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大西洋月刊:特朗普的粉丝们为何对“大谎言”如此深信不疑?

Sarah Longwell在《大西洋月刊》发文称,对于特朗普的许多选民来说,认为大选结果被窃取还并不是一个完全成型的想法。这更像是一种态度,一种抱团行为。

krassotkin,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大约有35%的美国人都相信由前总统特朗普不懈推动、被保守派媒体放大的大谎言,其中包括68%的共和党人。他们认为特朗普才是选举真正的赢家,他本应该继续留在白宫。

我经常组织焦点小组以便更好地了解选民对一些关键政治话题的看法。最近,我决定找出2020年特朗普的支持者对大谎言深信不疑的原因。

对于特朗普的许多选民来说,认为选举结果被人窃取还并不是一个完全成型的想法。这更像是一种态度,一种抱团行为。他们虽然知道发生了一些邪恶的事情,但不甚了解。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因为其他人不与他们为伍感到困惑,甚至气恼。

正如一位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女士告诉我的那样,“我也说不上来,但总感觉不对劲。”一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男子说:“这件事似乎有点不对劲。”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男子则表示:“我嗅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

故事的具体细节各不相同。是乌戈·查韦斯(前委内瑞拉总统)偷了选举的钱吗?还是中央情报局?又或者是意大利的国防承包商?类似这样的古怪说法似乎并没有使阴谋论的声音减少,而是更为持久。不管可信与否,人们提出的问题越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对官方结果就越不信任。

也许这是因为多年来,“大谎言(Big Lie)”一直是他们所处环境的背景噪声的一部分。

还记得特朗普在2016年开始传播美国选举被“操纵”的观点吗?当时他认为自己会输。许多共和党人坚信,一旦抓住机会,民主党人便会窃取选举结果。当2020年大选到来时,特朗普确实输了,他的选民也已经准备好对结果质疑到底。

一些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看着那些数字却并不能理解。为什么2020年的投票人数会比2016年的多?一名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男子在被问及他认为选票被窃取的原因时说:“特朗普在上次选举中获得的选票比2016年多1000万张。你觉得拜登能比这还多吗?”

Photo by Arnaud Jaegers on Unsplash

“大谎言”的信仰者在试图解释他们怀疑那些投票给拜登而不是特朗普的数百万人的原因时,通常会指出集会上的人群规模。正如这位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男子所说:“我亲自去参加过特朗普的集会,那些集会人群挤满了体育馆,而拜登的集会甚至连一个该死的图书馆都填不满。所以这不是真的。我不会相信最后的选举结果,别被骗了。”

还有另一个常见的说法,那就是选票在选举之夜“反转”了。特朗普的支持者当晚睡觉时还以为特朗普已经赢了,但醒来后却发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现实,这让他们大为震惊且陷入深深的怀疑。一位来自乔治亚州的女士告诉我:“当我上床睡觉时,特朗普还遥遥领先,结果我一觉醒来,他却开始落后了。这绝对不可能。”

早在大选日之前,媒体就对“红色幻象(red mirage)”发出过警告,并提醒美国人,特朗普可能会在选举之夜大幅领先,但随着邮寄选票的清点,这种优势就消失了。但如果你看的是福克斯新闻,可能不会了解到这些。相反,特朗普、亲特朗普的政客和保守派媒体正合谋让选民相信一个阴谋。

特朗普猜中了在深夜统计的邮寄选票大部分都将流向拜登。所以他把邮寄选票看作是欺诈行为。一位来自乔治亚州的女士告诉我,邮寄选票是“一堆垃圾”,但没有作进一步的详细说明。

试图澄清事实往往适得其反。当你告诉特朗普的选民选票没有被偷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却会把这作为证据。一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女士告诉我,“正是他们的激烈反驳,让我更确信选举的确是被操纵的。”

这些选民并不是坏人或愚蠢的人。问题是,大谎言已经融入了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从与特朗普结盟的政客、与他们志趣相投的同僚以及亲MAGA的媒体那里听到同样的虚假言论,不断地被洗脑。

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是共和党人就要相信大谎言。只要共和党领导层继续推动和纵容大谎言,共和党人便越是深信不疑。如果说我从我的焦点小组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选民们不要那么绝对地相信某件事是真的。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