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拜登费城演讲抨击特朗普及其盟友威胁民主,呼吁为保卫民主投票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周四晚警告称,美国的“平等和民主正在受到攻击”,他对前任总统特朗普和“MAGA共和党”的追随者发出了警告,称他们是危害国家和国家未来的极端主义。

 

Adam Schultz,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拜登旨在将11月的选举重塑为国家灵魂之战的一部分。他在黄金时段于费城独立厅(Independence Hall)发表演讲,称特朗普和现在领导共和党的MAGA盟友对国家的政府系统、国际地位和公民的生活方式构成威胁。

拜登宣称:“特朗普和MAGA共和党人代表着一种极端主义,威胁着我们共和国的根基。”这些人“决心使这个国家倒退”,他还指责他们“推举专制领导人,煽动政治暴力的火焰”。

拜登将特朗普及其追随者边缘化的明确努力,标志着态度的急剧转变,他在就职演说中宣扬他希望实现民族团结。白宫官员表示,这反映了他对特朗普盟友的意识形态和持续否认2020年选举结果的日益担忧。

“MAGA势力决心让这个国家倒退,”拜登说,“倒退到一个没有选择权、没有隐私权、没有避孕权、没有嫁给所爱之人权利的美国。”

他说:“现在,美国必须选择前进或倒退。”他呼吁公民“投票,投票,投票”以保护他们的民主。“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向自己保证,美国民主是有保障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年里基本上避免提及“前任”的名字,但他个人向特朗普喊话次数变得越来越多。现在,由于他所在政党最近在立法上的胜利以及对特朗普重返政坛的警惕,拜登正在加强攻击力度,上周将“MAGA信条”比作“半法西斯主义”。

特朗普计划本周末在拜登的出生地,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举行集会。

在费城,拜登回顾了2017年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发生的白人至上主义抗议活动,他称这使他重返政坛,以挑战特朗普。拜登认为,美国在未来几个月面临着类似的十字路口,他把捍卫国家价值观称作为“我担任总统期间的工作,我全心全意相信的使命”。

拜登在见证过建国历程的大楼外对特朗普支持者大声解释,称他并不是在谴责2020年投票给特朗普的7400万人。

拜登说:“不是每个共和党人,甚至不是大多数共和党人,都是MAGA共和党人。但毫无疑问,今天的共和党是由特朗普和MAGA共和党人主导的。”

拜登的演说被宣传为一场官方的、由纳税人出资的活动,这标志着总统将击败特朗普的议程视为一个政策目标,也是一个政治目标。红色和蓝色的灯光照亮了独立厅的砖块,海军陆战队乐队演奏了《向统帅致敬》(Hail to the Chief),两名海军陆战队哨兵站在背景中列队休息。但是,主流广播电视网络并没有直播这次讲话。

拜登说:“来自不同背景和信仰的美国人中,拒绝极端的MAGA意识形态的人远远多于接受它的人。”他敦促美国人“团结起来,为捍卫我们民主的目标而团结,无论你的意识形态如何”。

Photo by Robert Linder on Unsplash

拜登还谴责所有形式的政治暴力,称:“我们不能允许暴力被正常化。”

周四晚,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在斯克兰顿作出先发制人的反驳,指责拜登试图分裂美国民众,并抨击民主党的执政成绩,指出通货膨胀、犯罪率和政府开支的上升。

他说:“在过去的两年里,拜登对美国的灵魂、人民、法律和最神圣的价值观发起了攻击。他对我们的民主发起了攻击。他的政策严重伤害了美国灵魂,削弱了美国精神,背叛了美国人的信任。”

在被问及麦卡锡的批评时,白宫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周四说:“我们明白我们触动了这位共和党领导人的神经。”她引用了这位共和党人之前的声明,即特朗普对2021年1月6日袭击美国国会大厦的事件负有责任。

民主问题专家、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拉里·戴蒙德(Larry Diamond)说,指出特朗普对民主的攻击“可以被操纵或被诬陷为一种偏见。如果你不站出来发声,你就会在捍卫民主的一个重要挑战面前退缩”。

甚至在本周,特朗普还在其陷入困境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关于推翻2020年选举结果并举行新的总统选举的帖子,这将违反宪法。

白宫试图让拜登远离围绕司法部在特朗普佛罗里达家中发现机密文件的法律和政治漩涡。不过,拜登还是指出了一些共和党人对联邦执法部门的谴责,认为“你不可能既支持叛乱分子又支持美国”。

拜登的费城之行只是他一周内到宾州的三次行程之一,这表明宾州在中期选举中的重要性,在这里将举行竞争激烈的参议院和州长选举。然而,民主党参议院提名的副州长约翰·费特曼(John Fetterman)和州长人选乔什·夏皮罗(Josh Shapiro)周四晚都没有出席拜登的演讲。

白宫打算在演讲中将熟悉的主题统一起来,将两党在枪支和基础设施方面的立法胜利作为“能够实现 ”民主的证据,反对拜登所说的与大多数人观点不一致的共和党枪支和堕胎政策,并拒绝破坏对国家选举的信心或削弱其在国际的地位。

自2020年选举和国会大厦袭击事件的骚动以来,美国政府面临的挑战只增不减。

 

krassotkin,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围绕那场总统竞选的谎言引发了对州和地方选举官员的骚扰和死亡威胁,以及对共和党主导的各州邮件投票的新限制。县级选举官员面临着禁止使用投票设备的压力,这些是阴谋论造成的影响,即投票机以某种方式被操纵来窃取选举。

对特朗普的失利提出异议的候选人受到鼓舞,他们参加了州和地方选举职位的竞选,承诺要恢复被虚假指控破坏的系统的完整性。

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广泛的欺诈或操纵投票机的行为。法官,包括特朗普任命的法官,驳回了选举后提起的数十起诉讼,特朗普自己提名的司法部长也称大选舞弊的说法是假的。然而,美联社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民调显示,约三分之二的共和党人表示他们不认为拜登是合法当选的总统。

今年,选举官员不仅面临着外国干涉的持续威胁,还面临着勒索软件、出于政治动机的黑客和内部威胁。在过去的一年里,少数地方选举办公室出现了安全漏洞,当局正在调查办公室工作人员是否不适当地访问或提供了敏感的投票技术。
 

复制文章链接
精彩评论
0/500

昵称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