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正在全美推行匿名婴儿遗弃箱,这真能取代堕胎权吗?

2016年以来,美国出现了婴儿遗弃箱,一种匿名、安全地交出新生儿的方法。《纽约时报》报道,在最高院取消对堕胎权的保护之后,一些团体正在寻求扩大这种婴儿安全港法律,允许妇女在最小的干扰下交出婴儿。但这些法律也带来了自己的问题。

在印第安纳州卡梅尔市的一个消防队里,安全港婴儿箱(The Safe Haven Baby Box)看起来就像图书馆的还书投递箱。三年来,任何想匿名遗弃婴儿的人都可以使用它。

不过,直到4月初,才有人第一次使用。当警报响起时,消防员维克多·安德烈打开箱子,发现一个用毛巾包裹的新生男孩,这让他感到难以置信。

印第安纳州的安全港婴儿箱 来源:The Safe Haven Baby boxes官网

这一发现上了当地的电视新闻,新闻赞扬了这位母亲的勇气,称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当月晚些时候,安德烈先生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新生儿,是个女孩。5月,第三个婴儿出现了。到了夏天,又有三个婴儿被留在了全州各地的婴儿箱。

婴儿箱是安全港运动的一部分,长期以来,这个运动一直与反堕胎运动紧密相连。安全港为绝望的母亲提供了一种匿名交出新生儿,供人收养的方式。而且,倡导者说,可以避免伤害、遗弃甚至杀害他们。安全港可以是一个箱子,它允许父母在交出婴儿时避免与任何人交谈,甚至不被人看到。更传统的是,庇护所是医院和消防站等地点,那里的工作人员经过培训,可以与处于人生危机中的父母面对面的进行交接。

美国所有50个州都有安全港法律,旨在保护遗弃婴儿的母亲免受刑事指控。第一部被称为《婴儿摩西法》(即“安全港法”)的法律1999年在德克萨斯州通过,当时有一些妇女将婴儿遗弃在垃圾桶或垃圾箱中。但是,最初作为防止最极端的虐待儿童案件的方法,已经成为一种更广泛的现象,特别是在宗教右派中得到支持,他们大力提倡将收养作为堕胎的替代方案。

在过去五年中,超过12个州通过了允许婴儿箱,或以其他方式扩大安全港的法律。生殖健康和儿童福利方面的专家说,在最高法院决定推翻罗伊诉韦德案之后,将婴儿移交到安全港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

在最高法院 “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一案的口头辩论中,艾米·巴雷特大法官提出,安全港法律通过允许妇女避免“养育子女的负担”,为堕胎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在最高法院的裁决中,阿利托大法官将安全港法律作为一种“现代发展”,多数意见认为,它避免了对堕胎权的需求。

但对许多收养和妇女健康方面的专家来说,安全港很难说是万能的。

对他们来说,安全港投降是一个迹象,表明妇女从现有系统中被遗忘了。她们可能隐瞒了自己的怀孕,并在没有产前护理的情况下分娩,或者她们可能患有家庭暴力、吸毒成瘾、无家可归或精神疾病。

收养本身也可能是有问题的,妇女可能不知道她们正在终止作为父母的权利,而孩子们对自己的身世几乎一无所知。

全国收养委员会主席瑞安·汉伦说:“如果父母正在使用安全港,就说明已经出现危机了,系统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失败了”。

推动这一运动

安全港的移交的婴儿数仍然是罕见的。美国全国安全港联盟估计,2021年发生了115起合法遗弃事件。近年来,每年有超过10万例国内收养,有超过60万例堕胎。研究表明,绝大多数不愿意堕胎的妇女对收养不感兴趣,并继续抚养自己的孩子。

来源:The Safe Haven Baby boxes官网

但是安全港运动已经变得更加突出,部分原因是源于反堕胎运动的充满个人魅力活动家、安全港婴儿箱的创始人莫妮卡·凯尔西的推动。

在凯尔西和盟友在全国各地的游说下,印第安纳州、爱荷华州和弗吉尼亚州等州都试图使安全港的移交工作变得更容易、更快、更匿名,甚至允许大一点的婴儿被送走,或允许放弃婴儿的父母离开现场,而不与其他成年人交谈或分享任何医疗记录。

一些从事安全港儿童工作的人对婴儿箱特别关注,现在全国各地有100多个。

洛杉矶儿童医院安全移交诊所的主任米迦·奥里斯问道:“这个婴儿是在没有胁迫的情况下被交出的吗?父母是否处在一个糟糕境地,能否从花一些时间和讨论,让她们获得温暖的交接经验,以做出决定”?

