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分析显示,大选支持特朗普地区的居民新冠死亡比例是支持拜登地区的三倍

2021-12-05 20:32:10

自2021年5月以来,上次总统选举期间大量投票给特朗普的县,其居民死于COVID-19的可能性,是支持拜登地区居民的近三倍,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一项新分析显示。

这项分析研究了政治极化和错误信息,是如何在这一流行病的死亡中扮演重要角色的。

NPR研究了从2021年5月起,全美大约3000个县每10万人中的死亡人数,这个时间点正好是美国广泛提供疫苗接种的时间。2020年11月支持特朗普比例高达60%或更高的那些县的居民,其死亡率是支持拜登地区居民的2.7倍。特朗普得票比例更高的县,其COVID-19死亡率也相应更高。

NPR制图

10月份,全美最红(也就最支持共和党)的十分之一地区的死亡率是最蓝(支持民主党)的十分之一地区的六倍,独立的医疗保健分析师查尔斯·加巴指出,他一直在跟踪大流行期间的党派趋势。

这个比例在最近几周略有下降,现在已经回落到5.5倍左右。

这一趋势非常明显和稳固的,即使在考虑到了年龄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而年龄是COVID-19死亡率的主要人口学风险。数据还显示了造成死亡率差异的一个主要因素:特朗普得票率越高,疫苗接种率就越低。

这个分析只考察了COVID-19死亡的地理位置,死者确切政治观点仍然无法得知。但这种关联的强度,结合有关疫苗接种的民意调查信息,强烈表明共和党人受到的影响不成比例的大。

最近的民调数据,显示共和党人现在是美国未接种疫苗的最大群体,比其他任何一个人口群体都要多。民调还显示,在共和党人中,对官方信息来源的不信任,以及对COVID-19和疫苗错误信息的暴露程度都很高。

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负责舆论和调查研究的副总裁丽兹·哈默尔说:“未接种疫苗的人倾向于共和党的可能性,是倾向于民主党的三倍。如果我想猜测某人是否接种了疫苗,而我只能知道他们的一件事,我可能会问他们的党派是什么。”

现实并非一直如此。在大流行的早期,许多不同的群体都对接种疫苗表示犹豫不决。非裔美国人、年轻的美国人和农村美国人,都有很大一部分人抵制接种疫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群的疫苗接种率已经上升,而根据凯撒公司的最新数据,共和党人对COVID-19的疫苗接种率只有59%。相比之下,91%的民主党人都接种了疫苗。

NPR制图

根据CDC的数据,未接种疫苗会极大地增加COVID-19的死亡风险。贝勒医学院国家热带医学学院院长彼得·霍茨(Peter Hotez)说,自5月以来,绝大多数的死亡病例,大约15万例,都发生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

虽然许多不同的群体都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但霍茨怀疑这些死亡“绝大多数”都集中在政治上比较保守的社区。

致命的后果

在数字背后,对个人来说,后果是残酷的。

马克·瓦伦丁仍然记得当他的兄弟打电话说他感染了新冠时的情形。瓦伦丁是北卡罗来纳州的一名审判顾问,61岁的哥哥菲尔是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一位知名保守派脱口秀主持人,他经常对疫苗接种表示怀疑。

两位都没有接种疫苗,也没有人对菲尔的阳性结果特别担心。他的哥哥说,他正在尝试保守派圈子里普遍提倡的几种替代疗法,说他有伊维菌素(注,一种普遍用于马的药物,在保守派的圈子里被认为是治疗新冠的特效药),“我今天早上开始服用,我不认为这将是一个大问题。”

马克·瓦伦丁回忆说,“坦率地说,我没有再考虑这个问题”。

但是一个星期后,马克说他接到了他兄弟的妻子的电话,说他们俩要去医院,“在我知道之前,他已经在那里了,我无法接近他,无法和他说话,他的情况急转直下,你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菲尔-瓦伦丁在宣布他的COVID-19检测结果呈阳性后约五周于8月去世。

