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亚马逊的语音助手同名是什么体验?这些人觉得非常不好

华盛顿邮报的Alexa Juliana Ard报道了一群名叫Alexa的女性,在亚马逊推出智能助手并且将唤醒词设定为Alexa以后遇到的困扰。有一些人受到了骚扰,另一些人不得不改名,也有人建议亚马逊改变智能助手的名字。专家认为,这种问题也会对儿童的成长和自信造成影响。

Photo by Lazar Gugleta on Unsplash 

当埃里姆·科拉多生下她的第一个孩子时,她想用一个名字来纪念她的男友小亚历克西斯·莫拉莱斯,他在1993年他们的女儿出生前几个月死于枪伤。

因此,科拉多选择了亚历克莎·杰德·莫拉莱斯(Alexa Jade Morales),希望给她的女儿留下一个她永远不会知道的父亲的形象。

亚历克莎·莫拉莱斯自豪地用上了她的名字。但当亚马逊于2014年11月推出它的语音服务,也叫Alexa后,人们开始以不同的方式与莫拉莱斯说话。她说,他们拿她的名字开玩笑,给她下命令或用机器人的语气问她问题。

28岁的莫拉莱斯说,“当我现在听到我的名字时,我无法有好的想法,就很紧张。”她是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市的一名药剂师和学生。

在美国有近13万人拥有Alexa这个名字。1985年,当歌手比利·乔尔和模特克里斯蒂·布林克利将他们的女儿命名为亚历克莎后,这个名字得到了普及。根据本报对社会安全局数据的分析,2015年,美国有超过6000名女婴名叫Alexa。

数据来源:社会安全局。华盛顿邮报整理。

在亚马逊选择Alexa作为它语音服务的唤醒词后,这个名字的受欢迎程度直线下降。2020年,只有约1300名婴儿被赋予这个名字。(披露: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拥有本报。)当我向莫拉莱斯的母亲拥有的三台Alexa设备中的一台询问下降的原因时,它回答说 “可能是由于它与亚马逊Echo设备的联系。”

我采访了超过25名名叫Alexa的妇女和女孩以及Alexa们的几位父母,以了解语音助手迅速占领工作场所和家庭后,是如何改变了他们对自己名字和身份的感受。我采访的Alexa年龄从5岁到55岁不等,她们生活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欧洲。

少数人对这种联系无动于衷,或者认为挺有趣。但大多数人对来自机器人的干扰和以他们为代价的玩笑感到厌倦。在虚拟课堂、商务会议和试镜中,Alexa们说他们被要求避免说出自己的名字,或被任意分配新的名字。

一位Alexa说,这种挑逗和玩笑已经升级为性骚扰。

对我来说,这情况也是很感同身受的。在我于1994年出生前很久,我母亲就爱上了这个名字,给我取名Alexa。在亚马逊把这个名字变成唤醒词之后,我也经历过不舒服的遭遇,包括被下命令,像是把我当成了那个机器人。差不多两年前,我开始在工作和家庭之外用我的中间名朱莉安娜介绍自己,因为它能把我和我家庭中的墨西哥裔美国人联系起来。我的祖父在2018年去世。他妹妹的名字是朱莉娅,所以在某些方面,这感觉就像他的一部分延续。

所以我可以理解亚历克莎·莫拉莱斯。

埃里姆·科拉多和亚历克西斯·莫拉莱斯是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市的高中生恋人。科拉多怀孕时是15岁,读高二;莫拉莱斯17岁,读高三。据美联社报道,1992年10月1日,在他们的女儿出生前三个半月,莫拉莱斯被发现死在布里奇波特95号州际公路附近的一个堤坝上,头部中了一枪,警方当时还在调查。

他们的女儿是亚历克莎·莫拉莱斯,即使在分享了她名字背后的故事之后,她仍然是Alexa笑话以及被命令的目标。

当她开始在各地遇到亚马逊设备时,包括在亲戚家和她工作的医院的护理部门,她发现这点令人很沮丧。

莫拉莱斯说,“就是说,你们有这么多钱,这么多人为你们工作,却没有一个人想到说一句,‘Alexa是一个人们会使用的名字。’”

