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的新主编,将如何管理这个正在经历巨大变革的新闻部

2022-04-21 21:56:47

Michael M. Grynbaum 和 Jim Windolf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介绍了即将成为《纽约时报》的下一任执行主编约瑟夫·卡恩过去在新闻界的履历和成就,以及对时报未来的规划和展望。

约瑟夫·卡恩,美国海外记者俱乐部(OPC)年度颁奖晚宴视频截图

普利策奖得主、驻中国记者约瑟夫·卡恩(Joseph F. Kahn)被选为《纽约时报》的下一任执行主编,这是新闻编辑部的最高职位,他曾领导《纽约时报》的国际部,后来作为执行编辑帮助纽约时报进入数字时代。

卡恩现年57岁,目前是纽约时报编辑部二把手,即将担任美国媒体和全球新闻业中最具影响力的职位之一。他将接替迪安巴奎特,巴奎特的八年任期预计将于6月结束。

这一消息是由纽约时报的发行人阿瑟·格雷格·苏兹伯格(A.G. Sulzberger)在本周二宣布的。

苏兹伯格在给纽约时报员工的备忘录中写道:“对许多人来说,尤其是那些与卡恩一起工作过的人,这一宣布并不令人惊讶,他是一位出色的记者,一位勇敢而有原则的领导者。卡恩带来了无可挑剔的新闻判断力,对塑造世界的各种力量有着深刻的理解,长期以来,他帮助记者创作出他们最富雄心和勇气的作品。”

卡恩的任命,表明苏兹伯格选择了一位深谙传统报纸报道和编辑价值的资深记者,来领导这个正在经历巨大变革的机构。在数十年来致力于印刷版的“每日奇迹”之后,纽约时报正专注于数字化的未来,并在全球范围内争取更多的受众。

近年来,卡恩一直在领导时报重新设计新闻编辑室,以适应现代媒体所要求的速度和灵活性。他推翻了以印刷品为中心的策略,扩大了实时新闻更新的范围,并强调视觉新闻与文字一样重要。他还领导了纽约时报的国际扩张,在欧洲和亚洲建立了新闻中心。

现在的新闻编辑部与卡恩24年前加入的编辑部有很大的不同。纽约时报的新闻报道分布在播客、电视纪录片、电子邮件通讯和智能手机上的新闻、烹饪和游戏应用程序中。专业报道记者与程序员、数据分析员和受众发展专家一起工作。

与此同时,在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认同的激烈辩论导致社会分裂的情况下,人们对独立新闻所扮演的角色的看法正在改变,纽约时报正在努力应对这种改变。卡恩说,“在一个两极分化和党派纷争的时代”,确保公众的信任是他的首要任务之一。

Photo by Marco Lenti on Unsplash 

卡恩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政治潮流将走向何方。我们不能去追赶,而是要承诺并重新致力于成为一个独立的机构。”

他将接替巴奎特,巴奎特在任期内为纽约时报赢得了18个普利策奖,在这段时间里,特朗普的政治崛起和一场扰乱全球的疫情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巴奎特现年65岁,已经达到了传统上纽约时报执行编辑卸任的年龄,在接受采访时,巴奎特拒绝就其未来的计划发表评论。在周二的备忘录中,苏兹伯格只写道,巴奎特“将继续留在纽约时报,领导一个令人兴奋的新事业”。

作为纽约时报的第一位黑人执行主编,巴奎特鼓励他的记者们进行能够产生最大影响力的调查。他帮助指导了多项重大报道,曝光了特朗普长达数十年的避税行为,福克斯新闻明星比尔·奥莱利和好莱坞大亨哈维·温斯坦的不正当性行为,这些报道推动全球对工作场所行为的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

