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大会在焰火中结束,拜登誓言重新团结美国驱逐特朗普

2020-08-21 00:21:38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第一次参加参议院竞选的48年后,在第一次参加总统竞选在首次初选前就出局后的33年,拜登终成民主党美国总统大选提名人,他要让自己成为一剂良药,来治愈一个特朗普当政以来四分五裂伤痕累累的国家。

拜登并没有在全场欢呼的民主党人面前、而是在一个空荡荡的会议中心接受了提名。他领导下的民主党,已然是美国公共卫生危机的牺牲品之一。

拜登说,“团结起来,我们就能够、也一定能够战胜美国这个黑暗的季节。提名于我是人生之极荣,我需以极大的谦卑,来接受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竞选提名。”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拜登成功的团结了曾经怒目相视的民主党各派联盟。这个联盟并非以他的政策纲领、或以他作为变革的象征为基础,而是以团结一致、反对那位被所有民主党成员视为民主威胁的总统为卖点。

“这次竞选不仅仅是为了赢得选票,”他说,这是他18个月前开始竞选以来的一个主题。

“这关乎重回美国精神的核心,是的,还有美国的灵魂。为我们当中那些慷慨而非自私的人去赢得它。是工人们让这个国家继续前进,而不仅仅是少数特权阶层。”

现年77岁的拜登,是美国两大政党中年龄最大的总统候选人,人们普遍认为他只是一个过渡性人物,甚至可能只担任一届总统。他选择了加州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作为自己的竞选伙伴,使她成为潜在的继任者和未来的党内领袖。

整个民主党的最后一天,充满亲情和拜登的过去,包括早年他的妻子和幼女在车祸中丧生,40年后,他极为优秀的成年儿子又患了脑癌。民主党人较少强调拜登先生作为总统会做什么,只是强调了必须扭转特朗普的政策,结束他混乱的执政风格。

拜登说,“我们对这位总统的了解是,如果再给他四年任期,他还会是过去四年的样子。一个不承担责任、拒绝领导、指责他人、讨好独裁者、煽起仇恨和分裂火焰的总统。”

拜登发表的接受提名的演讲,就像大会一样,目标是团结黑人选民、郊区居民、老年人和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组成的联盟。

特朗普和共和党一直想找到素材,以便能攻击拜登是是极左派的傀儡,他们肯定失望了。纽约代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蒂兹被很多人看成民主党的明日新星,但是只在大会上发言了90秒,而布隆伯格,作为拜登也场前的最后一位政治家,得到了近乎非常慷慨的五分钟发言时间。

相反,拜登的攻击重点是共和党努力为富人和大公司减税(仍然是熟悉的味道),并承诺加强而非消弱社会保障、联邦医疗保险和《平价医疗法案。

拜登说,特朗普“提议取消一种税收,这种税收是社会保障的近一半来源,却没有任何办法弥补损失,从而必然导致保障的削减。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如果我是你们的总统,我们将保护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我向你保证。”

特朗普在对拜登的攻击有点晃悠不着重点,一会暗示拜登是极左傀儡,几乎没有能力自己做出重大决定。但是在拜登演讲即将结束之前,特朗普在推上发言时,不是为了贬低他的竞争对手的建议,而是抱怨拜登为何之前不落实这些承诺。

特朗普写道,“47年来,乔没有做过他现在说的那些事情。他永远不会改变,只是说说而已!”

特朗普这样写的时候,可能忘记了他之前的亲密顾问班农被指控从建边境墙捐款中贪污,而建起边境墙这个承诺显然已经随着大风而去了,建起来的一段墙甚至被吹倒。

拜登在没有欢呼人群的情况下结束了他的演讲,这是美国现代史上第一次。他号召大家和他一起克服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大分裂。

拜登说:“让我们开始吧,你和我一起,上帝庇佑下的国家,团结在对美国的爱中,团结在对彼此的爱中。这是我们的使命。让历史能够证明,美国黑暗篇章的终结,就是今晚从这里开始的,因为爱、希望和光明将一起为美国的灵魂而战。。”

然后,他和妻子吉尔·拜登,以及哈里斯女士和她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走到会议中心外,戴着口罩,与那些在场外汽车旁的支持者一起观看绚烂的烟花表演。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