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饱受监管打击的金融科技行业,现在是实现中国经济增长目标的重要工具

彭博社发文称,中国国家领导人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就在本周,他抨击了全球金融体系的武器化,决心要实现国内增长目标,并呼吁中国的金融技术行业健康发展。这些都是相互关联的。

Image by Julien Tromeur from Pixabay

据中国新华社报道,自4月的政治局会议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周三首次提到经济目标,他说中国将“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采取更有效的措施”,以实现今年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目标。新华社说,同一天,中国国家领导人呼吁政府改善监管,加强“体制上的薄弱环节”,并鼓励金融科技公司助力经济双循环发展。

后者指的是中国的政策,即在促进国内经济的同时,避免过度依赖国际市场。然而,中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西方主导的全球金融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可以让支付手段和资本轻松地跨越国界。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2020年上海外滩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批评中国的银行以“当铺思维”运作,这一举动是不明智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完全错误的。在处理中国快速发展的金融科技行业方面,中国的金融领导人和监管机构确实进展缓慢。

同时,中国监管机构的审查制度也受到了马云的批评。但只要热门的年轻初创企业在文化、内容和政治等敏感领域小心行事,那么它们就仍然可以快速发展。

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一开始只不过是通过帮助消费者支付商品费用,来辅助其电子商务业务。支付宝对阿里巴巴的作用就像世纪之交PayPal对E-bay的作用。腾讯控股也加入了这场游戏,利用其即时通讯平台,允许用户在农历新年时互相发送数字版的传统红包。

但与PayPal不同的是,这些在线支付平台现在可以用来在实体店购买商品和服务。监管机构似乎并不介意,因为客户使用的是他们自己的钱,这些平台并没有对中国本土的银联信用卡构成挑战,而且在风险管理方面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于是,这些公司自然而然地就会思考,应该利用手中的巨额资金打造什么样的产品。理财账户一度成为中国消费者的热门商品。贷款、保险和其他金融服务则是另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

由于不确定如何管理这些服务,监管机构开始进行打击。因此,当马云抨击中国监管层太过老派时,他可能是有道理的。但是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忽略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尽管马云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他并没有掌控权力。中国很快就向他表明了谁才是掌权者。就这样,蚂蚁集团的公开上市计划被取消,金融科技行业似乎陷入了封锁中。

但现在中国国家领导人需要科技行业。尽管中国是首批计划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之一,但中国政府和国有银行并没有创新能力来建立其庞大而精通数字技术的民众所渴望的未来金融体系。

阿里巴巴股价周四在香港收盘上涨6.4%,此前在有关中国国家领导人支持该行业的报道之后,阿里股价最高攀升了8.3%。

如果说2009年的全球危机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通过金融系统的资金流动与金融系统中的资金数量同样重要。当信贷开始枯竭时,世界经济就停滞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目前的货币政策是宽松的,而其他主要经济体则是紧缩的。随着通货膨胀和油价的攀升,新冠封锁打击了制造业和物流业,再加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加剧了不确定性,任何通过中国金融系统的资金流动的停止都将危及中国国家领导人的经济目标。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金融科技的自由发展。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家领导人呼吁努力确保支付和金融基础设施的安全,并防范和化解潜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领导层担心的是,这些企业集团越来越大,以至于大而不倒,或者无法管理,并且在数据整理和分析方面具有不公平的优势。这样的结构开始显现出其垄断性,并加剧了对系统性风险的担忧。

金融科技公司也需要发挥自己的作用。本周,路透社报道称,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正在努力解除彼此之间的关系,包括收回之前的合作,限制使用对方的服务,甚至与竞争对手结盟。这种解体可能早在几年前就应该开始了,就在蚂蚁集团准备上市之前,但是迟到总比不到好。

彭博社本周曾报道,接下来蚂蚁集团计划申请成为一家金融控股公司的许可证。审批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但是如果进展顺利,这项业务将在中央银行的监督下运作,就像实体银行一样。其股票上市计划可能会从那时起恢复。

这一切都不会来得太早。如果中国要在未来的经济萎靡期中找到自己的发展道路,同时与西方国家脱钩,它就需要灵活地利用它能调动的所有资源。其创新和创业的金融科技企业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工具。

复制文章链接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