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滴滴”将成全球最大SPAC上市,中美科技公司不再独领风骚

在东南亚网约车巨头Grab将于12月2日在纳斯达克上市之际,经济学人介绍了东南亚正在迅速崛起的科技企业。以当地的三大巨头Grad,GoTo和Sea为例,这三家公司的总市值已逼近2500亿美元,并且增长势头飞快。除此之外,东南亚还有许多的独角兽企业尚未上市。这说明了美国和中国之外的地区的科技行业中潜力非常巨大。

雅加达。Photo by Muhammad Rizki on Unsplash 

亚洲的技术行业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除中国外,东南亚的一批科技公司正在蓬勃发展。如果将总部位于新加坡和雅加达的三家上市或即将上市的消费者应用程序巨头的市值加起来,数字接近2500亿美元。再加上整个领域的新独角兽,即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私营初创企业的700亿美元左右的总价值,东南亚肯定会实现长期以来的希望,即让一个大型新兴市场的消费技术部门在中国之外崛起。

12月2日,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网约车巨头Grab将通过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的方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这项创纪录的SPAC交易预计将使Grab的市值达到400亿美元。另一个巨头GoTo集团,由印度尼西亚的Gojek(一家叫车公司)和Tokopedia(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合并而成,将在2022年上半年跟着上市。

三大巨头中最大的Sea,是此区域中的电子商务先驱Shopee的母公司,是最早上市的(2017年)。自2019年底以来,该公司的市值已上升了8倍,达到1600亿美元,成为东南亚最大的上市公司。

这三家公司分别是来自叫车和食品配送、金融服务和移动游戏的一些业务组合。每家公司的实际组合都不一样,但每家公司对核心业务都有相同的想法,那就是为了将数以亿计的消费者聚集到一个服务网络中。

这些服务的利润可能不高,但交易量却是巨大的。这种模式通常被称为超级应用,或应用集群战略。在它们的国内市场,这些公司已经是庞然大物。GoTo拥有超过200万名司机,去年的交易总额达到220亿美元,相当于印尼GDP的2%。

在过去的十年里,东南亚消费科技的前景一直被不停地夸大和贬低。乐观主义者目前正占上风,他们指出这个拥有6.5亿人口的市场将实现快速经济增长。摩根士丹利银行的股票分析师Mark Goodridge指出,2019年,在线零售仅占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简称东盟)国家零售额的6%,而美国约为15%,中国约为30%。

东盟总部。Photo by:  Gunawan Kartapranata,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但怀疑者指出这个地区的分散性。东南亚的市场不是一个完整的经济集团。即使在最大的市场,如印度尼西亚,也有多种语言,更不用说收入水平和基础设施能力间的巨大差异。这无疑是造成巨大亏损的原因之一。

没有一家大公司是能可靠地盈利的。今年第三季度,Sea的亏损扩大到5.7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三分之一。另两家最大的公司,Grab和Sea,自2018年初以来,净亏损总额达到170亿美元。

巨额亏损并没有惊动投资者。他们要求进行整合,使市场变得更加有序和可投资,而且,总体来说,他们已经实现了愿望。今年,东南亚科技界的并购活动呈爆炸式增长。到11月底,交易量已经达到610亿美元,相当于过去十年的所有活动。这些交易帮助创造了被消费者热烈拥护的超级应用战略。

“客户想要的是更深入、更快速的数字解决方案,而不是以零散的方式进行。他们不想要六个钱包,也不想要五个电子商务和三个食品配送公司,”GoTo集团总裁帕特里克·曹解释说。

当然,GoTo、Grab和Sea的胜利是以美国和中国对手在该市场的失败为代价的。阿里巴巴仍然通过电子商务公司Lazada在当地占有一席之地,但是,这家两年前还处于领先地位的公司,已经滑落到了第二梯队。

根据电子商务数据汇总机构IPrice的数据,2020年,Lazada的访问量约为1.37亿次,略低于区域领导者Sea的Shopee的一半(尽管它的损失要小得多)。自从优步在2018年打了退堂鼓之后(它的业务被Grab收购),没有一家美国公司在当地电子商务或叫车领域能建立起重要的影响力。

