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华尔街公司,像经营爱彼迎一样经营银行资本

2022-05-25 18:49:38

David Benoit在华尔街日报上介绍了一家利用投资者的资金帮助银行开展更多业务的公司,这家公司已经得到了华尔街和硅谷知名人士的支持,在最近一轮融资中的估值已达到16亿美元,虽然这家公司仍然处于早期阶段,但它有可能在未来重塑银行在市场甚至整个经济中的角色。

Capitolis g官网截图

华尔街的银行正在耗尽保持市场活力的空间。共享经济可以提供解决方案。 

这就是Capitolis 公司背后的逻辑,这是一家由华尔街和硅谷知名人士支持的初创公司。与爱彼迎(Airbnb)将空置房屋变成度假屋的方式一样,Capitolis正在将贝莱德公司等投资巨头的闲置资本,变成银行可以用来促进各种交易的资产。

银行在市场上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它是证券买卖双方的中间人,并向企业提供贷款。监管机构要求它们通过为每项交易预留资本来建立一个缓冲区,以保护储户免受损失。

2008年金融危机后实施的新法规迫使银行增加缓冲资本。银行甚至更进一步,锁定了曾经在金融系统中流动的数万亿美元。银行因此变得更加安全,但它们的接纳能力却减弱了,尤其是在市场混乱的时候。

让我们来看看Capitolis:它将资产管理公司、养老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的投资与银行促成和承销的交易进行匹配。Capitoli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吉尔·曼德尔齐斯(Gil Mandelzis)说,在过去两年里,公司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600亿美元供银行使用,并减少了数万亿美元的交易头寸。

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团是全球市场的两个最大的参与者,他们使用Capitolis来解放他们的交易员,以便与更多的客户合作。这两家银行也是Capitolis的投资者,此外还有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和安德森·霍洛维茨公司。3月份的一轮融资对Capitolis的估值为16亿美元。

Capitoli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吉尔·曼德尔齐斯,Capitolis官网截图

曼德尔齐斯的新想法脱胎于一个老想法。长期以来,银行一直将其大型企业贷款分割并出售给其他银行和投资者。Capitolis想出了如何利用这种银团概念(即由一家或几家银行牵头,多家银行参加而组成的银行集团)将各种银行产品,如外汇掉期和信贷额度等等,变成一种固定收益证券或贷款,并出售给投资者。

例如,花旗集团拥有与其客户的交易挂钩的一篮子股票。Capitolis利用投资者的资金(基本上反映了花旗集团的交易)签订衍生品合约(衍生品合约一般是指从某些基础资产、利率、指数,如股票,债券或商品之上派生的私人合约),将风险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剥离。由此,花旗集团可以自由地进行更多的交易,而投资者则获得固定的分红。

Capitolis将银行的资本需求外包出去的计划,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但有可能在将来重塑银行在市场和整个经济中的角色。将交易所需的资本从执行过程中分离出来,可以使银行为更多的客户(包括企业和消费者)提供服务,而不至于承担太多风险而导致金融系统崩溃。Capitolis的创始人表示,公司目标是使市场能够更好地吸收大幅增长的交易量和贷款需求。

曼德尔齐斯说:“当这一切措施就位时,我们将把资本与承销脱钩。到时候我们回过头就能看到,当银行被捆绑时,它们是如何做的。”

并非所有人都认为银行已经缩减了大量业务,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银行缩减业务是个大问题。已经有大量的市场参与者涌现出来,比如高频交易商和非银行贷款人,它们承接银行现在拒绝的业务。

但有证据表明,银行的资本囤积正在加剧市场的混乱。这种情况发生在2019年9月,当时现金短缺导致一个关键的短期贷款市场的借贷成本飙升。这种情况在2020年3月再次发生,当时银行无法稳定突然波动的美国政府债券市场。这两次,美联储都不得不进行干预。

Capitolis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汤姆·格洛瑟说:“在2008年之前,没有人考虑过资产负债表,现在它推动了所有的决策。”

Capitolis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汤姆·格洛瑟,官网截图

Capitolis是在网球场上诞生的,曼德尔齐斯在他的家乡以色列曾经是酒吧老板,后来成为了银行家和企业家,与摩根士丹利董事和汤森路透前首席执行官格洛瑟定期进行网球比赛。

在发球间隙,两人讨论了金融领域日益严重的脱节现象。投资者和资产管理公司现金充裕,正在寻找新的投资方式,银行却因为缺乏资金而拒绝潜在客户。

曼德尔齐斯就是被拒客户中的一员。当时,他是EBS BrokerTec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一个固定收益交易平台,EBS BrokerTec的母公司收购了他的第一家创业公司。BrokerTec公司需要一个信贷额度,以防在恶劣市场条件下意外出现的追加保证金的要求。

银行曾经向企业发放这些信贷额度,就像他们向零售客户发放棒棒糖一样平常。但在金融危机之后,监管机构要求银行对未动用的信贷额度也持有资本。因此,银行将这些曾经无处不在的福利留给了最大或最有利可图的客户。其他人要么支付大笔费用,要么就失去这种福利。

曼德尔齐斯说,他告诉BrokerTec的董事会,信用额度会很贵,但值得,毕竟在危机中,信用额度可能意味着生死之别,但他找了15家银行,甚至没有一家愿意给他报价。

一本关于孕育了优步和爱彼迎的平台经济的有声书提供了灵感。他问格洛瑟,如果在资本市场上做同样的事情会怎么样?于是,他们与第三位合伙人伊戈尔·捷列舍夫斯基一起,于2017年推出了Capitolis。

道富银行是Capitolis的早期客户。负责道富银行市场部风险和财务资源的托拜厄斯·克劳斯说,这家托管银行在2018年向Capitolis求助,它担心美联储的压力测试会迫使它为其不断增长的外汇交易业务持有更多资本。Capitolis找到了投资者来承担交易后的风险,帮助这个部门在过去五年里将交易量翻了一番。

道富投资了Capitolis,克劳斯也加入了公司的董事会。

他说:“这有助于我们腾出资本,我们可以将其部署在其他地方。”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