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币安美国CEO曾经在蚂蚁任职,不惧加密货币寒冬

Benjamin Pimentel在Protocol发表文章,币安美国的新任CEO表示,面对加密货币寒冬,币安美国正处于比其他竞争者更有利的位置。他强调,在其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放慢脚步的时刻,币安美国会继续做大做强,并按部就班地实现上市。

布赖恩·施罗德推特头像。

去年9月,布赖恩·施罗德刚刚被任命为币安美国(Binance.US)的总裁,这家加密货币公司提出将他提拔为CEO。

这次突然的晋升标志着币安美国领导层的动荡。施罗德取代了布赖恩·布鲁克斯,后者在上任仅三个月后,就以“战略方向上的分歧”为由辞去了CEO的职务。布鲁克斯之前接替了凯瑟琳·科利,科利在2019年币安美国启动时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于去年突然离职。

施罗德称,对于一家“从无到有”、正在成长的初创公司来说,领导层的更换是“一种自然过渡”。

他说:“我们正在从一个单一产品的公司,过渡到一个推出多种产品和服务的专业机构,并有着非常明确的上市之路。”

币安美国在施罗德的领导下似乎正走在一条坚实的道路上。施罗德告诉Protocol,币安美国刚刚在4月份以45亿美元的估值筹集了2亿美元的种子轮,“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左右”,币安美国将宣布更多资金,作为本轮融资的延伸。当其他加密货币公司正在缩减扩张计划时,但施罗德表示,公司正在为更多的增长做准备。

在接受Protocol采访时,施罗德谈到了币安美国如何面对新的加密货币寒冬,领导一家与有争议的加密货币大型初创公司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币安美国自身的坎坷历史。

为简洁明了起见,本次采访经过了编辑。

针对当前的市场低迷,你曾告诉币安美国的员工“忽略噪音”,你为什么要发出这样的信息?

我想发送这样的信息,原因是我觉得有很多压力和紧张情绪。很多来自于看到你自己的投资组合,看到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下跌。这不仅仅是针对加密货币,对股票来说也是如此。

我想基本上确定一个基调,即不仅我们一切都很好,我们实际上是有一定的底气度过加密货币的冬天。在我看来,鉴于我们已经获得了充分的资源,并实现了增长,没有一个企业能像我们这样处于加密货币寒冬的有利位置。

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你做了什么来实现这种优势地位?

各种措施。过去,我们一直是一个相当小的平台,我们只有一个产品和服务,主要是现货交易。我们就是一个加密货币平台,买家与卖家交易,我们收取费用。

自从我接手后,我们现在已经吸收了外部的第三方资本,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发展。我们开始了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推出多种产品和服务的旅程。为了推出这些产品和服务,并维护它们和发展它们,你需要有才华的人。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之所以在进入加密货币的冬天时处于有利地位,是因为我们有充足的资源,我们在4月份完成了种子轮融资,从各种不同的、极富声誉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然后,我们开始做我们曾经承诺的事情,即推出产品和服务。这为我们创造了一种势头,使我们能够成长,吸引顶级人才,然后,最重要的是,为我们的客户提供价值。

你们的目标是那些被其他加密货币公司解雇的员工吗?

我们对来自不同领域的员工持开放态度,无论他们是被Coinbase裁员,还是被Gemini(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托管公司)解雇,或者他们仍然在这些公司。我们正在与各种候选人交谈,这是肯定的。

鉴于市场上发生的情况,是否有一些领域你打算谨慎行事,或者不太放精力在上面的领域?

我们将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将只做那些从投资回报率角度来看有意义的事情,这个角度并不新鲜。这就是我们从第一天起就一直在做的事情。

你知道,没有币安体育场是有原因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中心的一座多功能体育馆,此前由Staples中心改名Crypto.com)。Coinbase在一个30秒的超级碗广告上的花费,比我们2021年的整个营销预算还要多,这就是原因。

在这个加密货币加密寒冬,我们比他们更有优势的原因是,我们对自己的资本使用非常明智。我们将更加谨慎地对待投资者的资金。我们不会在没有明确投资回报率的领域进行投资。

币安美国官网截图。

币安美国最近离开了区块链协会,此举的原因是什么?

能够用我们自己的话讲述我们自己的故事,是我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如果你不讲自己的故事,那么任何人都会填补这个空白。竞争者用不实的论调和坏情绪之类的东西来填补它。

在你付钱给别人来讲述你自己的故事的时候,他们的描述可能会不准确,或者他们不会有那样的热情。

在华盛顿,我们正在采取一种全员参与的方法,正在使我们使用的资源数量多样化。我们确实雇用了一些说客,并将加入几个贸易组织,成为华盛顿特区社区的一部分。我们将建立自己的团队,所在华盛顿创造资源,并让人们长期驻扎在那里,以便能够亲自进入并进行这些对话。

在讲述你自己的故事方面,人们仍然认为币安经常与监管机构发生纠纷,并且正在努力解决关于它被用于非法活动的指控。你是如何处理这些看法的?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实际上是一场教育。普通人,当然还有华盛顿特区的普通人看到币安美国,会将其等同于币安的全球品牌名称。因此,我们必须去告诉他们,跟他们说我们实际上是一家独立的法律公司,这不是一个子公司。我们存在的明确目的,是成为美国的一个受监管和许可的实体。

我们与币安实体的关系基本上受一系列法律和许可协议的制约。我们已经在金融技术和币安名称方面获得许可。这是一个教育过程,让他们知道我们最初成立的原因和两个实体之间的关系。

当然,我们共享同一品牌名称的事实,在消费者方面是非常强大和美妙的,因为消费者,特别是那些了解加密货币的人,是币安的狂热粉丝。他们知道并喜欢这个品牌,他们欣赏这个品牌所代表的东西。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向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解释方面做得更好。这已经在进行中,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好的进展。

坦率地说,当币安品牌取得很多成功时,这对我们在美国的发展很有帮助。能够在迪拜获得许可,能够在意大利获得许可,能够在法国获得许可,能够在七国集团国家获得许可,提升了币安的品牌形象,这显然会对币安美国产生积极的循环和积极的光环效应,尽管它是一个独立的公司。

币安美国本身的故事一直很坎坷。随着布赖恩·布鲁克斯和凯瑟琳·科利的突然退出,你们的领导层发生了变化。你如何向投资者和客户解释这一点?

在我担任这个职务之前,我在蚂蚁金服工作,我监督过多个投资组合公司,其中大部分现在已经成为独角兽公司,有多个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有数千名员工。领导团队中的人员流动不仅是预期中的,而且是应该欢迎的。因为这意味着组织正在成长和发展。

现实情况是,在一个组织中,就领导力而言,也就是从它起步到拥有一百万用户,和一百万扩展到一千万用户的,绝不是同一个领导团队。通常情况下,甚至是还会有另一个不同的领导团队将组织从1000万发展到1亿。

我认为,币安美国所经历的,实际上是一种自然的过渡,在这种过渡中,有些东西是从头开始创建的。我们能够将产品发布出去。现在,我们正在从一个单一产品的公司过渡到一个专业机构,在一个非常明确的上市途径上推出多种产品和服务。

我作为首席执行官的任期一直专注于最后一个阶段:让合适的人上车,以便能够有效地通过IPO使公司上市。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