图源:Grab官网

在当地公司看来,这充分证明了专注于本地化的做法已经取得了成果。在他们看来,缺乏富裕的、同质化的本土市场,迫使他们为特定的地方定制产品和服务。对于他们中最有雄心壮志的高管来说,这也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都适用的竞争优势。他们后来的想法是,为不同的欧洲市场和美国市场设计略微不同的应用程序版本。

理论上,合并和规模应该带来利润。这些公司可以将服务捆绑在一起,让不同的业务线可以相互补充。Grab公司总裁马明(音)指出,今年第二季度,印度尼西亚、越南和泰国66%的两轮车司机会同时从事送货和运输工作,高于2020年同期的58%。这降低了成本。

利润何时会到来?令人欣喜的是,Grab的抽成比率,即收入占乘车或送货总价值的比例,已经从2018年乘车服务的9.5%的和送货服务的5.6%,分别上升到今年第三季度的21.7%和17.1%。公司首选的盈利能力衡量标准:即相对于总预订量而言,税息折旧摊销前利润相对没有那么好看,但至少它乘车业务能带来的12%的利润率比优步的5.5%高两倍多。

Grab公司认为,缺乏盈利能力是与快速扩张相关联的选择,这种说法并非完全没有说服力。

Photo by: Chainwit,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然而,这三家公司想要在金融领域大展拳脚的野心,意味着要长期偏离盈利的道路。但他们的目标是可以理解的。联博集团的分析师维努戈帕尔·加雷说:“金融服务是每个超级应用都需要拥有的东西。你有供应链,你有客户群,你自然想减少你自己对别人金融服务的依赖。”但正如信用评级机构穆迪今年年初指出的那样,Grab的金融服务野心肯定会拖累它的盈利能力。

东南亚的科技热潮绝非仅限于大公司。根据瑞士信贷银行的研究,东盟国家有35家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私营公司。其中,19家公司在今年达到了独角兽地位。

的确,美国和中国已经有数百家估值数十亿美元的科技公司。但专注于这个行业的私募股权公司Asia Partners的尼克·纳什指出,东南亚市场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发展。在数字开始激增之前,中美分别在2013年和2014年才有了10家这样的独角兽公司。

与人们对初创企业耗费大量现金的刻板印象不同,一些东南亚公司在筹资方面一直非常克制。纳什以SCI电子商务公司为例,这家公司专门从事跨境零售,帮助国际品牌进入东南亚和东亚。它已成为这个地区发展最快的公司之一,融资额不到7000万美元,收入却已在2020年飙升到1亿美元以上。与许多公司不同,它已经有了正的现金流。

虽然在东南亚出现的科技公司只来自几个领域,包括乘车服务、消费电子商务、食品配送和网络游戏,但这个组合正在逐月扩大。诸如新加坡的Doctor Anywhere(提供医生视频咨询)和马来西亚的Carsome(在线的二手车销售市场)等不同的公司正在崭露头角。

目前,正如美国和中国的几家公司多年来领导着消费互联网一样,人们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东南亚的三家领先公司:Sea、GoTo和Grab上。排名第一的是Sea,它最近在本土以外地区的扩张使其与众不同。Sea的高利润游戏部门Garena开发了“Free Fire”,这是一款非常流行的手机游戏,它使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其他两家公司所缺乏的影响力。

它在电子商务方面的海外行动也不是小打小闹。根据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研究公司Apptopia的数据,Shopee现在是拉丁美洲最受欢迎的电子商务应用程序,它在2019年底才刚刚开始起步。公司分别于9月和10月在波兰和西班牙推出,并在印度也悄然推出。

Photo by: Karl Walter Schneider,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东南亚的科技冠军们遵循的模式在其他地方也在蓬勃发展。除了阿根廷的Mercado Libre(意为自由市场)之外,韩国还有Kakao(腾讯投资的一款聊天软件)和Coupang(电商网站),它们的市值都在500亿美元左右。这类公司在投资者中很受欢迎,而且可能会变得更加受欢迎。

以摩根大通太平洋科技基金为例,它管理着15亿美元的资产。截至9月底,这个基金的前四大持股中没有中国公司。而它最大的单笔投资是Sea,占7%,这家公司现在正成为亚洲科技界巨大变革的缩影。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