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化浪潮已过半,动力电池金属行业争夺战才刚拉开帷幕

12月2日,华尔街日报发文称,全球经济向可持续发展转型,将需要更多的自然资源。这听起来很讽刺,资源的开采离不开采矿业,而采矿业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Photo by Blomst on Pixabay

电动汽车浪潮的兴起让采矿行业的问题更加醒目。虽然特斯拉、保时捷纯电动跑车Taycan没有排气管,而且在同一使用寿命内,通常比传统燃油车的碳排放要少得多,但其大型锂离子电池需要比内燃机更多的金属。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预计,与去年相比,到2030年,电动汽车和储能行业每年对金属锂的需求将增加20倍以上。

锂离子电池还含有钴、镍、铜和铝。而且这不仅仅与电池有关。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电动车充电站以及充电网络基础设施都需要大量的金属。有人称这是一个新的“超级周期”,雅宝(Albemarle)等锂矿商的股价将呈天文数字般地增长。

但对于整个采矿业来说,与之前由中国大规模基建投资主导的超级周期相比,由脱碳驱动的金属市场繁荣将面临更多挑战。

从理论上来说,能源转型将导致石油和煤炭的需求下降,并推动多元化的资源供应商调整其资产组合。全球市值最高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在8月份的一次大型业务重组之后,正在减少对石油和煤炭业务利润的依赖。本周,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Glencore),也是该行业中最后一个没有承诺放弃动力煤业务的巨头,遭到一名激进投资者的抨击,该投资者希望嘉能可将注意力完全放在金属钴等成长型业务上。

Photo by Dominik Vanyi on Unsplash

必和必拓和另一家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仍然通过销售铁矿石赚取大部分利润。由于与钢铁行业的密切联系,铁矿石业务的碳排放很高。然而,两家公司都在尽力增加对所谓的“面向未来”的大宗商品的投资。力拓在7月份承诺将向塞尔维亚的一个大型锂矿项目投资24亿美元。必和必拓则计划收购潜力巨大的加拿大镍矿商Noront Resources。

其它矿业巨头也盯上了这个目标。必和必拓在7月份对多伦多上市公司Noront的报价,引发了与Noront大股东的收购争夺战,其背后是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安德鲁·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福雷斯特一手创立了全球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Fortescue Metals Group,打破了必和必拓和力拓在澳大利亚传统的双头垄断局面。双方目前正在谈判中。

采矿行业的争夺战很可能刚刚打响。加拿大就是其中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目的地。除了丰富的矿石资源外,加拿大还靠近美国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拥有有利的地缘政治条件和良好的环境、社会与企业治理(ESG)资质。这些较之以往更加重要,如今的电池金属供应商面临着来自ESG和地缘政治的巨大压力。除了行业自身的环境问题外,更不用说美国政府一直希望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钴矿因为童工伤亡问题而备受关注,而南美国家的许多锂矿项目则需要耗费大量当地稀缺的水资源,而且这些国家并不重视保护私营采矿业主的利益。印度尼西亚主要依赖煤炭发电,有望在生产电池级镍化学品方面占据主导地位。中国或由中国投资的公司都已经出现在这三个地区,而且基本占据着主导地位。

Photo by Martin Gillet on Flickr

随着电动汽车产量的增加,这些问题将变得更棘手、更明显。已经上市的矿业公司可能向西方汽车制造商和能源公司提供规避ESG审查的替代方案,但实现这一方案需要增加投入。力拓最近提高了对资本支出的长期预测,重点关注过渡金属行业,并宣布了更加雄心勃勃的脱碳化目标。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利亚姆·菲茨帕特里克预计,在维持多年的谨慎和高资本回报率之后,整个采矿行业的支出将增加。

这场游戏中的万能牌是电池技术创新,有可能会打乱目前对市场需求的预测。拜登政府在6月份发布了一份“国家锂电池蓝图”,呼吁将钴和镍从供应链中剔除。钴的现货价格今年几乎翻了一番,镍的交易价格徘徊在十年来的最高水平附近,这也引发了市场对寻求替代品的呼声。日产汽车周一表示,将在2028年之前推出不含钴的动力电池,而特斯拉则一直在推动Model 3完全改用磷酸铁锂电池,其中不包含上述提到的任何一种存在问题的金属。

(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8人民币)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