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纽约市拟于周四通过法案给予非公民投票权,但能否获得州立法者支持仍是个问号

美联社12月7日发文,长期以来,纽约市一直是移民的灯塔,它即将就一项允许非公民在地方选举中投票的法案进行表决。

Photo by Thor_Deichmann on Pixabay

在该市700万达到投票年龄的居民中,有合法证件的非公民占了近九分之一。根据一项即将获得批准的法案,大约80万名非公民将被允许在选举中投票,选出自己支持的市长、市议会成员和其他市政官员。

不过,非公民仍然不能在联邦选举中投票选举总统或国会议员,或在挑选州长、法官和立法者的州选举中投票。

阻碍该法案通过的因素很少。这项措施在市议会中得到广泛支持,预计市议会将在周四批准这项提案。市长白思豪对该法案的明智性和合法性提出关切,但表示不会否决它。

这项法律将为许多热爱这座城市、将其作为永久家园的纽约人提供选举发言权,但他们无法轻易成为美国公民,或出于各种原因宁愿保留原籍。

该法案的受益者包括像32岁的伊娃·桑托斯(Eva Santos)这样的“追梦人”,她在11岁时作为非法移民被父母带到美国,直到18岁了仍无法像她的朋友一样投票或上大学。

桑托斯现在是社区组织者,她说:“看到我的其他朋友能够为他们的未来做出决定,而我却不能,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难过。”

目前,美国有十多个社区允许非公民投票,包括马里兰州的11个城镇和佛蒙特州的两个城镇。

旧金山通过选民在2016年签署的一项投票倡议,开始允许非公民在学校董事会选举中投票,这在纽约市原本也是如此,直到该市在2002年废除了董事会,将学校的控制权交给了市长。

民主党控制的纽约市实施这一举措,与一些正在制定限制措施的州形成鲜明对此,在这些州,共和党人宣扬非公民在联邦选举中欺诈行为猖獗的说法,但这一说法没有得到证明。

去年,阿拉巴马州、科罗拉多州和佛罗里达州的选民批准了明确规定只有美国公民才能投票的措施,与亚利桑那州和北达科他州一起采用类似规则,阻止任何试图给予非公民投票权的做法。

纽约市民主党议员伊达尼斯·罗德里格斯说:“我认为,我们社会中有些人成天怀着对移民的恐惧,以至于试图提出一个论点,取消移民选举当地领导人的权利。”罗德里格斯最初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在成为美国公民之前无法投票。

罗德里格斯说:“这关系到我们是否生活在纽约市,我们是否为纽约市做出贡献,并在纽约市纳税。”

不过,市长白思豪对该措施是否能经受住法律挑战提出质疑。联邦法律允许各州和地方政府决定谁可以在其选举中投票,但白思豪等人对州立法者是否必须先行采取行动,授予纽约市将投票权扩大到非公民的权力表示关切。

“我仍然对此有一种担忧。公民身份具有非凡的价值。人们为了它拼命努力,”白思豪说,“我们需要尽力通过良好的方式让人们成为公民。”

市议会的少数派领袖,来自斯塔滕岛的共和党人约瑟夫·博雷利说,这项措施无疑将在法庭上被终结。

博雷利说:“它贬低了公民身份,而公民身份是州宪法规定的在纽约州各级选举中颁发或允许选举权的标准。”

该提案将允许已成为该市合法永久居民至少30天的非公民,以及获准在美国工作的人,包括所谓的“追梦人”,帮助选择该市的市长、市议会议员、区长、主计长和公共倡导者。

该法将指示选举委员会在7月前制定一个实施计划,包括选民登记规则和规定,为市政选举建立单独的选票,以防止非公民在联邦和州竞选中投票。在2023年选举之前,非公民仍然不被允许投票。

纽约移民联盟移民政策主任阿努·乔希(Anu Joshi)说,给予非居民投票权可以使他们成为一股不容易被忽视的政治力量。

罗恩·海杜克(Ron Hayduk)说,纽约市有300多万外国出生的居民,它将是一个合适的地方,可以作为扩大移民投票权的全国性运动的支柱。他现在是旧金山州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但他多年来一直在纽约争取非公民投票权。

他说:“纽约是自由女神像和埃利斯岛的故乡,它以成为移民之城而自豪。因此,关于移民在纽约的地位存在着这样的问题:他们真的是纽约人吗?他们在有资格和值得拥有投票权以及塑造其政治未来的意义上算得上完全的纽约人吗?”

答案应该是“响亮的肯定”,海杜克说。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