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是否真有数百万隐形支持者将影响美国大选无定论,但是真有很多人羞于承认支持特朗普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共和党号称特朗普有数百万“隐形支持者”,他们真能决定大选胜负扭转乾坤吗?

这里并不是人们通常为了表明重大立场,而买来标牌放置的最显眼位置。但标牌确实放在那里,从一个车库的内墙上显露出来,白色的“特朗普2020”字样在这个夏洛特郊区的街道上刚好可见。

坐在门廊前的全职妈妈蒂芙尼·布莱斯表示,她和许多认识的人都会在11月的大选中投票给特朗普——但很多人一提起这件事就紧张。而这种犹豫正是布莱斯不相信民调结果的原因。民调目前预测,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人今年秋天将在北卡罗来纳州及其他地区遭遇失败。

“我才不信呢,”布莱斯说,“有很多沉默的选民,还有更多的人会在选举前站出来。我认为很多州都正在从蓝色变成红色,但你不会在媒体上听到这些。”

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美国人并没有了解到有关特朗普连任机会的真正情况。对特朗普的支持者来说,这是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也有一定的道理:新闻媒体基本上没能预测到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大选,因为低估了特朗普的选民,而这些选民中的许多人,如今甚至比四年前更不愿意承认自己加入了特朗普的阵营。

特朗普自己也经常这样说。周六晚上,他告诉记者:“我们有沉默的大多数,没人见过他们。”他的一位民调专家约翰·麦克劳克林甚至称其为民调数据中的所谓缺陷,并预测“隐藏的特朗普选民”将证明新闻媒体是错的。

但是,如果据此认为美国紧张的政治活动导致人们向民调机构撒谎,且撒谎人数之多足以解释特朗普糟糕的民调结果的话,二者之间还是存在巨大差别的。

但是,为两党候选人效力的民调专家们表示,有大量隐藏的特朗普选民会在选举日当天跳出来投票,其数量之多足以左右选举结果这种想法,并没有得到最新民意研究的支持——或者说对之前的选举中,选民调查出现偏差的情况没有正确的理解。

这并不意味着拜登的领先优势不会进一步缩小。最近的全国民调显示,拜登领先了多达10个百分点。民意专家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无论政治立场如何,美国人对在除了值得信赖的志同道合者之外表达自己的政治偏好,变得更加谨慎。

但是,如果据此认为美国紧张的政治活动导致人们向民调机构撒谎,且撒谎人数之多足以解释特朗普糟糕的民调结果的话,二者之间还是存在巨大差别的。

共和党民调专家惠特·艾尔斯说:“很多投票给特朗普的人,身处在一种在政治上难以捍卫这一立场的环境中,因为支持特朗普已经变得如此不可接受。但我仍然不相信,不把政治立场告诉你的商业伙伴、你所在的扶轮社或乡村俱乐部的同伴,和不把政治立场告知民意调查员是一回事。”

注:扶轮社(Rotary Club )是一个全球性的由商人和专业人员组织的慈善团体,在全球范围内推销经营管理理念,并进行一些人道主义援助项目。

美国人对民调机构隐瞒真实意图的可能性,以前就给总统选举带来了不可抗拒的阴谋感,尽管几乎没有确凿的例子能证明其对总统选举有什么影响。政治专家将这种猜测与四年一度的协调大会预测相提并论,自1952年以来,该大会就再没举办过。

注:协调大会是指在初选或者党代表大会的第一轮投票中,旨在获得该党提名的候选人未获得大多数选票。提名事宜将会在接下来的投票中继续进行,有时会出现一些幕后交易,从而使候选人能够得到足够支持。

2008年,有人问,奥巴马的支持率是否被那些不想说不支持他的人在民调中夸大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四年前,有些人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也存在类似的现象,因为他们羞于暴露自己的身份。当特朗普在几个摇摆州以微弱优势获胜时,他的支持者认为,这些羞涩的选民是这些州的民调未能体现出特朗普优势的一个原因。

与国会共和党人合作的民调专家戴维·温斯顿说:“人们会说谎,这是一个有趣的理论,也不是完全出乎意料。但试图证明这件事显然是非常复杂的,你能怎么证明呢?问他们‘你在撒谎吗?’”

特朗普的支持率可能被低估了一小部分,过去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像北卡罗来纳这样的州,胜负的差距可能很小,少计票数可能会决定民调结果是对还是错。

温斯顿表示,许多支持特朗普存在隐藏选民理论的人依据的是布拉德利效应,该效应以洛杉矶前市长汤姆·布拉德利(注:美国黑人政治家)的名字命名。1982年,尽管他的民调结果一直领先于他的白人对手,布拉德利还是在加州州长竞选中落败。在政治科学家中,出现了一种解释民调结果与选举结果之间存在差距的理论,即认为白人选民担心,如果他们不表示自己支持布拉德利,就会被视为种族主义者。