错误信息似乎是导致保守群体疫苗接种率落后的一个主要因素。凯撒家庭基金会的民意调查显示,共和党人更有可能相信关于COVID-19和疫苗的虚假陈述。高达94%的共和党人认为关于COVID-19和疫苗的一个或多个错误说法可能是真的,46%的人认为四个或更多的说法可能是真的。

相比之下,只有14%的民主党人相信关于这种疾病的四种或更多的错误说法。

哈默尔说,相信多种虚假陈述与疫苗接种状况高度相关,“如果你相信疫苗会损害你的生育能力,相信它们包含一个微型芯片,相信政府在夸大COVID-19的死亡人数,你就会对是否接种疫苗有不同的看法。”

虚假信息让人低估新冠危害

也许最有害的错误信息与人们认为的COVID-19的严重性本身有关。最广为人知的错误声明是。"政府夸大了COVID-19的死亡人数"。

哈梅尔说,低估COVID-19的严重性,似乎是特别是共和党人在疫苗接种方面落后的一个主要原因。她说:“我们看到仍然没有接种疫苗的共和党人的个人担忧程度较低。这与我们在有色人种社区看到的情况形成了真正的对比,在那里,人们对生病的担心程度很高。”

围绕着感染COVID-19的风险而产生的轻视情绪,似乎是瓦伦丁兄弟不接种疫苗的一个主要原因。虽然不是阴谋论者,但他们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马克回忆说,新冠在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到来,对民主党来说,似乎是“世界历史上最偶然的大流行病”。

尽管有媒体报道,菲尔·瓦伦丁并不认为COVID-19很严重,他说,“只要你是健康的我得这种病的可能性很低,万一我真的感染了它,我活下来的可能性是99%以上”。

疫苗研究员彼得·霍特兹对目前的状况深感不安。COVID-19病例的冬季激增正在酝酿之中,而新发现的奥米克戎变体有可能使事情变得更糟。

他认为共和党中赞同反疫苗观点的人需要吸取教训。他说,“我不是要改变共和党人的思想或极右翼思想。我是想说,'反科学不属于;它不适合。... 只要停止这样做,就可以拯救生命。”

在患病之前,菲尔-瓦伦丁有时会宣传未经证实的替代疗法,并对疫苗接种采取嘲弄的口吻。马克说,随着他情况的恶化,这位脱口秀主持人意识到他需要鼓励他的听众接种疫苗。马克·瓦伦丁回忆说:“我担心的是,由于我没有接种疫苗,其他人可能不会接种”。

这家人发表了一份支持接种疫苗的声明,马克也在他哥哥的谈话节目中鼓励听众接种疫苗,他还前往当地的沃尔玛超市接种疫苗。

附注:

本文提到的疫苗接种率数据,是美国截至11月30日所有18岁或以上人群的疫苗接种率。这些数据来自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每10万名居民中的COVID-19死亡人数,是通过将5月1日以来某县的COVID-19死亡人数除以该县的人口来计算。县级人口数据来自美国人口普查局的2020年十年期人口普查,选择5月1日作为分析的开始日期,因为这大概是18岁及以上的成年人开始普遍接种疫苗的时间。COVID-19死亡数据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CSSE)收集,截至11月30日。

2020年选举结果数据,来自麻省理工学院选举数据和科学实验室。

阿拉斯加没有按县级同等面积报告选举结果,所以不在分析之列。内布拉斯加没有报告县级COVID-19的统计数据,因此不在分析之列。夏威夷被排除在外,因为没有报告县级的疫苗数据。一些自5月1日以来没有报告COVID-19死亡病例的县可能已经停止报告。这些县的人口通常很少,对加权平均数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为了谨慎起见,文章包括所有的数据,除非知道它们是错误的。

所有的平均数都是按县人口加权计算的。总体平均数代表了纳入分析的3,011个县的平均数。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