在巴奎特的任期内,读者人数从2014年初的96.6万人猛增至约1000万人,因为苏兹伯格试图减少报纸对崩溃的广告市场的依赖,强调公司数字产品的付费订阅收入。

巴奎特还化解了报纸内外的争议。

一个获奖的播客《哈里发》(Caliphate)被发现远远没有达到报纸的新闻标准。2021年,记者小唐纳德·麦克尼尔遭到投诉,因为他在报道纽约时报赞助的高中生旅行中,使用了种族主义口号。新闻编辑室的员工呼吁更积极地致力于员工多样化。这家传统上被一些保守派指责有偏见的报纸,现在还面临着一些自由派对其报道的批评。

卡恩在2016年被提升为执行编辑,他是巴奎特最亲密的知己之一。但是,巴奎特以外向和休闲的风格著称,而卡恩则比较保守。他面临的部分挑战是如何与约1700名员工打交道,这是纽约时报171年历史上员工人数最多的时刻,其中一些人因为疫情从未在办公室工作过。

卡恩在波士顿郊区长大,是企业家利奥·卡恩的长子,利奥·卡恩是零售业的先驱,曾在东北地区创办连锁超市,也是办公用品连锁超市史泰博(Staples)的创始人之一。利奥·卡恩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新闻学学位,在他的商业成功之前曾短暂地担任过记者,他经常与他的儿子一起剖析报纸的报道。

约瑟夫·卡恩编辑了他高中的报纸,在哈佛大学就读时,他曾担任哈佛大学本科生日报《哈佛克里姆森报》的社长,他于1987年从哈佛毕业,获得了历史学学位。他曾为《达拉斯晨报》短暂报道过德克萨斯州的普莱诺市。他曾经的一位教授认为,中国可能是下一个十年的大事件,受这位教授的启发,卡恩在哈佛大学重新攻读了东亚研究的硕士课程,并开始学习普通话。

Photo by Jon Tyson on Unsplash 

到1989年,他在北京成为《新闻晨报》的自由撰稿人。在报道了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后,他说服了达拉斯的编辑们让他继续留在中国担任记者。他的报道并非没有风险。他曾一度被中国当局拘留,并被勒令离开中国。1994年,他因一项联合国际报道而获得了普利策奖。

那时,卡恩已被《华尔街日报》聘用,被派往上海。他在《远东经济评论》担任了一段时间的编辑和出版人之后,于1998年跳槽到了纽约时报,《远东经济评论》目前为《华尔街日报》的母公司道琼斯所有,现已停刊。

在调回上海之前,他报道过华尔街和经济。2003年,他成为纽约时报的北京分社社长。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他一直在中国工作,并在2006年与纽约时报记者吉姆·亚德利一起调查了中国法律制度的缺陷,并获得了又一个普利策奖。

卡恩于2008年回到纽约,担任外国副主编,并于2011年被任命为国际主编。第二年,他加入了由纽约时报商业版块牵头的编辑团队,公布了一份获得普利策奖的调查报道,内容是调查中国统治精英的隐性财富,迫使中国政府屏蔽了纽约时报网站。

在提拔卡恩为总编辑时,巴奎特以强烈的预期描述了他的职责:“领导我们建立未来的纽约时报,并努力解决我们未来报道内容的问题。”

在最近一次纽约时报的内部会议上,卡恩提出了一些优先事项。

他提到了在一个两极分化的时代保持编辑的独立性。他重申了建立一支代表思想、性别、种族和社会经济背景多样性的工作队伍的承诺。他还为纽约时报在新闻业的地位描绘了一条雄心勃勃的道路,表示时报应将自己视为几十家新闻机构的直接竞争对手,包括CNN和BBC这样的全球电视网络,以及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roject)和信息报(The Information)这样的小众新秀。

纽约时报的新闻和财务行动受到新闻业内外的关注,卡恩作为执行主编的决定也不例外。苏兹伯格是1896年买下纽约时报的阿道夫·奥克斯的后人,他在备忘录中说,把家族报纸的未来托付给卡恩,他感到很放心。

这位出版商写道:“这仍然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时期,卡恩的智慧、正确的判断力和在攻击下的坚定使他成为了一名完美的主编,能够在这一来之不易的势头上再接再厉,带领新闻编辑部应对未来的挑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