但有人质疑布莱德利效应的有效性,其中包括布拉德利的前顾问之一布莱尔·莱文。他认为,布拉德利是因为各种互相交织的复杂因素才选举失利的,其中强大的共和党缺席投票运动,以及他提出的不受欢迎的枪支管制计划,导致共和党选民激增。

温斯顿说,如果选民真的害怕表达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民调中的其他数字也会反映出这一点,比如出现未决定投票的选民比例上升,而不是拜登的支持率上升。他说:“如果真是这样,人们不会说他们要投票给拜登,而是说他们还没有决定。”

虽然特朗普的盟友肯定夸大了隐性选票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证据表明民调漏掉了特朗普的一些选民。民意专家表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可能被低估了一小部分,过去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像北卡罗来纳这样的州,胜负的差距可能很小,少计票数可能会决定民调结果是对还是错。

2012年在民调中领先于米特·罗姆尼的共和党人尼尔·纽豪斯说:“我们假设选情将变得更加激烈,到那时,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的规模可能很容易发挥作用”。

纽豪斯表示,2016年,当受访者被要求按下按钮记录自己的政治偏好,而不是与真人交谈时,特朗普在电话调查中的得分往往会高出2到3个百分点。在选后民调中,当他问人们是否曾经不愿意谈论自己的投票时,35%的特朗普选民承认是这样的。这些选民大多是来自偏民主党县的女性。

纽豪斯最近又进一步发现了这种不情愿心理的证据。在上月底他在北卡罗来纳州和爱荷华州进行的民调中发现,当被问及是否认识某个人,除了最亲密的朋友以外,他们不会告诉任何人自己支持特朗普时,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回答“是”。

纽豪斯说:“这完全证实了‘害羞的特朗普选民’的说法”。但是他补充说,就算民意调查少算了一些特朗普的选民,没有人能肯定到底少算了多少。这些选民往往用特别的表现方式和坚定的态度显示对总统的支持。

不管怎样,民调专家表示,他们已经纠正了在2016年犯下的最大错误之一,当时他们没有考虑到参加投票的选民中存在大量没有大学学历的选民,而这其中的许多人把票投给了特朗普。这次他们还在民调中囊括了更多可能去投票的选民,而不是像之前经常做的那样,仅仅包括那些明确表示有可能投票的人,因为他们预计本次大选投票率会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民意专家仍在努力解决的一个变量是,两极分化的政治气氛如何影响了他们工作的准确性。最近的研究表明,尽管自我审查在大多数美国人中似乎正在上升,但保守派担心,他们比温和派和自由派更有可能因为诚实地表达自己的政治信仰而成为攻击目标。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问题不是沉默的特朗普选民,而是消失的特朗普选民,这一人数比沉默的选民多得多。

在偏自由派的卡托研究所上月进行的一项调查中,77%的保守派人士表示,他们觉得无法分享自己的政治观点,因为其他人可能会觉得他们的观点令人不快。这一比例高于2017年的70%。在自由派中,52%的人表示有这样的担忧,而三年前这个比例是45%;在温和派中,这一比例为64%,此前为57%。

对布莱斯这种选民的采访表明,人们对政治言论的不安已经变得高度政治化。她说:“我看到民主党人没有保护我们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

不过,民主党民调专家杰夫·加林表示,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低的真正原因不是调查方法有缺陷,而是他无法扩大自己的联盟。

加林说:“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问题不是沉默的特朗普选民,而是消失的特朗普选民,这一人数比沉默的选民多得多。”

这种情况的另一面是那些在2016年没有投票给特朗普的人,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的支持者,但这几乎不构成影响。加林说:“在希拉里的支持者中,转投特朗普的比例不到5%”。

道德与公共政策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亨利·奥尔森注意到,对那些希望隐藏选民将拯救特朗普的人来说,数据中还有另一个警告信号:现在支持第三方候选人的人并不多,而这些人原本可能会转而投票给共和党。奥尔森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虽然一些保守派选民经常在选举前几个月将自己与自由党候选人绑定在一起,但许多人最终还是回到了共和党的怀抱。

但与2016年自由党候选人加里·约翰逊较高的一位数支持率相比,该党本届候选人乔·乔根森目前在民调中的支持率微乎其微。

不过,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人中,这些事实似乎都没有削弱他们的信心,也没有让他们相信,应该对民调显示特朗普将输给拜登感到担心,或者应该对其他显示该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蒂利斯落后于民主党对手卡尔·坎宁安的民调感到担心。

北卡罗莱那州众议院的共和党发言人蒂姆·摩尔说:“这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如果考虑到我们国家的分化程度,当涉及到总统选举时是多么的两极化,那么有多少人是真正的还没下定决心呢?”摩尔认为,到现在还说尚未做出决定的选民,将最终决定支持特朗普,并帮助他赢得该州。

在布莱斯所在的夏洛特郊区社区,许多应门的人都愿意说自己支持特朗普连任。但当被问及姓名时,几乎没有人愿意说。

一位女士表示:“我还想留住我的朋友”。

在这条街街尾的另一处住宅,一名勉强开门告诉记者他要投票给共和党的男子开玩笑说:“别烧了我的房子。”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