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支持率一降再降,身负重担的拜登或许注定要失败

2022-01-14 02:22:16

1月14日,《经济学人》评论专栏Lexington发表文章,讲述了一群年龄在30岁以下、受过大学教育的乔治亚州、俄亥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民众对拜登总统执政的意见。可惜并没有什么好话。从来没有选民像现代美国人那样对政治领袖提出过如此之多的要求。

Gage Skidmore from Peoria,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来自费城的丽迪雅批评道:“疫情政策简直一塌糊涂,(拜登)政府几乎毫无建树。”亚特兰大的德西雷则表示:“甚至连特朗普执政时好的一面也没能保留。”同样来自乔治亚州的萨拉指出:“我不知道拜登的权柄有多大,但我觉得他没有倾尽全力。”

在给总统打分时,由保守派活动人士萨拉·朗威尔组织的这个线上讨论小组给他打了四个C,三个D和一个F。小组所有成员都是拜登的支持者,而且都很笃定自己的投票结果。事实上,所有人都黯然表示,他们可能会在2024年再次投给拜登。

对拜登来说,有了这样忠实的支持者,谁还在乎他是不是一个年老体衰、选举舞弊的“社会主义者”?在保守派宣称拜登患有痴呆症的一年后,大部分共和党人都对此信以为真。这些心灰意冷的民主党人以及被蒙蔽的特朗普选民,让拜登几乎成为有记录以来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仅有42%的美国民众认可他的执政,特朗普(39%)依旧垫底。

为了解释这一惨败,大多数评论家都在关注拜登的弱点。这位79岁高龄的老人即便在年富力强之时也不太受民主党人待见,而且近年来越发明显。在总统竞选中他已经充分展现出自己所谓的宽容大量,而在承诺引领政府重回正轨时就显得没那么好使了。但随着他的前任出局,目前来看,这一承诺似乎缺乏说服力。身处动荡时期的美国民众发现,台上的领袖是自乔治·W·布什以来最庸碌无能的总统。

尽管政治家遭到抨击已成常态,但拜登的缺点只是他遇冷的一个次要原因。最主要原因在于,一半选民从一开始就反对他。而这并非政治常态。特朗普是现代社会中首位在上任早期没能争取到对面大量少数派人士支持的总统。相比之下,拜登一开始的支持率比普选结果高两个百分点,似乎小有成就。但右派的持续攻击和污蔑很快就扭转了这一局面。根据《经济学人》的建模分析,考虑到影响变量对总统支持率的影响,美国总统在第一个任期的这一时刻,支持率一般会达到46%。

新冠疫情的重新暴发以及所引发的经济问题导致其支持率进一步加快下滑。尽管经济基本面充满活力,但就算换一个民调模型,以通货膨胀和失业率作为总统支持率的自变量,得出的结果也是46%。拜登的支持率比模型预测的还要低,可能主要是由于新冠病毒本身。尽管参与讨论的大多数人都明白,拜登打击反口罩、反疫苗暴力活动的权力有限,但大部分人还是指责他毫无作为。一位与会者称:“如果(拜登)不挺身而出,局面只会走向失控。”

这并非是要忽略拜登的错误。从一开始,灰头土脸地从阿富汗撤军引发民调雪崩式下滑。拜登政府低估了在强推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升级法案方面取得的重要战果,但又高估了推动社会和气候支出法案的能力,而且还允许根据实施的成本而非具体内容进行修改,最终遭到参议员乔·曼钦的倒戈相向。然而,如果拜登能更有魄力一点,没有犯下这些错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选民抛弃。

因此,尽管拜登最近的执政表现略有改善,但似乎仍未能挽回基础选民的支持。在国会大厦骚乱一周年纪念日对前任的嘲讽,以及一些关于经济复苏的讲话,其中还明智地提到了物价上涨,这些演讲的效果都还不错。尽管如此,拜登政府希望赢回心灰意冷的选民,也是他唯一有机会争取的选民,这并非易事。

这些心怀不满的民主党人往往比较年轻,脱离社会,不太可能相信主流媒体。在线上讨论小组成员中,只有一个人会观看有线电视新闻;其余都是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而在社交媒体上,拜登总统的讲话几乎无人问津。此外,部分小组成员过分高估了总统的权力,以至于拜登适度表达的同情以及对抑制通货膨胀失败的默认,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除了失败,别无选择

拜登总统可能开创另一番败局。研究总统的学者杰雷米·苏里称,为了应对媒体的误导性报道和国会的僵局,许多选民尤其是左派,已经开始认为总统职位拥有“超人般的权力”(虽令人敬畏但并不存在)。在如此期许之下,没有一个普通人能够担此重任,更不用说泥足深陷的拜登了。即使通货膨胀和疫情问题提前消退,民主党在中期选举遭遇惨败的可能性也很大。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