到2018年,莫拉莱斯开始使用Lex这个名字。她也不再从亚马逊买东西了,部分原因是设备名称,部分原因是她听到的关于它仓库内的工作条件的情况。

她说:“我甚至不能再看亚马逊的东西,不然会忍不住把包裹踢翻。”

科拉多理解她女儿选择Lex的决定,但她说这 “感觉像是失去了联系”女儿与父亲的某种东西。“应该让他的名字得到尊重,而不是把它变成对他从未抱过的女儿的轻蔑。”

“他们就这么占用了我们的名字”

亚马逊的公共关系专家劳伦·雷姆希尔德在一份声明中说,亚马逊选择Alexa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受到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启发,反映了Alexa的知识深度。”她指的是埃及的晚期法老时代机构。“在选择唤醒词时,我们从语音识别的角度考虑了技术特点和客户反馈。”

当被问及那些被告知不要说出自己的名字,以及觉得设备的唤醒词令她们觉得自己的人性被剥夺的女性时,雷姆希尔德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2016年9月至2018年3月,亚马逊Alexa技能的用户体验负责人菲利普·亨特说,他现在认识到了这意外的后果。

亨特在采访中说,“他们希望能把设备变得人性化,但却其他人类的感受为代价,如果你的产品给人们带来了困扰,你应该先解决这一点,然后重新考虑。”

他认为唤醒词应该避免使用人类的名字,而改成“更加具功能性的东西”。

其他科技公司也把它们的人工智能助手设定成了女性。苹果公司的Siri是第一个,在2011年。微软的Cortana紧随其后。谷歌的助理最初默认也为女性的声音。

剑桥大学人工智能伦理学家和副研究员亚历克莎·哈格蒂(Alexa Hagerty)说,女性的声音被认为是合作的、有礼貌的和顺从的,而男性的声音是具权威的。

哈格蒂说:“我们正在强化和自然化非常有问题的性别定型观念和非常有问题的对女性语音助手的说话方式。”她也是Dovetail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这个实验室应用社会科学来开发更具社会责任感的人工智能系统。

这个名字在亚马逊2020年的超级碗广告“在Alexa之前”中成了一个笑料。在广告中,名字为Alex、Alexi和Al的人对不同历史时期的指令做出了回应。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品牌识别理论家和营销学教授阿美里克斯·里德说,虽然有些品牌能将错误转化为机会,但“我不认为亚马逊在这方面做了什么”。

亚马逊拒绝提供接受采访的人,但提供了这份声明,这是它在7月为一篇关于名为Alexa的儿童受到欺凌和骚扰的报道向BBC提供的声明。

“任何形式的欺凌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以最强烈的语言谴责它。我们设计了我们的语音助手,以反映我们重视的人的品质:聪明、体贴、有同情心和包容。作为Alexa的替代品,我们会提供其他几个唤醒词供客户选择,包括Echo、Computer、Amazon和Ziggy。”

Photo by Sebastian Scholz (Nuki) on Unsplash 

虽然亚马逊提供替代唤醒词,但这个选项并没有存在于公司所有的智能设备中,包括Echo Auto和Echo Buds。还有数百个内置Alexa技术的外部公司的产品不允许切换Alexa的唤醒词。

Alexa W.在发言中表示,由于隐私问题,她的姓氏不想被使用,她管理着一个关于受Alexa这个名字的影响的推特账户。她说,当她意识到她姐姐的Sonos音箱上的唤醒词无法更改时,她编制了一份至少有700个“内置Alexa”的其他物品清单。

亚马逊证实,有数百种产品只允许使用唤醒词Alexa,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在Alexa内置设备上扩大唤醒词选项。”

