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收盘于历史最高水平,重回牛市,投资者选择无视经济萧条现实

6月前

标普500指数周二收于历史最高水平,超过了2月19日创下的3386.15点的历史高点,抹去了2月和3月的历史性暴跌,那次暴跌结束了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牛市。

这是全球股市难得一见的奇景,疫情爆发后美国政府不得不采取了封锁措施,导致了经济萧条,股市随之暴跌,然后短短几个月过去,在美国史无前例的大力度经济刺激措施之下,以及投资者对开始对全球经济从疫情中不懂得越来越乐观的情绪推动下,美股出现了史上最短一次熊市。

标准普尔500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约5%。从最低点到最高点,只用了126个交易日。从大型科技公司到遭受重创的能源股,所有股票都已从低谷中大幅反弹。亚马逊股价今年以来上涨近80%,而哈里伯顿公司股价较3月份低点上涨了两倍多,其2020年的跌幅降至约33%。高乐氏公司则是此次疫情的赢家之一,股价今年上涨了近50%。

股市的好转,反映出投资者寄希望于明年企业收益和经济活动将会好转。但许多人还在努力弄明白经济增长与持续的健康危机之间的关系。仅在美国,疫情就导致17万人死亡,失业率升至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并破坏了历史上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

观察人士指出,市场上有一种即将赚钱的兴奋感,但是投资者也对股市与经济的脱节,人们在商业和生活中看到的情况以及股价走势相背离感到困惑。

在许多投资者看来,美股在2020年创下新高似乎是不可能的。标普500指数从2月份的高点跌至3月份的低点时,跌幅达34%,因为大流行导致全球经济实际上陷入停滞。但随后的反弹几乎同样迅速。

自从美国政府干预刺激经济以来,形形色色的投资者纷纷涌入股市。美联储将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并采取行动稳定信贷市场后,那些发誓绝不会与美联储对着干的机构基金经理继续买入股票。新出现的互联网零佣金交易应用,用最快的速度吸引了大批新手进入市场从事短线交易员。

在推出刺激措施的过程中,美联储已经将债券收益率打到了历史最低水平。在这种环境下,股票变得继续有吸引力,许多投资者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押注股市,否则就可能错过涨势。这个观点变得如此流行,以至于人们用首字母缩写创造了一个新名称,TINA,意思是除了股票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 to Stocks)。

标普500指数从3月份的最低点上涨了50%,主要是由市场上最大型的公司所带动的。在该指数中占比极高的科技巨头受益于社会封锁措施对网络、通信和在线购物服务的推动。

Photo by Ashkan Forouzani on Unsplash 

苹果今年以来已经上涨了55%以上,市值接近2万亿美元,而微软上涨了三分之一。加上亚马逊、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 Inc.和Facebook,这三家公司在标普500指数中的权重约为25%。这使他们对市场走向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这些股票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中的影响力更大,该指数今年已经创造了包括周二在内的34项高点,暴涨了近25%。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则尚未收复由大流行引发的损失,其由30只股票组成的蓝筹股指数比2月份的高点下跌了近6%,2020年的跌幅超过2%。

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在整体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较前几年有所下降。遭受重创的航空、邮轮和能源类股对该指数的影响比以往有所减弱,其中许多股票今年的跌幅仍超过50%。更重要的是,股市并没有反映出真实商业世界的大部分,比如美国大量正在关门和裁员的小企业。

看多股市的人选择无视美国严峻的经济现实,坚持认为会有更美好的前景上。从数据上看,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遭遇了有记录以来最大的收缩,企业利润大幅下降。上个月失业率徘徊在10%以上,零售支出下降,制造业活动收缩。

其中一些指标已开始改善,支持了经济将呈v型复苏的观点。其中,收入预计将在今年剩余时间内以更温和的水平收缩,然后在2021年第一季度开始攀升。失业率水平和销售数据都已从6月和7月的低点反弹。

尽管如此,一些分析师说,标普500指数3月份回升至高点,已使股市的定价处于很高的状态,并面临回调的危险。

FactSet的数据显示,该指数目前的市盈率为22.6倍。股市上一次达到这一水平是在2000年,当时互联网泡沫尚未破裂。大多数大型科技股的价格尤其昂贵,市盈率为26倍。

有分析师认为,美股估值已经非常高,需要用其他市场的股票、黄金和债券对冲。

Photo by Bryan Angelo on Unsplash 

如果美国各州不能控制新感染病例的数量,就可能会重新实施封锁,这可能会推动失业人数回升,并延长经济衰退的时间。有关美国政府与国会进一步救助的谈判可能也会陷入僵局,股市可能会出现短期回调,投资者也会担忧此举对消费支出的潜在影响。消费支出在美国经济中的份额非常高。

今年11月的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也存在不确定性,这有可能重塑经济救助计划。一些分析人士说,如果民主党能横扫白宫和国会,那将是一个特别大的风险。领导层的更迭可能导致美国国会在2017年实施的有利于大公司的减税政策出现倒退,抑制利润增长。

由于这些障碍,一些投资者说,他们不太担心错过进一步的上涨,更愿意获利了结,而这种行为可能在短期内造成市场的大波动。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