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安省省选,除了四大主流党外,还有这些小党派在争夺选票

2022-05-14 14:40:03

距离加拿大安大略省省选还有不到三周的时间,CBC介绍了除主流的四大党派外,其他参选的小党派。专家认为,这些小党派虽然不太可能赢得席位,但它们可以在其他方面产生影响。如比安省保守党更偏右的政党,可能会分散保守派选民的选票。

新蓝党官网截图

上周三晚上,在渥太华郊区一个闷热的小酒店房间里,100多名支持者聆听了一个政党领导人和当地候选人90分钟的演讲,他们参加了该政党有史以来的首次选举。

“我非常感激他们的出现,”新蓝党(New Blue Party)领袖吉姆·卡拉哈里奥斯在活动结束后告诉CBC。

“我们每迈出一步,就会获得动力。我们没有捷径可走。所以这都是草根阶层的努力。但每次开会,我们都会感到惊喜。”

与2018年成立的安大略党一样,新蓝色党将自己定位为比道格·福特领导的进步保守党更保守的政党。

新蓝色党和安大略党有相似之处。他们的政纲都有反疫情强制措施的立场,并且都有一个在任的省议员,在上个任期被保守党党团开除。

他们是21个小党派和41个独立候选人中的一员。这些政党在6月2日的省级选举中争夺对4个主流党派选择不满的选民。

在5月12日截止日期前在安大略选举登记的900名候选人中,有400多名隶属于小党派。

然而,由于这些小党派在民意调查中经常被归为“其他”一类,因此很难知道任何一个政党可能获得多少支持。

目前,民意调查显示,当被问及他们会把票投给保守党党、自由党、新民主党还是绿党时,约有5%或6%的人回答“其他”。但是根据TheWrit.ca民调分析师,负责CBC民意调查跟踪的埃里克.格勒涅说,这个数字可能具有误导性。

截至5月13日安省省选的民调数据,目前福特的保守党领先。图源:CBC

“当民意调查人员有一个他们认为是‘其他’的类别时,很多不投票的人或那些不确定他们会投票给哪个政党的人,都会选这个类别。所以这个数字通常有点夸大。”

例如,在2018年的省级选举中,只有1%的选票投给了非主流政党。

尽管如此,新蓝党和安大略党似乎在这次竞选中占据了“其他”类别的大部分席位。

新蓝党有124名候选人,而安大略党有105名(大多数其他小党只有不到20名候选人)。

这两个党都有活跃的领导者,举办活动,你可能会看到他们的一些标志。

两党都反对疫苗护照。他们都呼吁父母在如何教育孩子方面有更多的公共资助选择。他们反对在学校讨论性别认同和种族问题,比如新民主党在一项私人法案中呼吁的关于教育种族平等的措施,或者新蓝党党纲所称的教室里的“觉醒”行动主义。

考虑到两党之间的相似之处,以及两党都在争夺同一阵营选民的事实,人们可能会认为两党会合并。

但这次选举不是这样。

今年早些时候,安大略党向新蓝党发出了某种形式的合并提议,但遭到了拒绝。卡拉哈里奥斯则指责安大略党领袖德里克·斯隆在党魁辩论中支持前联邦保守党领袖艾琳·奥图尔,斯隆对此予以否认。

两党之间有明显的个性冲突,同时也有一些政见上的差异。

新蓝党仅成立16个月

新蓝党于2021年1月在安大略选举中获得正式认可,由夫妻组合贝琳达和吉姆·卡拉哈里奥斯创建。

贝琳达是现任剑桥选区的省议员。她于2020年7月因投票反对第195号法案而被罢免,该法案允许政府在不咨询立法机构的情况下,每月修改一些与疫情有关的紧急命令,时间最长为两年。

吉姆目前是基奇纳-康内斯托加选区的候选人,揭露了过去在保守党候选人提名时存在的问题。他还参加了2020年的联邦保守党领袖竞选,但两次被淘汰。

“打击政党内部选举中的选民欺诈”是新蓝党纲领的一部分,它将废除政党获得的选票补贴,这笔费用由纳税人买单。保守党领袖福特在2018年曾表示,他将取消这一补贴,但从未付诸行动。

