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只身逃离塔利班,阿富汗女子与至亲分离、只能隔屏幕相见

路透社报道,一年前,当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为了逃离塔利班,拼命挤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外时,马苏达·科希斯坦尼(Massouda Kohistani)设法登上一架外国军用飞机,最终抵达西班牙。

photo by ahmed akacha on pexels

科希斯坦尼回忆说,她的母亲和其他十几位家庭成员没有成功逃离,他们被留在了停机坪上。这位41岁的人权活动家除了忍受与家人和家园分离的痛苦外,还在与压抑的内疚感斗争。

在马德里以西的萨拉曼卡,科希斯坦尼独自一人,在结束了与家人的又一次情绪低落的视频通话后不久,告诉路透社:“我感觉很糟糕,因为我离开了我的家人和我生病的母亲。”

她说:“他们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开销……之前是我设法支付所有的账单。”

虽然没有准确的数字,但在2021年8月15日强硬派伊斯兰教塔利班推翻政府之后,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在混乱中逃离了这个国家。

路透社采访了13位逃亡的著名阿富汗社会活动家,他们现在作为难民生活在国外,不清楚何时能够回家,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回家。

这些人对回到由重新掌权的塔利班统治的国家持谨慎态度,塔利班限制了基本的自由。

阿富汗内政部副发言人贝斯穆拉·哈比卜(Besmullah Habib)说,塔利班已邀请所有逃离的阿富汗人返回,并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

科希斯塔尼在她位于西班牙的公寓里说,她的难民身份已经得到确认,有效期为五年。

西班牙内政部拒绝就个别案件发表评论。根据内政部的数据,去年有近3000名阿富汗人抵达西班牙,希望能寻求庇护。近2000人发出申请,迄今仅有1500多人获得了庇护。

事实证明,科希斯坦尼在逃离后感到的任何解脱感都是短暂的。

她说:“我独自住在西班牙,每天都被喀布尔机场的恶梦时刻困扰着。”

她表示,喀布尔机场的外国军队让她上了一架满载数百名阿富汗人的飞机,但她的家人却不被允许登机。路透社无法独立核实她的说法。

她说:“我的离开是一个转折点,从充满希望的生活到被焦虑、沮丧和创伤围绕的生活。”

Photo by EU Civil Protection and Humanitarian Aid on Flickr

权利受到限制

一年前,机场的恐慌场面占据了全世界的新闻简报,报道强调了许多阿富汗人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时的恐惧。随着美军的撤离,当地部队的抵抗也随之瓦解。

数十名阿富汗平民和13名美军,被一名混迹于机场外人群中的自杀式炸弹嫌疑人炸死,敌对的强硬派伊斯兰组织“伊斯兰国”声称对这次袭击负责。

塔利班与以美国为首的部队进行了长达20年的战斗,数以万计的平民被杀害,自从推翻西方支持的政府以来,塔利班严重限制了本国妇女和女孩的权利。

前政府的一些前官员和士兵也指责他们的报复行为。

塔利班政府的一些最高领导人,因涉嫌与恐怖主义有关而被列入美国通缉名单,但此政府发誓要根据其对伊斯兰法的诠释尊重人权,并表示将调查虐待指控。

在喀布尔,科希斯坦尼的姐妹和坐着轮椅的母亲说,塔利班持续对他们家进行突击检查,以确认逃离的女儿是否已经从西班牙回来。

“看到我的女儿突然离开,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这位母亲在挂断那通视频电话后告诉路透社,“我不在乎生死……我只希望在我死的时候,马苏达能来参加我的葬礼。”因担心会遭到报复,她要求不要公布她的名字。

内政部的哈比卜否认了关于塔利班在家中进行搜查的指控。

他说:“最高领导人宣布了大赦所有人。那些声称有这些问题的人是想……加快他们的移民申请。”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数据,阿富汗籍难民遍布在98个国家,使他们成为继叙利亚难民和流离失所的委内瑞拉人之后的第三大流离失所人口。

一位在阿富汗工作的匿名联合国高级官员说,在约4000万人口中,估计有200万阿富汗人正在海外寻求立即获得难民身份,而且申请人数还在继续增加。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