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著名的啤酒公司如何在战时继续为乌克兰人提供啤酒?

金融时报的Judith Evans介绍了乌克兰最大的本土啤酒公司奥伯龙在战时的情况,这家公司在苏联时期被建立,在乌克兰独立后私有化。当俄罗斯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后,这家公司已经经历了沉重的打击。在开战后经过暂时的禁酒令,现在已经继续复工。

Photo by: Babij from Puławy, Poland,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当乌克兰最大的独立啤酒厂奥伯龙 (Obolon)股份公司的总裁奥列克桑德·斯洛博迪安(Oleksandr Slobodian)在视频中发言时,基辅响起了空袭警报。但他并没有去避难。

他说:“我们已经厌倦了,我们不走。我们相信防空系统的效率。我们是故意继续工作的。”

他是在俄罗斯军队开始进攻乌克兰的两个月后发言的,这里留下了包括数千人死亡的破坏痕迹。在那段时间里,奥伯龙公司位于基辅郊区的同名工厂(公司自诩为欧洲最大的啤酒厂),已经有数十名员工和他们的家人睡在地下室的防空洞里。

在入侵后的几个星期里,这家公司与一些俄罗斯控制区的团队失去了联系;失联的包括被困在基辅地区的一个占领区的首席执行官伊霍尔·布拉克。在乌克兰东北部奥赫蒂尔卡有100多年历史的奥伯龙公司的生产基地,工人们被迫在俄罗斯军队轰炸当地时灭火。

这家酿酒商的3200多名员工中,约有200人已停止工作加入战斗,而其他人则逃离乌克兰以保证子女的安全。三名销售人员被杀,其中一名在被围困的马里乌波尔,两名在基辅郊区的布查,俄罗斯军队被指控犯有包括处决平民在内的战争罪。

然而,这家以淡色啤酒著称的公司本月再次加大了酿酒的力度。在与后勤挑战作斗争时,首席执行官的助手已经开始操作一辆叉车。斯洛博迪安说:“我们真的很欣赏他的精神。人们正在展示他们的真实本性。”

奥伯龙还不得不应对零售业关闭、禁酒令和燃料短缺的问题。2月实行戒严令后,许多地方官员,包括乌克兰的主要城市,开始禁止卖酒。3月,奥伯龙公司的啤酒产量只有去年同月的6.5%。一些地方,如奥赫蒂尔卡的啤酒厂,转而为当地医院和公众生产饮用水。

但一个月后,一些禁酒令被放宽,部分原因是为了帮助恢复经济,斯洛博迪安说,在4月的第一周,奥伯龙公司的饮品系列和麦芽生产量激增到上一年的近70%。

俄罗斯军队在过去的入侵已经对这家公司造成了损失。

位于基辅的奥伯龙工厂。Photo by: Håkan Henriksson (Narking),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斯洛博迪安说,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克里米亚塞巴斯托波尔的一个生产基地被查封,使公司失去了近4000万美元的资产。吞并克里米亚和顿巴斯的战争使这家集团损失了40%的当地市场。他说:“被吞并的领土历来是我们表现最好的市场。”

66岁的斯洛博迪安是抓住后苏联时期私有化的机会,建立商业生涯的人之一。然而,他一开始并没有选择成为一名酿酒商。在商科毕业后,他的重点是食品工程,根据苏联的规定,他被分配了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奥伯龙公司。

这家啤酒厂的建立是为了创建一个苏联啤酒品牌,以满足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需求,同时利用基辅地区的水质和充足的粮食。

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不到一个月,33岁的斯洛博迪安就被员工选举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三年后,这家集团在员工的收购中被私有化。

斯洛博迪安说:“我们当时很年轻,充满热情,相信公司的改革。我们相信我们年轻的国家。”他获得了公司0.14%的股份,此后逐渐建立了9%的股份。

意识到随着前苏联的开放,跨国啤酒商将进入乌克兰,斯洛博迪安试图通过出口导向的战略获得优势,利用由此产生的外汇,购买现代酿造设备。

1998年,他离开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改任董事长,后来又担任总裁,参加了乌克兰议会的竞选,并在议会中担任了三届议员。到2014年,奥伯龙公司已向70个国家出口,其中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销售量很大。它还在其九个生产基地生产苹果酒、软饮料、即饮鸡尾酒和矿泉水。

根据咨询公司欧睿的数据,2020年,这家集团在乌克兰超过20亿美元的啤酒市场中占有17.5%的份额,而嘉士伯为30%,百威英博为25%,后者与土耳其啤酒商艾菲斯集团在当地有一家合资公司。2021年的收入为60亿格里夫纳(约2.05亿美元)。

当普京的部队今年发动袭击时,斯洛博迪安正与家人在喀尔巴阡山脉度假,刚从新冠中恢复过来。

他说:“当这波新的侵略开始时……我们离开了基辅。我们决定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们很幸运地离开了,因为我们住在基辅的北郊,靠近布查。第二天晚上,俄罗斯军队开车穿过这些北郊。我们变得无处可归。”

斯洛博迪安开始从山村远程协调奥伯龙公司的子公司,在首席执行官失去通信联络后,他在惯常的战略角色之外又多了一个角色。3月,轰炸接近了巨大的基辅酿酒厂,但它没有受到影响,而其他建筑,如不到四英里外的Retroville购物中心则遭到了猛烈轰炸。

现在,俄罗斯军队已经从首都撤出,斯洛博迪安已经回到基辅,首席执行官也很安全,并重新取得了联系。虽然产量在增加,但在俄罗斯封锁乌克兰的港口后,出口仍然受到严重限制;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销售已经停止。

斯洛博迪安正急切地等待着英国向乌克兰交付反舰导弹的报道,希望这将有助于恢复港口的使用。

他补充说,基辅本身正在“恢复活力”,居民们正冒着四小时的交通堵塞回到城市。

奥列克桑德·斯洛博迪安。Photo by: Илья Хохлов,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财务上,公司的情况很困难;像许多乌克兰企业一样,它正在遭受周转资金和流动资金的短缺,而客户未支付的账单却在不断增加。公司计划在5月推出一种非同质化代币,与独特的啤酒标签挂钩,以筹集货币来帮助支付员工的工资和资助饮用水供应。

但鉴于这种情况,斯洛博迪安相信公司能够生存下去。“乌克兰人非常善于保持冷静并继续战斗,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绪蔓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