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外交杂志:美国外交中的人权优先承诺为何一再失效?“国家安全”成了腐败的幌子

主要为中东地区人民倡导权益的律师Sarah Leah Whitson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评论,驳斥了一些人将人权和美国的国家安全置于天枰两端的想法。她认为,美国的制度已经被说客,以及钱权交易等腐败的做法所侵蚀,因此不该继续相信一些军事和安全专家继续将国家安全作为幌子。而应该从根本上质疑美国的一些外交政策,以杜绝进一步的伤害。

Photo by Hanna Zhyhar on Unsplash 

人权组织几十年来一直面临着死胡同,但有一个策略是特别失败的:要求美国政府“优先考虑人权”。

这种要求,本身是基于一个错误的假设。坚持要求华盛顿将人权放在首位的前提是,政府必须平衡人权和国家安全利益之间的竞争,然后选择(或优先考虑)其中之一。

一种说法是,要么美国必须通过保护美国公民的权利和安全来确保自己的利益,要么选择尊重其他国家公民的权利。这种错误的选择有时被说成是一种两难的选择,但如果换一种说法,其实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保护自己公民的安全和利益是任何政府的首要职责。

因此,只是空洞的要求美国政府优先考虑人权的要求从一开始就不成立。

但是,美国政府确实完全有能力在不与暴君交好、不向专制者出售武器、不践踏他人人权的情况下确保本国公民的安全,但倡导者很少提出这种论点。

相反,人权倡导界在言论和文章中已经内化了这一人为制造的两难局面。大赦国际在2021年9月的一份新闻稿中,“呼吁国会在国防授权法立法中优先考虑人权”,而另一份给美国政府的信,则认为“任何政府都不应该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牺牲人民的人权。”

卡内基基金会发表了一份关于美国支持滥用权力的政府的深思熟虑的文件,但将其置于“民主-安全困境”的背景下,即“因合作政府的政治缺陷而与之对抗有可能引发敌意,从而危及这些政府为华盛顿提供的安全利益。”

令一些人感到惊讶的是,拜登政府非常迅速地打破了自己经常重复的承诺,即将人权置于外交政策的“核心”位置,这招致了人权团体的成堆的批评文章和信件。但是,面对毋庸置疑的“国家安全”利益、有利可图的军火销售的吸引力和全球军事统治的前景,确实没有理由相信美国政府会不这么做。

拜登的承诺,其实并不是要优先考虑保障传统对手和敌人的权力,因为这样做没有什么需要放弃的。对委内瑞拉、伊朗、朝鲜、叙利亚、古巴,甚至俄罗斯和中国的制裁(这只是美国政府制裁的至少25个国家中的几个),加上国会决议和国务院的谴责,这些做法都深受美国两党的喜爱。

在所谓的权利与利益的困境中,争议的核心,恰恰是华盛顿对残暴政府的军事和政治支持,最突出的例子是在中东地区(它们被描述为美国的“伙伴”、“朋友”,有时甚至是“盟友”),公民被告知这些政府是为美国的利益服务的。

本文为节选,全文为会员专享,请查看这里:美国外交中的人权优先承诺为何一再失效?“国家安全”成了腐败的幌子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