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克鲁格曼:郊区生活梦本身就是种族歧视的产物,特朗普试图让公开的种族主义再次伟大

Photo by Jacques Bopp on Unsplash 

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认为特朗普鼓吹的“郊区生活梦”只是为白人社区准备的,将进一步加深美国的种族主义。 

保守派确实喜欢假惺惺的战争。还记得“圣诞之战”吗?还记得“煤炭之战”吗?(特朗普曾承诺要结束这场战争,但在他担任总统的第三年,煤炭产量降到了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能源部预计它还会继续下降。)

注:圣诞之战,是指圣诞节期间到底要说“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还是“节日快乐”(Happy Holidays)之争。一些保守派认为“节日快乐”等更具包容性的短语是(自由主义者)对基督教的侮辱。煤炭之战,指特朗普承诺重振美国煤炭行业,以换取煤矿业所在的各州协助他选上总统。

现在,当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拼命寻找攻击的政治途径时,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郊区之战”的说法。

这句话除了对共和党核心支持者有用之外,可能不会很好地发挥作用;拜登和卡玛拉·哈里斯并不是煽动分子,他们不会领导愤怒的反法西斯人士去掠夺美国人的土地。

但确实,拜登-哈里斯政府将继续和可能扩大奥巴马时代的政策,最终使《1968年公平住房法》生效,特别是寻求纠正一些在历史上利用政治权力来创建和加强种族不平等而造成的社会不公。

特朗普所说的 "郊区生活之梦 "并不是自然而然出现的,它是由政府的政策创造的。二战后的郊区房市大繁荣,是靠联邦政府的巨额补贴,通过一些项目(尤其是联邦住房管理局和退伍军人管理局提供的项目)为合格的房屋抵押贷款提供保险,保护贷款人免受风险。到1950年,联邦住房管理局和退伍军人管理局为全国一半的抵押贷款提供保险。

当然,这些补贴并不仅仅是帮助购房者的,他们也是房地产开发商的金矿。其中就有一个叫弗雷德·特朗普的人(特朗普的父亲),后来因为歧视黑人租户而被起诉,他的儿子目前占据了白宫。

但这些补贴只提供给白人。事实上,它们只在全白人社区提供。正如理查德·罗斯坦在2017年出版的《法律的色彩》一书中所写的那样,在一些社区中,如果孩子们可能会与“代表社会底层的其他孩子,或存在不相容的种族因素”的孩子共用教室,联邦住房管理局的指导方针就会特别提出警告,不会给这样的社区提供贷款。

事实上,联邦住房管理局远远不止于偏爱全白人社区,它开始创造这样的社区。战后,当像威廉·莱维特这样的开发商开始在原来的农田上建造新的社区时,他们提前向联邦住房管理局说明了他们的计划,从而保证了买家可以自动获得补贴抵押贷款。而联邦住房管理局则对这些计划提出的其中一个要求是,严格的种族隔离,据说是为了保证房产价值。

现在,所有这些听起来都像是古老的历史。但战后住房政策中赤裸裸的种族主义给我们的社会投下了漫长的阴影。在二战后的2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产阶级为巩固自己的地位提供了难得的机会,而黑人却没有这种机会。

你知道,50年代和60年代是普通工人收入相对较高的时期,也是郊区住房相对便宜的时期。工资是相当高的,部分原因是美国仍然有强大的工会运动,而且只要你有机会进入联邦住房计划,你就买得起房子。因此,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有机会积累一些财富。

然后机会之窗就关闭了。经通胀调整后的工资水平停滞不前。房价飙升,部分原因是许多禁止多户型公寓的郊区限制了公寓楼的兴建。而在许多美国人分享房地产繁荣成果的时候,黑人家庭却被拒之门外,他们发现,拥有住房的财务门槛尤其令人生畏。

所以,特朗普的郊区生活之梦基本上就是政府为白人建造的一个有围墙的村庄,当其他人试图进入时,这里的大门会被关上。

那么拜登有没有提出什么建议,至少能部分弥补这种不公正吗?他提出了一些合理的,重要的,但不是革命性的建议——比如扩大租赁券,同时打击红线政策和排他性分区。特朗普可能会声称,这样的政策会“摧毁郊区”,但只有当你相信,除了血腥的无政府状态,唯一的选择就是建立一个与1955年莱维敦一模一样的社区时,这种说法才有意义。

注:红线政策:罗斯福政府在1934年和1935年创建了联邦住房管理局和屋主贷款公司,目的是帮助居民得到合理的住宅贷款。房主贷款公司需要在全国范围加强和改善对住房的评估工作,因此该机构将全国受评估的城市社区分为ABCD四个等级,并以不同颜色标注,其中D级社区被标为红色,而当时几乎以黑人为主的社区都会被标为红色。“红线”地区往往被拒绝提供贷款。

莱维敦社区指的是莱维特父子建造的郊区城镇,是第一个真正大规模兴建的郊区,被广泛认为是全美国战后郊区的原型。这种城镇的发展,引起了美国城市化格局的重大转变,大大促进了美国城市的郊区化。

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明白,关于郊区之战的恐慌言论,都与保守派关于“自由”和不让政府告诉美国人该做什么的惯常言论无关。个人选择和自由市场并不是使美国成为这样一个隔离且不平等社会的原因。歧视是一种国家主义政策,涉及到运用政治权力,来剥夺人们的自由选择。

而且这种情况还在持续。“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向许多美国白人表明,我们距离成为一个人人都能得到法律平等对待的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肤色如何。(美国黑人已经非常清楚这一点。)

但两党现在最大的不同是,拜登和哈里斯正在努力让事情变得更好,努力让我们的国家更像我们应该成为的样子。相比之下,特朗普和迈克·彭斯基本上是在试图让公开的种族主义再次伟大起来。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