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2021年获1310亿美元风险投资,创下新纪录

彭博社1月9日发文,当中国政府在去年夏天对科技行业进行全面打击时,惊慌失措的风险资本投资者停止开出支票,创业公司的估值开始暴跌。中国历史性的创新热潮似乎已经结束。

之后,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短短几周内,创业公司的机器重新开始运转。事实上,根据研究公司Preqin的数据,2021年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达到1306亿美元,创造了该国的新纪录,比前一年的867亿美元总额高出约50%。

彭博社制图:风险投资从政府打击中恢复过来,达到创纪录的1306亿美元

考虑到科技行业的大型参与者所遭受的破坏,风险投资方面的这一表现令人震惊。过去几个月,阿里巴巴、腾讯控股、字节跳动和叫车公司滴滴轮流受到打击。整个在线辅导行业也被迫转向非盈利,它曾经是风险投资的热点。

然而,企业家和风险公司以惊人的速度转向了新的机会。他们已经从互联网业务转向了半导体、机器人和企业软件等硬核技术。去年,进入生物技术领域的资金达到141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了10倍。

“投资者对中国科技的胃口依然不减。变化的不过是他们把钱放在哪里,”香港金杜律师事务所专门从事筹资活动的律师江竞竞说,“很明显,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了拥有尖端技术的初创企业。”

中国在风险投资方面总体上仍然远远落后于硅谷。美国去年突破了自己的纪录,达到2966亿美元,是中国总额的两倍多。

但在某些基础技术方面,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例如,根据Preqin的数据,中国的芯片制造商、集成电路设计商等半导体初创公司,去年获得了88亿美元的资金,是美国同类公司所获13亿美元投资的六倍多。就在美国总统拜登急于提升美国的半导体制造能力之时,大量的融资机会已经让中国的芯片初创企业应接不暇。

前英特尔公司工程师罗勇(音译)说:“在中国,现在越来越疯狂了。”他曾为一家新开的半导体创业公司筹集资金,尽管他可能还需要两年才会产生收入,“芯片行业真的很火热。”

这几乎正是中国在其五年规划中所构想的情况。政府谴责游戏(腾讯)和在线视频(字节跳动)的腐败影响,同时推动将更多资源分配给基础研究。这一转变旨在帮助减少中国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在美国黑名单打击了华为和商汤科技等关键企业后,这是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

在3月份公布的最新五年经济蓝图中,中国政府制定了将国家研发支出每年提高7%以上的计划,并挑出了希望实现“重大突破”的七个技术领域,包括太空探索、脑科学和量子信息,这些都是美国公司目前占据主导地位的领域。中国政府还在氢能汽车和生物技术等新兴技术上下大赌注,同时尽力帮助其半导体行业缩小与英特尔和台积电等公司的差距。

“中国政府非常清楚创新对中国未来的重要性,尤其是为了缓解老龄化和资本过度积累对增长的影响,”投资银行Natixis驻香港的顶级经济学家艾西亚·加西亚·埃雷罗说,“对深度技术的投资绝对是关键。”

彭博社制图: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打击加速了对关键领域的投资

不能保证该战略会成功。中国通过让阿里巴巴的马云和字节跳动的张一鸣等有才华的企业家选择自己的成功之路,打造了一代科技巨头。现在,私营部门的创新已经从属于一个更加由政府指导的模式。

在政府多年的资助和政治支持下,中国曾经的半导体冠军企业在2021年轰然倒塌,这表明需要谨慎行事。紫光集团花了十年时间,依靠宽松的信贷和购买外国资产,但随着政府认识到其数十亿美元的债务并没有使中国更接近于建立一个可持续的芯片业务,该公司最终崩溃。

中国政府的打击行动,将被视为安全的投资领域范围缩小,导致初创企业的估值膨胀,因为风险资本家都在争夺同类型的交易。投资者开玩笑说,他们把钱都花在了“PPT公司”上,即那些只有PPT演示的初创企业。

戈壁创投合伙人唐启波说:“政府对这些领域的加速和明显的重视推动了这么多的资本进入这个方向。它有变得过热的风险。”

彭博社制图:2018年以来,中国的半导体投资已经超过了美国

中国转向硬核技术已经酝酿了多年。在2018年美国禁止向中兴通讯出口美国技术后,这一势头开始明显。曾经举足轻重的电信设备巨头不得不关闭其大部分业务,暴露了中国公司在美国政治决定面前的脆弱性。随着中国主要的通信设备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华为被列入黑名单,其在自主创新方面获得了更大的动力。

现在,中国对基础技术的热情已经蔓延到全国。在中国西南部的贵阳市,Pix Moving公司的创始人喻川,曾经苦于无法获得投资者的青睐,投资者质疑其自动驾驶业务资本密集、耗时。但随着去年政府对互联网公司的打击,所有这些疑虑突然消失了。

“投资者对深度技术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喻川说,“在2020年,我们是否能筹集资金还是一个问号。今年,筹款不再是一个问题了。问题已经变成了我们想以什么估值进行融资。”

更容易获得资金,加上对中国制造的技术解决方案的更大需求,吸引了更多的人才来创业。一个突出的例子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袁杰。

袁杰教授长期从事学术研究,在职业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助英特尔等全球巨头推进其芯片技术。现在,袁杰通过成立了原子半导体技术公司(Atom Semiconductor Technologies),能够制造自己的芯片。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底,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估值翻了两番,为袁杰将其多年的研究商业化铺平了道路。

彭博社制图:去年,美国科技股飙升,而中国公司暴跌

总部位于北京的创新工场,是一家由谷歌前高管李开复创办的技术风险公司,计划将今年筹集到的所有资金都用于与深度技术和生命科学相关的投资。这远远高于2010年李开复分配给这些领域的大约10%的资金。

启明创投的创始董事总经理加里·里舍尔说,深层科技初创企业现在占其公司投资组合的40%左右,而2014年时只有10%。

“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所有风险公司目前的情况,”里舍尔说,“他们正在进行这些转变。”

(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8人民币)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