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布拉德·德隆:美国可以从过去的通货膨胀阵痛中学到什么?

今年以来,美国的通货膨胀不断加剧。对此,经济学家布拉德·德隆在《经济学人》上撰文,分析美国历史上的数次通货膨胀极其经验教训。他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美国财政部前助理副部长。

关于美国的宏观经济形势,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鲍威尔和他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应该正以获胜的姿势走在路上。

2007年金融危机开始两年半后,美国的失业率已经接近10%,美联储意识到它已经没有弹药了,奥巴马政府承诺否决不够紧缩的开支和税收法案,无法提供帮助。此后,美国的经济花了六年时间才接近充分就业。

就业不足意味着,2013年的产出要比本应该达到的产出,少了7万亿美元。额外的损失来自这10年的贫血复苏期间,缺少新的投资、新的商业模式和训练有素的工人。

Brad DeLong, CC BY 3.0 US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这一次,我们避免了所有这些。

相比伯南克在2006年至2014年期间主持的美联储,鲍威尔的团队让美国居民的公共受益金额,达到20万亿美元。考虑到由于他们的行动,美国的现在和将来,会产生的更多就业机会,还有更少的闲置工厂。

我们的通货膨胀率上升,部分原因是美联储与国会和总统,一起对新冠疫情引起的经济衰退的做出的反应,这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反应要积极得多。

一个经济迅速复苏以至于出现通货膨胀的世界,要比一个被复苏痛苦拖了好几年的世界要好。

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美国已经经历过五次通货膨胀,或者六次,这取决于你是把1970年代算作一次还是两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通货膨胀,被价格控制所抑制,与我们今天的情况没有关系。

这就留下了四个(或许是五个)历史上的相似之处,为如何处理当前的通货膨胀,提供了经验。

第一个,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通货膨胀。1917年11月至1918年4月,当新成立的美联储将其贴现率从3.75%提高到4.5%,然后在1919年10月至2020年6月期间再次提高到7%时,通货膨胀得到了控制。

但这引发了短暂却非常严重的经济衰退,并伴随着大幅通货紧缩。弗里德曼后来判断,美联储的行动太晚了,应该在一年或更早之前,就开始提高利率,但在开始行动的时候又用力太猛。

第二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通货膨胀。截至1947年3月的一年中,随着美国经济从战时到战后的结构调整,通货膨胀率达到了19.7%的峰值。

坦克厂变回了汽车厂。原本用于建造工厂和为其配套工具的资源被释放出来,用于制造战争期间被配给的所有消费品。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军事工业复合体被拆除了。在需求高但供应受限的部门,价格和工资上涨,以便将资源拉到他们需要的地方。

美联储什么也没做,相反专注于支撑所有为战争而发行的国债的价值。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通货膨胀率平均为8%,然后在1949年出现了负增长,当时出现了小规模的衰退。

一旦供应转变为与需求的部门模式相匹配,瓶颈和价格上涨的压力就消失了。因为很少有人预期通货膨胀的趋势会继续下去,所以没有人能够要求高涨工资以远离价格上涨,因为那些付钱的人耸耸肩说, “这只是通货膨胀”。

第三次阵痛出现在1951年。在截至该年2月的一年中,通货膨胀率达到了9.4%的峰值,因为美国正在准备打朝鲜战争,也许更重要的是,在冷战初期,美国正在建立其全球军事能力。

军工复合体被重建,而且是为核和航空航天时代重建。同样,美联储什么也没做。通货膨胀的浪潮过去了。到1952年3月,它低于2%,直到1953年末的一次小规模衰退才得以避免。同样,一旦供应转变为与需求的部门模式相匹配,瓶颈和价格上涨的压力就消失了。

再一次,由于很少有人预期通货膨胀的趋势会继续下去,也没有人能够要求高涨工资或逃避涨价。

第四次,或者说第四次和第五次,是在1966年和1984年之间。通货膨胀率从1966年初的2%上升到1969年1月的4.4%,此时正是尼克松总统上任。然后,在整个70年代,它起起伏伏,直到1980年3月飙升到12.8%的高峰。

美联储犹豫不决。1970年至1978年,美联储主席阿瑟·伯恩斯在他的朋友和靠山尼克松1972年竞选连任时,太想维持强劲的经济了。他不相信国会会让他长期保持足够高的利率,以通过货币政策来治愈通货膨胀。

直到保罗·沃尔克成为主席,利率才在1980年12月被提高到16.9%的高峰,直到1982年8月才被降低到10%以下。

我们的现状最像其中的哪一次呢?在我看来,1947年和1951年的第二次和第三次通货膨胀,是正确的模式。这是因为,隐含在债券市场中的长期通胀预期仍在正常的约2.5%范围内浮动。债券市场似乎预期在未来几年,会有一点额外的通货膨胀,但在那之后会恢复到被认为是正常的水平。

当然,除非未来工人们和管理人员,能看到比债券交易员更高的通货膨胀(在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否则他们没有把握去推动高工资增长,或认为他们能在持续的通货膨胀浪潮之前,逃脱价格上涨。因此,我认为这次通货膨胀软着陆的希望相当大(尽管希望和信心不一样)。

但有两个硬着陆的风险。一是担心今天的通货膨胀事件像1920年的那样。本来问题会自己过去,但美联储为应对而过度紧缩了。目前还没有过度紧缩的迹象,也不应该有。

自2021年12月以来,名义和通货膨胀指数下的十年期国债利率,大约上升了两个百分点,其影响直到2023年才会开始在实际经济数据中显现。

第二个风险是,情况确实像20世纪70年代,因此必须在通胀螺旋的任何预期形成之前,就将其扼杀。

打开新闻,不断有评论将我们的情况与1970年代相提并论,并建议对冲通货膨胀。这可能反映了社交媒体和专业媒体对点击率的倾向,但它仍然可能改变预期。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长期债券的价格发生了这种变化。因此,对这一特定预兆,给予过多的重视可能是不谨慎的。

大多数时候,我觉得成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一员会很有意思,但今天不是。我们目前的情况所蕴含的风险是巨大的。如果未能听从正确的信号,错误判断造成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