脸书门户网站和丰田汽车是内置亚马逊Alexa的产品之一。当被问及其他唤醒词是否可取时,Facebook Portal将本报的提问转给了亚马逊。丰田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由于车载Alexa功能是一项第三方服务,我们有义务遵守合同协议。”

亚马逊Echo音箱和Echo Show设备的唤醒词可以通过设置或口头指示设备将其唤醒词改为Amazon、Computer、Echo或Ziggy。例如,用户可以说,“Alexa,把你的名字改成Computer”。但在亚马逊的Fire平板电脑上,它只能被改成Amazon。

“让我感到不舒服”

但许多用户并不知道他们可以改变一些设备上的唤醒词。

当Alexa García在墨西哥普埃布拉的课程因为疫情而改上虚拟课程时,她发现她的政治教授家里有一台装有亚马逊Alexa的设备。在2021年夏季学期,每当她的名字被叫到时,这台设备就会打断她的回答,不必要的吸引了加西亚注意力和同学们的笑声。

她说,教授似乎对这些干扰很恼火。他单方面决定开始叫她亚历克斯,但这仍然引起了干扰。(亚马逊的Alexa也可以被发音相似的名字所触发,包括Alexis、Alexia和Alyssa)。

于是他开始叫她Alé,一个她讨厌的昵称,或者直接叫她的姓。

加西亚说,“我不喜欢他们改变我的名字。......我感觉没有被尊重。”

她试图避免参与上课,这样她的名字就不会被叫到。

Alexa这个名字“一直是我的一个重要部分,现在我感到害怕,每次有人提到它或每次设备回应时,我都感到不舒服。”

至少有七位名叫Alexa的女性向我讲述了类似的故事,说人们发现为了避免触发智能设备,帮她们重命名更容易。而至少有10位Alexa和几位Alexa的父母告诉我,他们的家庭成员、朋友和同事仍会将他们的设备设置为默认的唤醒词,即使他们有其他选择。

艾哈迈德·布齐德说,“这是一个缺陷,嗯,只要名为Alexa的人出现,我们就会有一个复杂的情况。他从2015年1月到2016年2月在亚马逊负责Alexa的智能家居产品。他现在为倡导团体我是Alexa联盟提供咨询,这个团体要求亚马逊删除Alexa这个唤醒词。

来源:推特截图

和亨特一样,他说,虚拟助手不应该被赋予人类的名字,亚马逊应该停止以Alexa的名义进行营销。

布齐德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例如,谷歌就使用公司的名称作为助手,而亚马逊刚刚推出了一个新的机器人,能让它回应的名字是‘Astro’。将‘Alexa’重塑为‘Astro’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在为她的政治课的一项作业做研究时,加西亚看到了BBC的文章,内容是一个家庭的女儿Alexa因为唤醒词而经历了严重的欺凌,以至于她告诉母亲她想自杀。这篇文章将加西亚引向了 “亚历克莎是人”的脸书小组,以及由10岁的亚历克莎的母亲劳伦·约翰逊发起的请愿活动。

加西亚说:“我认为,这帮助我认识到我的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必须捍卫它。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它使人失去人性。”

Alexa的指令变得露骨

2020年,当Alexa S.在亚马逊上浏览时,看到亚马逊上一个第三方卖家的汽车贴纸,上面写着性指令:“Alexa,给我来个…。” 亚马逊拒绝对它网站上带有对Alexa贬义的产品发表评论。

多伦多一名19岁的大学生Alexa S.说,“这是我听到过的,但有人说的时候,他们就会笑起来。”她发言的条件是出于隐私考虑,不使用她的姓氏。“他们出售的保险杠贴纸上写着这些东西,这真的很令人厌恶。”

2018年,Alexa S.16岁,她在一个夏令营中被十几岁的男孩五次要求提供不同的性服务。

在WhatsApp群组聊天中,有一条信息提到玩一个“有趣的游戏”,发件人说这个游戏叫“嘿,Alexa,提供(各种)性服务。”

