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分析:亲俄外交官乐玉成的调离,说明了中国外交策略的转向

日经资深记者中泽克二发表文章,分析了中国前外交副部长乐玉成调任广电总局副局长的意义。文章认为曾经是下一任外长热门人选的乐玉成作为俄罗斯问题专家,过于亲俄以至于误判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局势,失去了一些信任。除此之外,由于乐玉成和外交部长王毅都没有与美国进行外交的经验,他的调任也反映了中国希望更重视与美国关系的意图。

乐玉成。来源: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外交部第一副部长乐玉成的降职在全国政治界引起了震动。

6月14日,政府宣布乐玉成被任命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副局长,“不再担任外交部副部长职务”。

这意味着这位亲俄罗斯的外交官在成为外交部长的竞争中不再是领跑者。

在学习了俄语之后,乐玉成被分配到外交部的苏联东欧司,并在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工作过两次。他还在年轻时担任过中国驻印度大使。

2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北京举行的峰会上到处都有他的痕迹。

乐玉成在会后笑容满面地说:“中俄关系上不封顶,中俄关系这列快车永远在路上,没有终点站,只有加油站。”

他的分析现在听起来非常过时。

公平地说,截至2月4日,中国很难预测到俄罗斯会以如此巨大的规模攻击乌克兰及其首都基辅。

但这并不是说中国一无所知。作为俄罗斯问题专家,乐玉成至少应该能够感觉到普京迟早要入侵乌克兰东部的意图。

他本可以低声告诉中国领导人所涉及的风险,并敦促他谨慎行事。

相反,乐玉成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了。即使中国领导人同意深化与莫斯科的关系,作为一名专业的外交官,乐玉成也是天真而粗心的。他的亲俄立场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如果中国决定尝试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进行调解,他也不可能发挥重要作用。

拜登政府官员和美国国会经常引用乐玉成的言论,作为中俄之间不寻常的外交、经济和军事合作的证据。

他的下调表明中国打算将外交推向一个新的方向。

一位中国消息人士指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领导人允许让一个掌握着他与普京关系和对俄外交的关键人物被调离。

另一位消息人士说:“这个决定背后可能有大局方面的考虑。”

这是一次重大降职。乐玉成已经是一个部长级官员。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候补委员,他有资格参加党的重要决策的全体会议。乐玉成是唯一拥有如此高地位的副外长。

由于曾经担任过党的中央外事委员会办公室的副主任,乐玉成一直被视为与兼任党的总书记的中国领导人关系密切。

现在他被调到他的专业领域之外。

乐玉成宣布调任的消息是在6月15日中国领导人与普京通话的前一天。俄罗斯一定对这些发展感到困惑。

理解这一举措的一个线索是,在消息宣布的前一天,中国的最高外交官、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卢森堡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交谈了四个半小时。

Photo by: MSC/Karl-Josef Hildenbrand MSC/Lennart Preiss MSC/Michael Kuhlmann MSC/Lukas Barth-Tuttas,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杨洁篪与沙利文的马拉松式会议是在美国和中国国防部长在新加坡会晤后不久举行的。目的是为中国领导人和美国总统拜登之间的峰会做准备。上周六,拜登本人透露,他将在不久的将来与中国领导人举行电话会谈。

在中国,“外交温和派”拥有相当大的权力。这些人物包括退休的党内长者和党员老干部,他们重视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取得平衡。

正是他们对乐玉成提出了大量的批评。乐玉成的讲话被美国利用来制定针对中国领导人的立法,这一事实被认为是特别令人不安的。

但是,为什么中国领导人会允许乐玉成被降职,而不是行使他的巨大权力来阻止这一举动?

这很可能不仅仅涉及外交政策。乐玉成的待遇与今年秋天举行的,五年一次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领导层改组密切相关。同时也还与明年春天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组建新的中国外交团队有关。

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已经72岁了,肯定会退休。而外交部长王毅可能是填补杨洁篪职位的候选人,尽管他也已经69岁了。王毅的晋升将违反党的退休年龄规定,但他没有明显的竞争对手。

王毅曾经担任过中国驻日本大使。他有对亚洲、中东和非洲的外交经验,但在对美国的外交上没有什么成就。如果王毅初接替杨洁篪成为中国的最高外交官,那么乐玉成被认为是成为外交部长,即中国第二号外交官的领先人选。

乐玉成的亲俄立场似乎符合中国最近的“战狼外交”,即毫不犹豫地与西方对抗。

但不管喜不喜欢,中国的现实是,它的首要外交关系是与美国。

如果新的中国外交团队是由亚洲事务专家王毅和俄罗斯事务专家乐玉成组成,他们显然缺乏与华盛顿打交道的专业知识。

毫无疑问,乐玉成是筹备中俄峰会的核心人物。2019年,他为纪念两国建交70周年的理论期刊撰写了一篇文章,其中呼吁携手共创中俄关系的新时代。

但在6月15日中国领导人和普京通电话时,乐玉成缺席。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领导人与普京的通话是在前者69岁生日当天。两国的官方媒体报道没有提到普京是否向中国领导人祝贺生日。但一位熟悉先前讨论的消息人士说,“如果我们从正常的角度考虑,可能会有一条祝贺的信息”。

生日祝福毕竟是惯例。2019年,普京送给中国领导人俄罗斯制造的冰激凌,以庆祝他的66岁生日。当时,两位领导人在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他们还一起喝了杯香槟。中国领导人送给普京中国茶作为回礼,中国一家国营电视网站发布了一张两位领导人在写有“66”的蛋糕前的照片。

来源:视频截图

2018年,普京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吹嘘,他可能是唯一与中国领导人一起庆祝过生日的世界领导人。那是四年前。现在,由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中国领导人与普京的亲密私人关系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

即使普京祝中国领导人69岁生日快乐,中国也不能公开这一祝贺信息。考虑到俄罗斯军事打击乌克兰之后的全球气氛,这样做将是不谨慎的。

如果拜登和中国领导人的通话将在不久的将来进行,正如美国总统所说,乌克兰局势将成为主要焦点。中国领导人最近的讲话表明,如果时机成熟,他渴望促成停火。为此,中国需要打开与美国和乌克兰以及俄罗斯的联系渠道,以便中国领导人和他的团队能够与所有相关方进行坦诚的讨论。

中国领导人在命令中国外交部门把准备与拜登的会谈作为头等大事,并在与普京的电话会谈之前,放弃了中国亲俄外交的关键人物乐玉成。他这样做,实际上是把中国下一任外交部长的遴选过程拉回到了原点。

这一事态发展的一个具体启示是,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是重建中国对美国的外交。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