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欧洲叫车公司新一轮融资估值达74亿欧元,成Uber强劲对手

据CNBC报道,Uber在欧洲的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总部位于爱沙尼亚的叫车公司Bolt周二表示,在红杉资本和富达公司主导的新一轮融资中,已经筹集了6.28亿欧元。

Photo by BeyondDC on Flickr

这项投资也得到了Whale Rock、Owl Rock和一些现有投资者的支持,对成立八年的Bolt估值为74亿欧元(约合84亿美元),高于五个月前的近48亿美元。

Bolt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马库斯·维利格(Markus Villig)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各个城市的人们,越来越倾向从拥有私人汽车”转向叫车服务等“共享交通”方式,如共享电动滑板车和共享汽车。

Bolt成立于2013年,已经成为美国叫车巨头Uber的一个强有力竞争对手,对其在伦敦和巴黎等关键市场构成了挑战。成立至今,Bolt扩展了好几条业务线,包括在线食品和杂货配送以及电动滑板车。

维利格说,投资者开始看到“超级应用”的价值,“超级应用”是一个将多种服务结合到一个平台的概念。这种趋势在亚洲部分地区特别流行,但在欧洲和北美的发展却比较缓慢。目前,Bolt在欧洲和非洲的45个国家拥有1亿名客户。

“不急于”上市

Uber上市已近三年,该股自此刮起了一股旋风,在2021年创下历史新高,之后又跌破发行价。当被问及Bolt是否会效仿Uber时,维利格说,在私人市场上有足够多的资金。

“从长远来看?我们很有可能会上市。”但他补充说,“目前对我们来说还不急。”

维利格认为杂货配送是公司未来几年的一个重点领域。该领域已经非常饱和,从Getir到Gorillas的大量初创公司,都希望通过承诺极速送货来吸引便利店和超市的消费者。

Bolt去年在爱沙尼亚推出了15分钟杂货配送服务,名为Bolt Market。与竞争对手类似,其依赖于所谓的“暗店”,即只面向在线客户,不提供店内服务。Bolt Market现在已经在10个国家上线,拥有几十家“暗店”。维利格说,公司在中欧和东欧有明显的吸引力,计划今年再开设数百个新站点。

Bolt可能会在几年内花费“数亿”建立食品杂货业务。维利格对杂货快速配送公司的可持续性提出质疑,指出该行业的利润率很低。

“这不是软件业务,”维利格说,“这将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运营业务。这类公司中大多数都期望它会是一个巨大的利润驱动力,几年后他们会大失所望。”

与Uber相比,Bolt常自称运营模式更精简、更有成本效益。根据其最近的财务报告,公司在2020年损失4490万欧元,比一年前的8550万欧元的亏损略有下降。公司收入激增近75%,达到2.214亿欧元。

长期以来,Uber一直困扰于能否成为一家盈利企业,其在2021年第三季度首次报告了调整后的EBITDA利润(扣除利息、税收、折旧和摊销前的利润)。

Bolt的业务最初在疫情初期受到重创,2020年收入暴跌了80%之多。公司在困难时期希望通过食品配送等领域来提振业务,并受益于封锁后激增的打车需求。据维利格称,2021年,Bolt的叫车业务增长了一倍多。

司机短缺

然而,在持续的劳动力短缺中,叫车公司司机人手不足,难以满足需求。这导致了伦敦和纽约等大城市的车费上涨,等待时间漫长。

“大家都在争夺司机,”维利格告诉CNBC,“我们一直被定位为对司机最友好的平台,在收入、待遇等方面都更好。”

11月,Uber表示将在伦敦提高车费,以吸引更多的司机,而Bolt已经允许司机在英国的三个城市自己定价。

尽管如此,Bolt仍然面临着Uber多年来经历过的监管风险,从去年英国法院作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即Uber的司机应被视为工人,到即将出台的欧洲法规,这些法规有可能颠覆零工经济平台的商业模式。

维利格说,Bolt的大多数司机更喜欢零工工作带来的灵活性,不希望被视为雇员。成为雇员,能让司机获得最低工资和假日工资等关键福利。

维利格说,“我认为,强迫所有的人进入一个他们实际上并不想要的模式,是没有意义的。”

他补充说,大多数国家也许会找到一种“灵活的制度”,既能实现全职工作又能实现灵活的工作时间。

(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7人民币,1欧元=7.23人民币)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