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女性创造新兴市场基金,中国大陆市场却不在她的投资名单上

Hank Tucker在福布斯发表文章,出生在北京、9岁移民到美国的金融专业人士珀斯·托尔在目睹了专制制度对人们的伤害以后,决定开发一款新的基金,她的基金与重视可持续发展的ESG基金相似,只是她关注的重点不是环境,而是国家的经济自由程度。目前她的基金规模并不大,但是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已经让很多投资者认识到了专制对经济的伤害,因此,大量资金正在涌入她的基金。

珀斯·托尔,视频截图

当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大多数新兴市场基金暴跌时,珀斯·托尔的自由指数基金避免了大部分的血洗,因为由专制者统治的经济体不会出现在她的买入名单上。

大多数重要的课程都不是在课堂上学到的。2003年,也就是休斯顿的基金经理珀斯·托尔在圣安东尼奥的三一大学(Trinity University)获得金融学位后的第二年,她在香港与父亲生活了一年,并重新找回了自己与中国的联系。在一次上海之行中,托尔结识了一个叫麦琪的女性。两人都是23岁,但她这位新朋友的黑暗背景却令托尔感到震惊。

托尔在德克萨斯州普莱诺市的郊区长大,而麦琪却生活在阴暗中。她没有出生证明,没有学校和医院记录,也没有任何保护她的安全网络。对中国政府来说,麦琪并不存在。她是中国独生子女政策(1980-2015)中,数千万受害儿童之一。由于她的父母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他们向政府隐瞒了她的出生。

42岁的托尔出生在北京,9岁时来到美国,她说:“这项政策改变了我这一代人的文化,中国人口灾难的影响是不可逆转的,我意识到,自由改变了我的生活,也改变了市场。”

中国是大多数新兴市场基金的核心持股,占摩根士丹利(MSCI)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的30%,但如果你仔细研究托尔的“自由100新兴市场ETF”的投资组合,你会发现里面没有一只中国股票。

托尔与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哈弗镇的ETF发行商Alpha Architect共同管理的基金规模仍然相对较小,但它已经从2021年初的3000万美元增长到今天的2亿美元。这款基金也没有投资于普京的俄罗斯。因此,今年到目前为止,MSCI新兴市场指数下跌了17%,而托尔的自由基金只下跌了7.5%。

“自由ETF”可以看作是流行的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基金的近亲,但托尔关心的不是环境和公司治理,而是避免投资于侵犯个人和经济自由的政权。

Esg vector created by redgreystock 

这些风险在去年显露了出来,当时中国对其最大的科技公司实施了一系列任性的罚款,其中包括对阿里巴巴的28亿美元罚款。腾讯和阿里巴巴被迫向政府的“共同富裕”倡议认捐300多亿美元,托尔把这种行为称为“盗窃股东”的讨好姿态,它们的股票也随之暴跌。

中国还强迫蓬勃发展的在线辅导公司成为非营利机构。数十亿美元的财富在一夜之间被抹去。去年春天,高途教育的创始人陈向东损失了100亿美元。中国的困境导致MSCI新兴市场指数在2021年损失了2.5%,而托尔的基金却获得了6.9%的收益。

自由ETF持有了哪些股票?目前,其投资组合的21%是智利公司,如智利矿业公司(Sociedad Química y Minera de Chile),这家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锂(电动汽车电池的重要成分)和碘的生产商之一,碘是X射线造影剂的关键。其中中国台湾地区、韩国、波兰公司的持股比例也很高。

托尔说:“更自由的市场有更可持续的增长。他们能更快地从低谷中恢复过来,而且他们能够更有效地利用资本和劳动力,我一直期望他们会有出色的表现,但我没有想到会发挥得这么快。”

托尔原本打算去读法律,但在香港待了一年后,她开始为富达公司担任财务顾问,先是在洛杉矶,然后在休斯顿。她有来自俄罗斯、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的客户,这些客户告诉她,他们不希望在自己的国家投资,并把这种投资比作资助恐怖主义。这种感觉契合了她对中国的感受。

2014年,为了照顾女儿,她从富达辞职,但继续参加行业会议,因为她在考虑建立一个自由基金。2016年,她受邀参加坎伯兰顾问公司在缅因州北部森林举行的投资经理、交易员和经济学家的专属科托克营聚会(Camp Kotok)。在去那里的路上,她与罗伯·阿诺特共享一架水上飞机,阿诺特是总部位于加州的研究合作公司Newport Beach的创始人和主席,也是非市值加权指数策略的倡导者。

托尔回忆说:“他听了我的想法,在飞机上,我把他当成了倾诉的对象,他也只能当我的忠实听众,但他很喜欢这个想法。”

在营地过了三天饮酒钓鱼的日子后,阿诺特承诺支持托尔,后来成为她的公司——“生命和自由指数”的投资者。托尔创建了她的指数,并将其推销给贝莱德和道富,但他们拒绝了她。2018年,她与Alpha Architect达成协议,在2019年5月推出了她的ETF,股票代码为FRDM。“自由100新兴市场ETF”的费用为0.49%,其中大部分费用归托尔所有。

自由基金持有的前十大股票,数据源:福布斯

托尔在休斯敦的家中工作,每年利用卡托研究所和弗雷泽研究所为165个国家计算的人类自由指数得分来重新平衡她的指数。生命和自由指数将经济和个人自由度按0到10的标准进行评分,使用82个变量,涵盖从被监禁的记者到国际贸易政策等各个方面。

2021年拥有最自由流动市场的新兴地区是中国台湾(第19位)、智利(第28位)和韩国(第31位)(美国排名第15)。托尔将前10或11个新兴市场,根据其自由度得分进行加权;然后她研究每个国家的10大非国有股票,并在各自国家权重内按市值进行加权。

俄罗斯和中国分别排在第126和第150位,从2019年到2021年,印度从第94位下降到第119位,因为它通过封锁网络镇压了农民的抗议活动。托尔的ETF并不十分关注碳足迹等传统的ESG事项,并持有巴西钢铁巨头淡水河谷公司和智利林业和能源企业集团Empresas Copec的股票。

虽然托尔的基金在2022年有所下降,但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创纪录的资金流入,其资产已经是2021年底的两倍。

托尔说:“俄罗斯的所作所为让投资者看到了中国的风险,市值加权在新兴市场上并不奏效,因为它创造了一个巨大的独裁者资金池。这就是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