Alexa S.向一位营地负责人匿名报告了这些评论。营地负责人与这些男孩进行了交谈,他们道歉了,但她说这些评论仍然伤害了她的自尊心。

Alexa S.去年还加入了“亚历克莎是人”的脸书群。

Alexa S.说,“欺凌并不是空穴来风。它通常源于其他东西。这是你的同龄人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经历的,他们认为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不能公开叫她Alexa”

去年7月,当8岁的亚历克莎·纽维(Alexa Newey)在英国黑池的一家纪念品商店找她的名字时,她很难过地看到印有她名字的磁铁上写着命令。

这些磁铁上写着:“Alexa,给我叫一份外卖”和 “Alexa,喂我的孩子”。

她说,在学校里,同样的短语被用来取笑她。

她说,“因为我的名字叫Alexa,我觉得人们会一直讨厌我。”她有多动症,这在她的年龄段里比例很高。

她的母亲安吉·纽维已经习惯于在公共场合给女儿起昵称,如“kiddo”(孩子),以避免评论和注视,包括“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和 “哦,这真有点不幸,”她说。其他家长也是这样做的,有些人用Lex或Lexi来称呼Alexa。

其他一些家长对他们名为Alexa的孩子的自尊心表示担忧。一些家长说,他们已经尝试教女儿应对负面言论的策略,包括反过来开个玩笑,或者告诉发表评论的人自己的感受。

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的心理学教授克里斯托弗·卡尼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在一种信息中成长起来的,即他们的名字与一个仆人的角色有关。如果一个老师在说一些贬义的东西,即使只是作为一个玩笑,或者是为了改掉他们的名字,或者……让其他孩子参与其中,都会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

罗格斯大学传播学研究教授亚历克莎·赫本(Alexa Hepburn)曾广泛发表关于校园欺凌的文章,她说,长期影响可能包括抑郁、焦虑和低自尊。

来源:网页截图

当现年9岁的亚历克莎·纽维在英国开始上中学时,大多数孩子对她都很陌生,她决定自称亚历克斯。她的母亲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现在大多数孩子都这么叫她,所以她的名字的嘲弄的问题已经变得较小了。”

我的原名是:Alexa

作为一个16岁的电视节目和短片的试镜者,亚历克莎·布鲁克斯(Alexa Brooks)经常感到紧张。但选角导演让她不要说自己的名字,以免触发房间里的亚马逊智能音箱,这点增加了压力。他们告诉她,他们会用她的姓氏来介绍她。

布鲁克斯说,“这时候……你更像是一个问题,而不是,你能够成为他们的解决方案。”

她说,她觉得她不能做自己。她想以她的表演而闻名,而不是作为“有亚马逊名字的女孩。”

当她从加州希尔兹堡小镇搬到洛杉矶读高三时,她找到了改名的最佳机会。

她并不孤单。我采访了三组依法为女儿改名的Alexa的父母。至少还有10位Alexa的孩子和成年人开始使用昵称或中间名。

布鲁克斯的母亲梅丽莎·凯斯特建议她改名为哈洛(Harlow),这个名字来自金·卡恩斯的歌曲《贝蒂·戴维斯的眼睛》(Bette Davis Eyes)中的一句歌词。

她去年获得了合法的改名权,这个过程在美国需要花费几百美元。但她说她真的很喜欢Alexa这个名字,如果不是因为与亚马逊的关系,她也不会改。

她说:“我认为这背后有种厌女症和非人化的东西。”

她现在在南加州大学读大二,学习电影制作。她的一些同龄人知道她改名的事,有些人提出质疑,告诉她。“你只是因为亚马逊而改变了它?这有点蠢啊。”

但是,她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接受她现在叫做哈洛。

在希尔德斯堡的家里,她仍然被称为Alexa,而且她一直把它作为自己的中间名。但现年20岁的布鲁克斯说,她曾有几次质疑自己的决定,直到我为这个故事与她联系。

布鲁克斯说:“这实际上给我带来了一种巨大的确认感,说明我并没有疯,其他人也在经历完全相同的事情。”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