凯尔西是一名前军医和消防员,也是一名被收养者,她说自己一出生就被十几岁的母亲抛弃了,她的母亲被强奸了。

她第一次遇到婴儿“保险箱”概念,是2013年去南非开普敦的一个教堂,她在那里进行支持禁欲的巡回演讲。更早,婴儿“保险箱”的概念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欧洲。

她回到印第安纳州的家中,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安全港婴儿箱,并在2016年安装了她的第一个婴儿箱。

要使用凯尔西的箱子,父母要拉开一个金属抽屉,露出一个温控的医院婴儿摇篮。一旦婴儿放在里面,抽屉会关闭,然后自动上锁,父母不能重新打开它。同时,警报被触发,医院的工作人员可以打开摇篮。这个箱子还发呼叫911电话。凯尔西说,自2017年以来,有21名婴儿被留在婴儿箱里,孩子在箱子里的平均时间不到两分钟。

她已经筹集了资金,张贴了几十块广告牌,宣传安全港的选择。这些广告上有一张英俊的消防员抱着一个新生儿的照片,以及安全港婴儿箱的紧急热线号码。

凯尔西说,她正在与全国各地的立法者接触,他们希望将这些箱子带到他们的选区,并预测在五年内,她的箱子将出现在所有50个州。

她说:“我们都同意婴儿应该被放在我的箱子里,而不是放在垃圾箱里等死”。

由于是匿名的,关于使用安全港的父母的信息有限。但是,洛杉矶安全港诊所的奥里斯博士每年对大约15个这样的婴儿进行心理和发展评估,经常跟踪他们的成长过程。他的研究发现,一半以上的孩子有健康或发育问题,往往是由于产前护理不足引起的。在加利福尼亚州,与印第安纳州不同的是,安全港的移交必须面对面地进行,而且父母会得到一份关于病史的可选调查问卷,这往往会暴露出严重的问题,如使用毒品。

尽管如此,许多孩子还是生长很好。37岁的泰莎·希格斯是印第安纳州南部的一名营销经理,她收养了自己3岁的女儿诺拉,因为这个女孩在出生几小时后就被送到了安全港。希格斯说,生母在看到安全港婴儿箱的一个广告牌后,曾打电话给安全港婴儿箱热线。

来源:The Safe Haven Baby boxes官网

希格斯在谈到诺拉时说:“从第一天起,她就非常健康、快乐、茁壮成长,超过了所有发育里程碑指标。在我们眼中,她是完美的”。

法律灰色地带

对于一些寻求帮助的妇女来说,第一个接触点是安全港婴儿箱紧急热线。

这条热线和另一条由安全港全国联盟维护的热线告诉来电者,在哪里以及如何合法地交出孩子,还有关于传统收养程序的信息。

安全港团体说,他们告知来电者,如何保留孩子的信息,包括获得尿布、房租和临时儿童护理的方法。而匿名交出孩子是最后的手段。

凯尔西说:“当一个女人被给予选择时,她会选择对她最有利的东西。如果这意味着在她的危机时刻她选择了一个婴儿箱,我们都应该支持她的决定”。

但凯尔西的热线并不谈论与婴儿团聚的法律时间限制,她说,除非来电者要求这样做。

在拥有大多数婴儿箱的印第安纳州,州法律没有规定安全港交出后,终止亲生父母权利的时限,也没有规定收养的时限。但据印第安纳州欧文县检察官、也是有婴儿遗弃法处理经验的唐·范德莫尔说,在法院终止父母权利之前,亲生家庭可以自由地站出来,这可能发生在匿名交出后的45至60天。

由于这些放弃是匿名的,它们通常会导致封闭式收养,意味着生父母无法选择父母,而被收养者几乎没有关于其原生家庭或病史的信息。

全国收养委员会的汉伦指出,研究表明,从长远来看,如果亲生父母和收养家庭保持关系,那么亲生父母对放弃他们的孩子感到更满意。

而如果是遗弃在安全港,如果母亲改变主意,她必须向政府证明她是合适的监护人。

据凯尔西说,自从她的行动开始以来,有两名把婴儿放在箱子里的妇女,试图重新获得对孩子的监护权。这类案件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解决。

耶鲁大学的医学伦理学家洛里·布鲁斯说,生母不能免于法律上的危险,而且可能无法应对每个州的安全港法律的技术问题。

虽然许多州在婴儿健康无恙的情况下,保护遗弃的母亲不受刑事起诉。但处于严重危机中的母亲,例如有毒瘾或有家庭虐待,如果她们的新生儿受到某种影响,则可能得不到保护。

布鲁斯说,一个受到创伤的产后母亲能够“正确去搜索法律”的想法微乎其微。

她补充说:“随着堕胎权的消亡,我们知道我们将看到更多被遗弃的婴儿。我担心的是,这意味着更多的检察官将能够起诉妇女不安全地遗弃他们的孩子,或者不遵守法律条文”。

上周五,印第安纳州州长签署了禁止大多数情况下的堕胎,只有极少的例外。 

而安全港运动继续快速发展。

养母希格斯一直与安全港婴儿箱运动的创始人莫妮卡·凯尔西保持联系。她说,在最高院推翻现罗伊诉韦德案的那天,我给莫妮卡发了短信,问:“你准备好变得更忙了吗?”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