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中国年轻人的失业危机

2022-06-01 20:31:16

彭博商务周刊发表文章,由于中国政府对科技行业的打击、严苛的新冠封锁措施,再加上这几年破纪录的大学毕业人数,中国年轻人在找工作这些事情上,正顶着巨大的压力。

中国招聘现场,视频截图

今年2月,郑瑾(音)被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解雇了,当时她在某种程度上还松了一口气,因为她脱离了这个正在衰退的行业。

三个月后,在申请了400多份工作却毫无收获之后,她感到恐慌。

这位26岁的女孩说:“我看不到隧道尽头的曙光”。她接受了大约十几个工作的面试,但没有获得任何录取通知。她曾在南京担任市场研究员,在政府对房地产业实施更严格的融资规则、使这个行业陷入危机后,公司裁员30%,她是其中一人。

她说:“感觉生活没有了希望,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郑瑾现在必须与数以千万计的20多岁年轻人竞争,他们都在艰难地寻找工作,因为疫情和政府的监管打击打破了他们的职业抱负。4月,中国16至24岁的人(包括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攀升至创纪录的18.2%。这是中国全国城市失业率的三倍,远高于美国同一群体的7.9%。

人们越来越担心,中国的失业率会越来越严重,甚至有可能超过2020年新冠疫情首次暴发时的峰值。在上海等地,最新一波奥密克戎疫情和严格的封锁政策,迫使公司裁员或减薪,这还是在它们有幸能继续经营下去的前提下。像郑瑾这样被互联网公司、教育技术公司和房地产企业解雇的数百万人,仍在努力寻找工作。而在2022年,又将有创纪录的1076万名大学毕业生涌入劳动力市场。

谢慧玉(音)就是其中之一,她今年25岁,正在英国攻读数学硕士学位,2021年11月,她前往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实习。她曾获得公司承诺,在她今年夏天毕业后,可以获得一份产品运营的全职合同,但在3月底,当数百万城市居民被迫锁在家里时,公司突然终止了她的实习。公司取消了她和上海约40名应届毕业生的实习机会,称由于新冠病毒的爆发,企业面临着巨大困难。从那时起,来自浙江省的谢慧玉一直被限制在她的出租房里,依靠家乡家人的经济支持和房东提供的食物生活。

谢慧玉在谈到她的求职经历时说:“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有时我在想,接受这么多教育有什么用。

中国(黑)、美国(绿)、欧盟(粉)16-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数据源:中国劳工统计局、美国劳工统计局、欧盟统计局

年轻人正在社交媒体上发泄他们的焦虑,一些大学爆发了对新冠控制的罕见抗议。在中国准备今年秋季召开五年一次的全国代表大会之际,这些都是其高度关注的紧张局势,届时中国最高领导人有望获得前所未有的第三届任期。李克强总理和他的副手胡春华等高级官员已经对就业问题发出了比2020年更强烈的警告。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区副首席经济学家杰奎琳·荣表示,失业率不太可能已经见顶,预测未来几个月可能会达到6.5%的水平。这将是政府自2016年1月开始记录这个数据以来的最高记录。她补充说,在夏天,当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时,青年失业率可能会飙升至接近20%。

与2020年不同的是,今年由新冠引发的经济衰退,是在劳动力市场已经处于紧张状态的情况下发生的。由于房地产市场的萎缩和中国政府去年对互联网平台公司和教培企业的打击,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可能已经流失。

中国一些最知名的企业家正在发表不寻常的公开评论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私营教育公司之一,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俞敏洪。在中国政府对价值1000亿美元的教培行业进行全面改革后,俞敏洪的公司被迫在2021年结束从幼儿园到初中三年及的所有辅导服务,并解雇了6万名员工。

正当新东方着手进行重组并开始稳定之际,新冠危机又造成了一系列新的压力。收入下降意味着公司被迫“进一步削减人力资源方面的开支”,俞敏洪在5月发布在微信账户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尽管我一再对自己说,别急别急,困难一定会过去的,但想到具体事情的桩桩件件,内心的焦虑升腾起来,常常只能靠安眠药来把自己打入睡眠。”

就连科技巨头也在裁员。中国第二大电子商务运营商京东今年将其社区采购部门“京西”的员工人数减少了10%至15%。彭博新闻社在2月报道说,打车巨头滴滴全球公司计划裁员20%之多。据当地媒体报道,腾讯在5月份公布了自2004年上市以来最弱的收入增长,并且正在关闭其体育频道相关的多个业务部门。

招聘会现场,视频截图

这些问题对大学毕业生的打击尤其严重。21岁的李文(音)打算找一份薪水很低的工作,在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做助理,每隔一周工作六天。她在四川省南充市的一所大学主修英语,本打算继续攻读新闻学硕士学位。在今年申请人数激增的情况下,大学大幅提高了分数线,她没有通过入学考试。她对寻找教师工作不感兴趣,说在教培企业倒闭后,竞争变得异常激烈。

她勉强接受的这份工作的月薪为3500元,低于中国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月薪5000元)。她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再次准备参加研究生考试,因为我不清楚三年后我将面临什么样的就业市场。”

中国对劳动力市场的支持在很大程度上是针对企业的,对失业者的帮助有限。政府为企业提供了税收减免等激励措施,退还了以前缴纳的失业保险费,暂停了雇主对社会保障计划的缴款,并为企业培训员工提供了现金补贴。

一些省份已经宣布了帮助大学毕业生的措施。吉林省在3月和4月的大部分时间里处于封锁状态,这个省表示,今年将从2021年起将政府招聘人数增加10%,并在一些政府管理的服务项目中为大学毕业生提供2万个职位,几乎是去年的三倍。广东省的目标是确保今年70%以上的毕业生在7月底前就业,并承诺在国有非营利机构提供6.8万个职位。

对于许多年轻求职者来说,完全退出劳动力市场并加入“躺平”运动的诱惑力越来越大。与数以百万计的人竞争工作的压力对他们来说太大了。

23岁的上海学生大卫·杨说:“我现在压力很大。他去年从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已经被关在家里几个星期了,无法参加深圳等科技中心的工作面试。他说:“我仍然相信我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突然间,你被禁止离开公寓,工作都消失了。”

在向几十个工作岗位投递了简历后,他说他有时感到很沮丧,只想“躺平”。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