新蓝党纲领要求拆除正在运行的风力涡轮机(他们表示,这将降低水电价格),取消碳税(由联邦政府对安大略省征收),并将消费税从13%降至10%。

它还将取消《多伦多星报》的在线赌场牌照,并对任何接受联邦补贴的媒体机构征税,这是其促进“自由媒体”计划的一部分。

安大略党上次省选只获得了2300多张选票

安大略党成立于2018年,当时有5名候选人参选,获得了2316张选票。

去年12月,前保守党议员德里克·斯隆成为该党领袖。2021年1月,他因接受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捐款而被联邦保守党党团开除。

截至周五下午,他的推特账户已经被暂停。

图源:CBC

斯隆目前正在黑斯廷斯-伦诺克斯和艾丁顿选区竞选,这也是他担任国会议员两年来的竞选选区。

现任查塔姆-肯特-利明顿的省议员里克·尼科尔斯,也在去年12月加入了安大略党,并在这次选举中再次竞选。尼科尔斯去年8月因拒绝接种疫苗而被移出保守党党团。

在彼得堡-卡瓦塔选区参加竞选的还有汤姆·马拉佐,他曾担任二月份占领渥太华市中心三周的卡车抗议者的发言人。

事实上,斯隆说,安大略党已经吸引了许多支持车队抗议的人。

“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支持面临困境的卡车司机”,斯隆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他指的是《紧急状态法》的使用以及警方清场渥太华市中心街道的行动。

抗议活动还引起了特朗普前顾问罗杰·斯通的注意,他被安大略党聘为“高级”竞选策略师。(斯隆说,斯通是在给该党做“私人交易”。)2020年,斯通因向美国国会撒谎和妨碍司法公正被判40个月监禁,但特朗普在那年晚些时候赦免了他的刑期。

安大略党谈到了“上帝至上和法治”。其独特的承诺包括取消当前政府的数字身份计划,降低与急需工作相关的高等教育项目的学费,同时取消对“劳动力市场需求低的项目”的资助。

作为其住房政策纲领的一部分,安大略党希望制定该省的移民政策,“最终的结果是减少安大略许多城市地区难以承受的住房需求。”它还将废除前自由党省政府围绕堕胎诊所制定的“泡沫地带”立法(注:该法案阻止在堕胎诊所、医院和堕胎者家里周围发出任何支持生命的信息)。

小党派的“局限性”政纲

给这些组织贴上“边缘”的标签似乎很容易,但他们的支持者并不这么认为。

一名新蓝党的支持者告诉CBC:“并不边缘。这些都是普通人,他们有固定的工作”。

政治专家说,事实上,许多小政党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为那些感觉被主流政治疏远的人创造了空间。

圭尔夫大学政治学教授塔玛拉·斯莫尔说:“在安大略选举委员会建立的金融体制下建立一个政党,不适合胆小的人。”

“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相信,在这里,他们至少能感到自己在行使民主权利,也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她说,虽然许多小党都有倾向于宣传特定观点的“局限性”纲领,例如“选举改革党”或“有特殊需要者党”,每个党都有两名候选人,有些人长期在党内活动。

斯莫尔说,几十年来,安大略绿党一直是一个小党,但现在在皇后公园有了一名现任省议员。这是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安大略立法机关首次看到来自第四个政党的省议员。

新蓝党或安大略党是否有这种持久的力量还有待观察。但他们不太可能对6月2日的选举产生太大影响。

这不仅是因为支持者的数量只占合格选民池的一小部分,而且他们通常是分散的,这使得一个小党派几乎不可能在安大略省的简单多数制选举系统中赢得一个席位。

滑铁卢大学政治系副院长安娜·埃塞尔门特说:“一个全新的政党在一次选举中获得大量支持者,从而确保它在投票中首先获胜并赢得席位,这种情况很罕见。但它们可以在其他方面产生影响。可能会产生分裂选票的效应。”

她说,在一场势均力敌的竞选中,新蓝党和安大略党可能会吸引到足够多的保守派选票,导致保守党在竞选中落败,尽管她认为目前还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