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因对通胀反应过慢,加拿大央行遭受猛烈抨击

2022-06-23 04:27:24

路透社报道,加拿大央行因对通胀判断失误,并局限于僵化的前瞻性预期,在物价飙升和加拿大经济开始过热时未能迅速做出反应,而招致批评人士的罕见抨击。

Jeffery J. Nichols (User:Arctic.gnome),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作为全球领先的央行之一,加拿大央行如今正被迫迎头赶上,在加拿大家庭债务水平创下新高、远高于其他七国集团之际,以超出最初预期的幅度上调利率。

随着经济可能陷入衰退,英国央行正面临着政界人士、经济学家甚至普通公众对其决策过程不透明的质疑,并再次要求该行公布会议纪要,这是许多央行的惯常做法。

加拿大央行也承认了自己的失误,并承诺提高透明度,包括将于7月对通胀预测错误进行分析。

但央行仍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反对派保守党领导人热门候选人溥礼瑞的攻击,他经常在社交媒体上指责央行无能,是政府的傀儡。

他还承诺,如果当选,他将解雇央行行长蒂夫·麦克勒姆,此举将需要修改法律,但无论如何已突显出民众的不满程度。

央行第一副行长罗杰斯(Carolyn Rogers)本月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总是有提高透明度的空间吗?可能是吧。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反思的事情,也是我们经常思考的事情。”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独立制定政策的加拿大央行从未面临过如此激烈的政治压力。当时,时任自由党反对党领袖的让·克雷蒂安曾抨击加拿大前央行行长克劳(John Crow)的高利率政策。

溥礼瑞还没有成为反对派领导人,在2025年下次选举之前也不太可能成为总理。但他的攻击正值公众相信央行将抑制通胀对经济至关重要之际。

加拿大央行和其他许多央行一样,在进入2021年秋季时,认为通货膨胀是“暂时的”或“过渡性的”,直到2022年3月才开始加息,当时通胀率已经是2%目标的两倍多。

目前的加拿大物价涨幅为198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5月份涨幅达到7.7%,已经超过目标通胀率长达15个月了。随着生活必需品价格的飙升,通货膨胀的风险越来越大。

加拿大会议委员会(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本周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四分之三的加拿大人预计三年内通胀率仍将高于目标水平。加拿大央行自己的数据也显示,人们对其保持低通胀和稳定通胀能力的信任在下降。

罗杰斯表示:“我们如何保持可信度?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让通胀回到目标水平,我们绝对专注于此。”

“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我们已经正在准备,我们正在努力。”

“一个相当严重的沟通错误”

央行加息缓慢的原因是其在2020年7月锁定了前瞻性预期,承诺将利率保持在最低水平,直到“经济疲软被消化”,预计这一目标需要数年时间。

麦克勒姆在2020年7月表示,“如果你有抵押贷款,或者你正在考虑大宗购买,你可以确信利率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低位。”

罗杰斯说,坚持前瞻性指导是必要的,因为“这样我们才知道下次它会起作用”。

但根据对经济学家和一位前央行行长的采访,这样做束缚了央行的手脚,迫使它在经济过热的情况下,比通常情况下反应更慢。

麦克勒姆还暗示,他希望在升息前就业市场能全面复苏,这一点在12月央行延续政策授权时得到证实,从而创造了更加温和的利率前景。

2001年至2008年担任加拿大央行行长的道奇(David Dodge)表示,加拿大人被误导相信央行并不过分担心通胀,因此“无论如何”都会将利率“永远维持在基本为零的水平”。

道奇对路透表示,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沟通失误”。

道奇和其他接受路透采访的人士都明确表示,央行在疫情暴发时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是正确的,并称这场危机的空前性质令结果难以预测。

罗杰斯说,“我们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我们也弄错了一些事情。我们对此一直是透明的。我们的工作依赖于我们的预测能力,在这种环境下,预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仍坚持刺激政策

特鲁多和财政部长方慧兰为央行的独立性进行了辩护,并将价格飙升归因于全球供应链问题和欧洲出人意料的战争。

一位政府高级消息人士表示,“没有人能把每件事都做好,但加拿大央行没有搞清楚的是,普京打算入侵乌克兰。”

经济学家一致认为,乌克兰战争使局势复杂化,并大幅推高了通货膨胀,尽管在入侵之前,通货膨胀就已经持续了。让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在联邦政府继续推出刺激措施之际,央行现在却在加息。

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方慧兰办公室为这一决定辩护说,今年的预算正处于“迅速收紧财政的道路上,尤其是以其他央行的标准来看”。

在市场押注7月加息75个基点的情况下,经济学家表示,激进的紧缩举措有可能削弱欧洲央行的信誉,因为它曾公开承诺提供廉价资金,但现在却面临着不断飙升的偿债成本。

加拿大一度火热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因利率上升而受到影响,销售大幅下降,房价也从2月份的高点回落。

渥太华居民斯特瓦(David Strva)说,加息似乎并没有帮助减缓失控的物价。他补充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相信加拿大央行会让通胀回到目标水平。

“如果他们只是提高利率,而这是他们的主要控制手段,我不确定这能起到多大作用,”他耸了耸肩说,“通货膨胀仍在上升。”

加拿大丰业银行负责资本市场经济的副总裁霍尔特(Derek Holt)说,重新赢得公众信任的一个方法是公布央行会议纪要。

他说:“加拿大央行说,决策是由共识推动的,所以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么他们披露如何达成共识的过程绝对没有问题。”

就加拿大央行而言,之所以不需要正式会议纪要,是因为它的决策是基于共识,而且它的季度货币政策报告声明“为审议工作带来了透明度”。

罗杰斯表示,央行在其发言和声明中尽最大努力“阐述不同的观点”。

但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央行在平息批评方面收效甚微。溥礼瑞是一名民粹主义者和比特币爱好者,他继续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央行,他的相关推文和Facebook帖子获得了50万粉丝的数千个赞。

他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条推文中写道:“他们照特鲁多说的做了,印钞票来弥补赤字,进而引发通胀失控和危险的房地产泡沫。”​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