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前选举负责人揭露社交媒体如何滋生政治暴力

华尔街日报采访了Facebook前选举负责人凯蒂·哈巴斯。她在目睹公司无视政治干扰和虚假消息后愤然辞职,并加入非营利组织,致力于帮助各国推动立法,加强对社交媒体的防范。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十多年前,凯蒂·哈巴斯加入Facebook,成为该公司华盛顿办公室的首位共和党员工,她向持怀疑态度的国会议员推销使用这个年轻的社交网络在选举中的好处。

现在她正在传达一个不同的信息。哈巴斯在晋升为Facebook全球选举公共政策主管后,于去年离开了公司,与一个团体合作,后者目前正在为华盛顿和欧洲的立法者提供建议,建议他们在立法方面加强对社交媒体的防范。

在Facebook(现为Meta平台公司)任职期间,哈巴斯曾是该公司在许多政治问题上的代言人,并与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政党保持联系。她说,当她在3月辞职时,她已经开始相信,除非政府和技术平台进行紧急干预,否则社交媒体可能会滋生未来的政治暴力,比如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大厦骚乱。

她说:“我仍然相信社交媒体在政治中利大于弊,但利弊快差不多了。可能二者之比是52-48,而且还向着弊端发展。”

现年41岁的哈巴斯是目前在诚信研究所工作的Facebook前高管中级别最高的。诚信研究所是一家初创的非营利组织,由致力于识别和减轻Facebook产品可能造成社会危害的前员工创建。该研究所目前正在就这些问题向世界各地的立法者和智库提供咨询。

哈巴斯现在还在华盛顿几家研究选举问题的智库担任研究员。越来越多的Facebook前高管公开批评该公司,哈巴斯就是其中之一。她说,她不再认为包括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内的前公司高管,有意愿以她认为必要的方式解决核心问题。

她谈到公司时说:“我对领导层感到失望,我讨厌自己对领导层感到失望这件事,”

Meta的发言人安迪·斯通说,哈巴斯“曾协助代表公司在全球的发展。我们感谢她,并祝她一切顺利。”

哈巴斯说,Meta每天都忙于处理危机,忽视了更积极的规划,她针对2024年选举威胁而制定的计划也被驳回了。她说,如果包括Facebook在内的科技平台不能更好地区分新闻和付费政治宣传,那么一些别有用心者就会系统性地削弱这种区别。

例如,关于2021年1月6日的事件,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被那些质疑选举结果和组织集会的人广泛使用,集会以暴力告终。她说,公司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审查它是否本可以阻止国会骚乱,以及该平台在让政治变得更加尖刻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她说:“虽然他们不应该是唯一受到指责的公司,这是对的,但他们应该进行更多的自我反省。”

Image by memyselfaneye from Pixabay 

斯通说,Meta在2020年的选举准备工作中投入了大量资金,并继续致力于解决哈巴斯所说的那些令人担忧的问题。

由哈巴斯前老板乔尔·卡普兰领导的Facebook政策团队,往往不接受内部研究人员和诚信团队员工推动的变革,后者是Facebook负责评估对用户潜在危害的部门。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显示,诚信团队工作人员认为,政策团队经常将商业和政治问题置于用户面临的风险之上。Facebook表示,它投资了数十亿美元,雇佣了数万名员工,致力于防止此类伤害。

诚信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萨哈尔·马萨奇说:“在Facebook内部,凯蒂是那些告诉我们‘不行’的同事的代言人。”他说,哈巴斯一直是“可敬的反对派”,并称赞她为这个新组织带来了政治智慧和人脉。

哈巴斯称赞Meta在选民登记和政治广告透明度方面的工作具有开创性,并表示,作为一名顾问,她希望帮助外部团体找到其他方式,让社交媒体成为政治中更健康的一部分。

“人们知道在哪里安置一个告密者,他们也知道在哪里安置一个忠诚的公司发言人,”努·韦克斯勒说。她曾与哈巴斯一起在政策沟通团队工作,现在是华盛顿特区一家沟通公司的合伙人。“我不知道他们知道把凯蒂这样的人安置在哪里。”

凯蒂·哈巴斯。图源:https://www.aspenideas.org/speakers/katie-harbath

哈巴斯在威斯康星州一个造纸厂小镇上的一个保守家庭长大,她在威斯康星大学读书时,想要成为一名记者。

毕业后,她在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里,有限的博客经验让23岁的她获得了一个监督其数字竞选活动的职位。

几年后,她加入了Facebook,在那里,她最终管理着多达60名员工,培训各政党如何最好地使用该平台,并帮助设计公司的选举政策。她说,整个公司都有一个假设,即使用Facebook将使政府更透明,并扩大人们参与公共话语的能力。

哈巴斯说,她对这一前提的怀疑源于2016年,当时菲律宾和美国的选举,以及英国的英国脱欧运动都充斥着Facebook上传播的错误信息。

Photo by Michal Matlon on Unsplash 

哈巴斯说,在那之后,她的角色从主要试图将Facebook作为一种积极的力量来推广,转变为防止外国政府、罪犯、水军和其他不良行为者滥用它。

她说,随着公众对Facebook的批评越来越多,高管们把重点放在了所谓的可防御性上,即公司制定政策的部分依据是该公司是否会面临外部攻击或批评。她说,她的工作被 “升级”所吞噬,这是一个内部术语,指潜在的公共关系危机和高调的投诉。

她说:“我80%的时间都花在了升级工作上”。

她说,她所在部门的重组剥夺了她在2020年选举政策方面的大部分权力,公司拒绝了她的建议,即在2024年之前将工作重点重新放在应对选举威胁上,届时全球将有一系列重大选举。1月6日,她通过电视观看了国会大厦的骚乱。

她说:“就我离开的决定而言,那是一个关键的日子。如果我不能在内部产生影响,我需要去一个我可以真正做一些事情的地方。”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