性关税的计划将持续五年,目的是让美国公司在市场上先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在太阳能等新兴行业,这点可能更有意义。但是,如果成熟行业的公司今天仍然无法竞争,他们明天又如何能够竞争?

Photo by Bernd Dittrich on Unsplash 

一些国内产业,如钢铁制造,已经得到了多轮并不成功的政府保护。其他一些行业,如皮卡制造商和糖业种植者,已经被联邦工业保护计划维护了几十年。也许有临时关税保护引发行业复兴的例子,但我并没能找到。

拜登应该与特朗普的破坏性关税彻底决裂。正确的秘诀很简单,尽管并不容易:支持创新,保持一个公司能够蓬勃发展的环境,确保工人获得利益,并停止过分担心中国。

想做出完美的圣诞大餐?不粘平底锅必不可少,选哪款学问也很大

 

能做汤、能打果汁,还能调出柔滑奶昔质感的搅拌机究竟是哪款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